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 崔玟玥:訄

崔玟玥:訄

北方文学   作者:崔玟玥   时间:2017-03-24    阅读: 次   


  
    冬天的西赫草原,寒风呼啸,夹杂着雪尘和不知名的野兽从远处飘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使整个草原显得格外可怕,就算是结伴而行,相信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来这鬼地方。可是她不怕,她是一只尚未成年的母狼,名叫缨雨。
    缨雨缨雨,红色的雨,只因缨雨拥有一身漆黑如墨的皮毛,却在阳光下会浮动着红色,星星点点,犹如红色的雨雪。此时她正跟在队伍的末尾。
    不过的确是冷啊!缨雨尚不厚实的皮毛无法抵挡住这凛冽的寒风,看着别的幼狼都被狼父、狼母夹在中间传送着热气,而自己却只能独自对抗这寒冷的冬季,想到狼母、狼父……缨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狼父再高大威武又有什么用!在自己睁眼后的第七天就撒手离去,还好老天保佑,终于让那匹恶狼在狼群刚刚集合时就被藏羚羊一脚踢下了深渊。至于狼母……缨雨只咒骂了五个字:天杀的猎人!
    “嗷呜!”前方突然传来了狼王风行惊喜的叫声,将缨雨拉出了回忆。
    原来是风行发现了卧在枯草中的一只冻僵了的山羊,蹄子被冻得僵硬的山羊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呢,就被风行咬断了喉管。
  因为在想事情,所以缨雨慢了半拍,山羊的周围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了。正懊恼着,突然传来了风行垂死的叫声,缨雨心头一惊,忙奔了过去,其他狼也纷纷停止撕扯美味的羊肉围了过去。
    缨雨看到风行的四肢抽搐,口鼻里缓缓涌出黑血,分明是中毒的表现!怎么回事?风行没事不可能去啃那些有毒的植物吧?再说这是冬天。现在唯一的可能是……猎人!对,没错!就是猎人,能拥有剧毒的就只有人类了!此时远处传来的声音进一步证实了缨雨的想法。
  “哈哈哈……弄死一个,只可惜死着从身上扒下来的皮不水灵。”
  “嗨!现在的狼哪有那么好打?能毒死一个已经很不错了。”
  “是哩,是哩……”
    众狼闻声四散逃窜,主心骨没了,能跑多远是多远吧。
    见此情景黑闪电突然怒号一声,“黑闪电”顾名思义,是因为他是一匹毛色橙黄的大公狼,巧的是只有左腹有一缕闪电形的黑毛,所以叫黑闪电。太好了,种群有救了。缨雨开心地想着。随着黑闪电的带领,狼群集合在一起向东方跑去……
    深夜,狼群在树林里一户一户地落脚休息,只有缨雨睡不着,她一直在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事情,风行如果是被毒死的,那么毒又是下在哪呢?直接让那只羊吞下去?不对,那是剧毒,羊不可能还活着,而且别的狼也吃了,怎么他们没事呢?像是突发奇想一样,缨雨想,如果把毒涂在羊毛上,那么第一个撕扯羊毛的一定会中毒!好阴险毒辣的猎人呐!缨雨不禁为日后险恶的丛林生活深深地叹了口气。
 
 
    翌日清晨,狼群又开始在狼王的带领下为食物奔波,新任狼王自然是黑闪电。
    可是没过几天灾难却再次降临到了这个不幸的种群。一大批带着各种伐木工具的人进入了森林,看着一棵棵百年大树被放倒,站在远处的缨雨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断那些比猎人还可恨的人的喉管。缨雨清楚地听见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那几匹狼咬牙切齿的“咯咯”声,尤其是狼王黑闪电。恨归恨,没有哪匹狼敢去和人类讲道理,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百兽之王。
    严冬终于过去了。缨雨很庆幸自己又平安无事地度过了一年。伐木工人终于走了,可是也带走了四分之一森林,这意味着狼群的食物也随之减少了四分之一。但在这食物丰富的春天也是饿不到肚子的。
    一旦狼群解决了温饱问题,便要进入到一个美妙的时期:发情期。
    此时缨雨也已经到了寻找配偶的时间了。但是,幼时心中的阴影还是挥之不去。缨雨是多么恐惧,恐惧自己的遭遇又会在孩子身上重演。所以缨雨毅然谢绝了中等公狼库克和优秀大公狼杰林的追求。
  转眼间已经到了秋天,起初狼群还优哉游哉地四处闲逛。但到了深秋狼群可就轻松不起来了,开始抓紧觅食。等到动物该冬眠的冬眠,该藏到山旮旯的藏到山旮旯里,想要吃顿饱饭就不容易了。
  “自己的扑咬技术已经日趋精练,是该在这个时候露一手了。”缨雨想。
  果然,缨雨闻到了一丝羊膻味,其他狼也闻到了,嘴角挂着一丝亮晶晶的唾液。此时的狼群就像一群刚从地狱里放出的恶鬼,只等狼王一声令下,便会不要命地冲上去。
    狼王黑闪电并不心急,依旧匍匐前进着,因为他从气味中可以断定被狼群视为食物的是几只斑羚,斑羚善跑,和狼的速度不相上下,甚至有时能够超越狼的奔跑速度。所以只有把距离缩到最短才有可能捕捉到斑羚。
    黑闪电借着枯树的掩护小心翼翼地逼近,十米,九米,八米,七米……黑闪电看见头羊已经耸动鼻翼,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头羊已经发现他们了!不能再拖了,黑闪电想着,“噌”地蹦跳起来,“嘎呜——”发出了进攻的指令。狼群犹如一只只离弦的箭蹿了出去……
    斑羚长而细的腿帮助它们渐渐拉开了距离,但是黑闪电也不是吃素的,他瞅准时机两条强有力的后腿在铺满枯草的地上猛地一蹬,蹿出四五米远,刚一落地又是一阵助跑,又蹿出去三四米远,这样重复了三次,终于追赶上了羊群。
    黑闪电的这种跳跃技巧叫作“三级跳跃”。普通的公狼一般只能做到“两级跳跃”,狼群中能做到“三级跳跃”的也只有黑闪电和已经死去的前任狼王风行了。
  此时黑闪电已经盯上了羊群末尾的那只年轻公斑羚。他两只前爪已经搭在公斑羚的屁股上,准备借助前爪的力量使整个身子往前一跃咬断公斑羚的喉管,可是黑闪电低估了这只公斑羚的能耐,公斑羚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边跑一边向着天空腾跃,仿佛那天空上长满了一大片青翠欲滴的青草。黑闪电无法保持平衡,眼看着就要从公斑羚背上狼狈地滚落下来了。唉!眼下连个帮手也没有。此时,狼群早已被黑闪电的三级跳跃甩得老远。
  
 
    正当黑闪电绝望之际,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优雅的弧线(当然这是对狼而言)一头撞向了公斑羚的右腹部。狼是铜头铁臂麻秆腰,一头下去,折断那只公斑羚的几根肋骨是在所难免的了。“咩——”公斑羚从胸腔中发出一声惨痛的哀嚎,瞬间被撞出两米多远,而在那只公斑羚被撞飞的一刹那黑闪电也及时地松开了爪,并在空中迅速调整角度向倒地的公斑羚扑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道黑色的弧线与他一同赶到,一个扣住身子,一个摁住头,“咔嚓”一口了结了那只公斑羚,可怜的年轻公斑羚到底也没摆脱死亡的厄运。
    此时,狼王黑闪电才顾得上好好看看这匹技艺精湛的狼到底是谁,这样做也有另一层险恶的用意,如果是匹公狼日后便要多加提防了,黑闪电不允许有狼威胁到他的地位。但当他把目光投向那匹英雄的时候竟惊呆了,竟然是她!那匹身体一直很孱弱的小母狼!她什么时候练就了这样一身好本领?没错,这匹捕杀斑羚的英雄就是缨雨!
    黑闪电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像是第一次见到缨雨一般将她从下到上,细细打量着。缨雨被黑闪电看得有些不自在,索性在已经断气的公斑羚身上撕下一大块肉,小跑到一块岩石后面独自享用。黑闪电并未对缨雨的无礼和冒犯表示不满,反而高兴得两眼放出异样的光彩。当然,这些缨雨都没有看到。
  此时狼群早已赶到,乱哄哄地将食物围得水泄不通,黑闪电这才从游离中回过神来,慢吞吞地走向被一大群饿狼争抢的食物跟前,狼王就是狼王,轻吼几声,狼群就很自觉地让出一个位置,虽然经历了一番掠夺,但内脏是没有狼敢动的,那是狼王才有权利吃的高档食物。黑闪电咀嚼着滑嫩可口的羊心却心不在焉,脑海里尽是缨雨的身姿和眼神,而对于这一切缨雨仍浑然不知。
  
  
    缨雨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该那么莽撞地展露出那么好的身手,这么多天,她再懵懂无知也该明白黑闪电是在向她示爱。
    自从捕杀斑羚之后黑闪电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狼群找到栖息地时黑闪电总是把仅次于他的好位置给自己,连优秀大公狼都晾在一边了。狼群在幽深的树林里穿行的时候总要让众狼把自己围在中间,这样无论出什么危险自己都不会受到伤害。缨雨的确很感动,却还不想和黑闪电组建家庭,一是狼的发情期已经过了,就快入冬了。二是……缨雨怕自己又重新走上狼母那条路。缨雨真希望黑闪电能理解自己,等等自己。“明年,等明年开春我一定会和你组建一个温馨的家庭的。”缨雨暗自想。
    黑闪电是公狼,怎能懂得母狼的心思?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对缨雨更好。缨雨真的快招架不住了。狼群中小母狼眼中流露出的醋意已经快把自己酸死了,甚至连优秀的大公狼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了几分敌意。
    外界越可怕,缨雨就越不自觉依赖黑闪电。夜晚休息时会不经意地向黑闪电这边挪动。黑闪电的嘴角微微上扬。征服一匹桀骜不驯的小母狼对他来说,轻松得很。
    终于黑闪电觉得时机成熟了。在狼群捕杀了一头野猪后衔着一只热腾腾的滑嫩可口的野猪心邀缨雨共食。缨雨虽是情窦初开的小母狼,却也知道同食就意味着答应了对方的求偶,就像人类世界戴上了求婚戒指。是的,黑闪电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好伴侣,但是,但是……缨雨犹豫着,一抬眼,正好和一匹母狼四目相对。她叫爱莎,追求了黑闪电好久,只因黑闪电一整颗心都在自己身上,她才从未在黑闪电的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缨雨看到她的眼中有着嫉妒、愤怒、欣喜和幸灾乐祸。似乎巴不得自己能拒绝黑闪电,之后黑闪电恼羞成怒,从此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
    “好,你不是希望吗,我还偏偏不如你所愿。”缨雨想。随即便低头咬了一大口野猪心,夸张地嚼着。“嗷——”黑闪电高兴极了,用鼻子又把野猪心往缨雨那推了推。
    “嗷呜——”远处的爱莎像死了幼崽一般嚎得凄厉悲伤。黑闪电猝然转身,一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紧紧盯着爱莎,那眼神中有着无限的警告。终于,爱莎转过身,身影渐渐消失在丛林中。缨雨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抱歉,她并非报复,天知道当她觉得爱莎会抢走黑闪电的时候她有多害怕!
  夜晚,黑闪电在裹着浓重的霜的枯草地上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缨雨。对于他来说没费多少力气,但对于缨雨来说却是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小生命已经在缨雨的体内孕育。从今往后,自己只能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
  
  
    第二天,天空就飘起雪花,冬天了。
    对于狼来说冬天是最难熬的季节。好几天了,狼群都一无所获。在经过几番的思考后黑闪电决定到西赫附近的一个村子碰碰运气。
  村子里有一个绵羊场,里面养的绵羊生性软弱,是很好的捕食对象。绵羊场的栅栏很高,若是独自跳也就黑闪电、缨雨和那几匹跳跃技能较好的狼能跳过去,但这点小困难是难不倒智慧的狼的,黑闪电想好了,他和几匹狼可以当成跳板,先让别的狼跳进去,然后自己再跳。
  临近午夜,黑闪电带着狼群向村子进发了。
  快到村子时,黑闪电突然领着狼群到了一个泥潭,在泥潭中反复打滚,把狼独有的味道盖住。村子里有不少狗,断断不能惊了它们。
  不一会儿,狼群便到达了绵羊场,近五十只绵羊,只有一只牧羊犬,而且已经睡着了。黑闪电盯着它看了一会儿临时改变了主意,他先和一匹优秀大公狼跳了进去,在保证脚不沾地的情况下,一个叨住牧羊犬的嘴让其发不出声音,一个叨住喉管使其窒息而死,这还是缨雨教他的呢。
  缨雨没想到黑闪电学得那么快,做得那么好,几乎和计划的一模一样,那只牧羊犬只来得及在地上留下几道抓痕便断气了。此后的事,便和预期的差不多,多日来的饥饿都补回来了。天将破晓之时黑闪电带着一个个大腹便便的狼离开了村子,又回到了西赫草原。
    不难想象,当绵羊场的主人看到这一切时会是什么反应,缨雨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声对不起。
  这件事算是彻底把人类惹急了,看来不久后的腥风血雨是在所难免的了。
  
  
  黑色笼罩着西赫草原,似乎预兆着灾难的来临。自上次羊场偷羊事件后狼与草原人的关系愈发恶劣。终于一个由二十几个人临时组成的狩猎小组浩浩荡荡地向着西赫草原进发了。这其中多是被狼咬死过家畜的牧民,对狼可谓是恨之入骨。
  这些猎人个个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但出人意料的是领头的竟是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的少年,在凛冽的寒风中那张狰狞的脸愈发铁青,只见他的右眼下方到腭骨有一条又深又长的刀疤。
  据说那是他十七岁时掏狼窝被赶回的母狼咬伤的,幸好他及时将匕首插入了母狼的颈动脉,才捡回一条命。温热的狼血溅了他一身,但死去的母狼仍死死咬着他的脸,直到来帮忙的村民将母狼的下腭生生掰断,他才得以脱离狼口。
  他在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不仅是因为他那张毁容的脸,更是因为自他被救回后便豢养了数只凶猛的猎犬,并苦练枪法,如今已是十里八村的神枪手。这便是他能当上头领的原因。
  刀疤男是多么地恨,他在最该享受青春年华的时候被一只畜生毁了容!他至今还记得狼牙切进身体中的痛!当他被救下的时候他就发过誓,有生之年,定要杀光这西赫草原上所有的狼!如今这个誓言终于要实现了!
  这一行人来到了一片枯林中,因为狼群狩猎时常在这里进行。刀疤男把一只死羊倒吊在树上,剖开肚子,温热的羊肠肚便流了出来,融化了地上的积雪,羊身上拴着一条细线,只消轻轻一搭,那沉重的捕兽夹就会跳出,夹断狼头,折断狼腰,任它再精悍的狼也会一命呜呼。
  随后围着那棵枯树,撒了大约直径七八米的一圈火药,只消打上一枪就可以引爆火药。随之熊熊大火就能将狼群重重包围,到时还怕会有漏网之鱼吗?
  夕日欲颓,猎狗突然兴奋地原地打转,猎人们明白是狼群来了。
  不一会儿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颗颗灰黄的脑袋。狼群显然是没捕到猎物,一个个无精打采。
  刀疤男的眉毛拧在了一起,狼是何其聪明的动物?它们能老远闻到血腥味,火药味同样逃不掉它们的鼻子,虽然饥饿会使它们的鼻子选择性失灵,但也不至于丧失理性,为预防万一,刀疤男又将随行带着的两桶鲜血撒在了火药的周围,那原本是打算喂给猎犬鼓舞士气用的,如今只能割爱了。
  浓烈的血腥味熏得人几乎想吐,但对于食肉动物来说,这是致命的诱惑。猎狗的涎液已经垂到了地上,眼里甚至已经泛出只有野狗才有的绿光。鲜血已经勾起了它们最原始的欲望。
  果然,狼群在远处没走多久就骚乱了起来,又走了几米,几匹年轻的公狼突然兴奋地叫着,向前狂奔,随后带动着整个队伍一起向饕餮盛宴跑去。
  猎人们埋伏在树林中,等待鱼儿上钩。
  
  
  刀疤男用望远镜看了看,不出所料,黑闪电没有冲在最前头,而是在队伍的中后方,狼王都是很谨慎的。让他不解的是狼王身边还有一只神态与他很相近的狼,同样是疑惑中带着怀疑,谨慎中带着不安。一个狼群中怎么会有两个头领?就像是一个国家两个总统一样怪异。
  那匹冒牌狼王就是缨雨。缨雨同她丈夫黑闪电一样,并不信任前方那片充满诱人味道的海洋。自幼目睹过母亲死时的痛苦,缨雨对人类要更加地恐惧与憎恨。
  已经看见了那片充满着诱人味道的地方,众狼这才看清了这盛宴,冲在最前面的几匹狼竟想都没想就冲上去撕咬那只早已被开膛破肚的羊。一点思考的机会都没有,那沉重的捕兽夹就低吼着跳出来了。瞬间就夹住了一匹公狼的头和一只公狼的后肢。被夹住头的那匹狼顷刻毙命。剩下那只侥幸存活的狼痛苦地高声嚎叫着。
  狼群在经过短暂的震惊后,表现出的是不可抑制的愤怒。
  缨雨看见黑闪电的眼角可怕地吊了起来,露出一口白里泛青的利齿,那四颗闪着寒光的犬齿一看就能一口刺穿牦牛的盔甲。
  缨雨从未见过这样的黑闪电。哪怕是在狩猎的时候;哪怕是险些被子弹打穿耳朵的时候;哪怕是有犯上作乱的狼跳出来争夺王位的时候。但这次不一样,黑闪电是真的怒了。只因他是王;只因他的子民活生生地在他面前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只因猎狗眼中满满的嘲笑。
  缨雨明白他想做什么,如果这些猎人没放什么别的损招的话,这场厮杀就算损失惨重狼群也是保赢。但……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那些猎人就那么笃定狼王会忍气吞声吗?
  此时刀疤男离羊群不过百米左右。通过望远镜能清楚地看清每一匹狼脸上愤怒的表情,尤其是狼王最为愤怒。这是他想要的,只要狼群敢向他们的方向冲过来就必然会到达火药圈内,到时只要引爆火药,狼群就会如瓮中之鳖,毫无还手的能力。但他没有将紧绷的心弦放松一丝,只因他看见了一只小母狼,它与狼王并肩而立。脸上竟看不出一丝愤怒,反而始终将眼神定格在他们身上,那眼神中带着审视,带着仇恨,盯得他不寒而栗。直觉告诉他这只畜生不简单。果然他看见那只畜生突然挡在了即将发起进攻的狼群前方……
  
  
  缨雨挡在了黑闪电的前方,用眼神告诉他此时不太对劲。“呜呜——”缨雨又低声发出了警报。
  黑闪电有些迟疑,缨雨他是知道的,她的智慧与体魄皆不输他,甚至更胜一层。他有理由相信她。
  但是,今日他和他的子民受到这样的侮辱,再加上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叫他如何控制住自己?
  刀疤男也看出势头的不对,决不能让这只小畜生搅了自己的计划。心下一急,枪口对准那只垂死挣扎的狼,只听“砰”地一声,子弹穿过那匹狼的头颅。
  黑闪电看着那只狼头无力地垂下,白花花的脑浆流了一地。狼是生命力多强的生物啊!即使被爆头,那条前腿仍绝望地蹬了蹬。
  “嘎呜——”黑闪电仰天长啸,那沙哑的嗓音中带着无奈、无力和无尽的悲怆与愤怒。
  “嘎呜——嘎呜——”随后狼群一个接一个地效仿,百十匹狼齐声高呼,具有穿透力的嚎叫震落了天上的飞鸟,震落了树上的积雪。不少猎狗从未见过如此震撼的场面,四条小短腿不住地打颤,更有甚者被吓得屎尿横流。
  黑闪电粗鲁地将缨雨头撞开,去他娘的对劲不对劲,新仇旧恨,今儿定要一并算了!以闪电般的速度奔向那些刽子手,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杀!
  可惜黑闪电正中了刀疤男的下怀,在狼群踏入圈套中的一刹那,黑洞洞的枪口便对准了地上的火药扣动了扳机。
  瞬间,熊熊大火将狼群团团围住,其中包括黑闪电和缨雨,只剩下十来匹幸运的狼未来得及跨入圈套,后怕之时转身欲逃。
  “放……狗。”刀疤男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汪汪汪……”士气大振的猎狗们狂吠着朝目标奔去,在急于邀宠的心理下扑咬得异常凶猛。
  火圈内的狼群已是慌乱成了一锅粥。
  动物惧火,发自骨子里的惧怕。如今被困在熊熊烈火中早已如无头苍蝇一般,不知所措。呜咽声、哀嚎声此起彼伏。只有狼王黑闪电、缨雨和其他几匹优秀的公狼表现得略微镇定些。
  其实火帘并不高,只及缨雨的眉际,更别说身强体壮的公狼了。但天生对火的畏惧使这矮矮的火帘比两米高的围墙还要难以跨越。
  与此同时,刀疤男也下了放枪的命令,一个个夺狼性命的小恶魔呼啸着穿透一匹又一匹狼的心脏。
  
  
  又一匹狼倒下了,缨雨心里焦急万分,如若再不做出行动,狼群便会如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死亡,她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闪电好不容易挽回的狼群再一次走向灭亡吗?既已是背水一战,倒不如放手一搏!
  缨雨屏住呼吸,一阵助跑,然后对着那红色的火帘奋力一跳!起跳的瞬间缨雨似乎已经看见死神在向她招手……对不起,我的夫,我再也不能是你的妻了;对不起,宝宝,妈妈没能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但随后缨雨并未感到烈火灼热的痛,反而是一片冰凉。再睁眼,原来自己已经逃出地狱,落在了冰凉的雪地上。
  缨雨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黑闪电见妻子已然安全逃出便不再顾虑,紧跟着逃出。其他狼见狼王狼后皆已摆脱困境,在经过一秒钟的思考后也拼尽全力,纷纷追随狼王的脚步,竟然全部逃出!
  这是一个奇迹。
  猎狗慌了,猎人也慌了,猎枪装的是散弹,打一枪便得装弹。刚刚已经完成了第一轮射杀,还未等装完子弹狼群竟已全部脱困!不可能啊!动物不是最怕火吗?
  猎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疑惑思索,狼群已带着复仇的火焰扑向他们及他们的猎狗。一时鬼哭狼嚎,鸟惊兽骇。
  缨雨的扑咬技术本就一流,再加上积压的愤怒与仇恨,瞬间就掀翻了两条猎狗和一个猎人。舔了舔犬齿上的鲜血正准备寻找下一个倒霉蛋的时候,突然“砰”地传来了一声枪响,刚刚平息了一些的愤怒再度被燃起,猩红的眸子循声望去,深邃的瞳孔却突然紧缩。
  黑闪电此时已倒在血泊之中!而罪魁祸首竟是猎人的头目——刀疤男!
  缨雨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悲怆,踉踉跄跄地跑向黑闪电,却看到刀疤男又趁无狼攻击的时候再次填装子弹。缨雨激动地浑身都在颤抖。怎么,你刚杀了黑闪电,现在又要来杀他的妻子和孩子了吗?
  没有一丝犹豫,缨雨就那样直勾勾地扑向刀疤男,一口咬住刀疤男的手腕,以求夺去他唯一的反击武器。没想到刀疤男竟如此勇猛,换了普通人,枪早已掉落,未承想他在枪掉落的最后一刻竟用另一只未拿枪的手掐住了缨雨的脖子。随后另一只手也掐上缨雨的脖子。
  缨雨一惊,在双双倒地的时候死死压住刀疤男。
  出于求生的本能,缨雨的前爪将刀疤男的手臂抓得鲜血淋漓,但刀疤男手上的力度非但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大,缨雨感觉眼前全是白光。
  
  
  离死亡只差一步的缨雨却在最后一刻听见了黑闪电一声微弱的嚎叫。
  没死,他没死,我也不能死,我们以后还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呢!只听“啪”地一声,缨雨划开了刀疤男的桡动脉。又是“啪”地一声,缨雨挑断了刀疤男的手筋。那双手终于无力地垂下,但那露着白骨的手臂仍做着最后的抵抗。
  刀疤男不甘心,他的脸是一匹母狼毁的,如今他的命也要被一匹小母狼夺走吗?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随着越来越逼近那张狰狞的脸,一段尘封在缨雨大脑深处的记忆也随之打开:初闻人味的自己,十七岁的掏狼窝少年,拼死保护自己的狼母,沾满鲜血的匕首……
  是他!真的是他!昨日杀母之仇,今日杀夫之恨一并了结吧!“啪”,这是颈动脉爆裂的声音。刀疤男的头颅终于垂下,不曾合上的双眼流露出无限的遗憾与恨意。
  待缨雨再抬起头时,一切,已恢复平静。
  缨雨走到黑闪电身旁舔了舔他即将合上的眼皮,心中尽是苦涩。苦难已经过去,你却不能再与我同行。
  黑闪电眼底却尽是笑意。艰难地舔了舔缨雨的额头,突然发出一连串呜咽求饶的叫声。缨雨心头一惊,她太熟悉这种叫声了,每当黑闪电打败一个谋逆的公狼,对方发出的都是这样的声音。如今黑闪电的意思……是要自己当狼王吗?!不,不行,自己是母狼,怎么能当狼王,这绝对不行!
  但黑闪电已是弥留之际,自己能让他带着遗憾走吗?
  缨雨又舔了舔黑闪电的眼皮,算是默认。黑闪电已经混浊的双瞳闪出一丝光亮。随后,合上了眼睛。
  缨雨最后吻了吻黑闪电的唇,缓缓站起。“嘎呜——”仅剩的二十余匹狼齐声嚎叫,悼念黑闪电的离世。随后第一匹,第二匹,直至最后一匹狼慢慢俯下身子,这代表对新狼王的顶礼膜拜。
  “嘎呜——”缨雨矗立在寒风中又发出一声嘶哑的嚎叫……
  
后  续
  
  数日后,缨雨产下了与黑闪电的爱情结晶。
  数月后,西赫草原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上天派了一个神女下凡拯救苍生,她便投胎成了一匹母狼,做了第一个母狼王。
  数年后,缨雨早已不是当年心高气傲的小母狼了。她已从小狼王变成了老狼王。未承想有生之年还能再回到这——黑闪电去世的地方。缨雨将鼻子贴紧地面使劲嗅了嗅,渴望闻到一丝黑闪电的气味。可惜她只闻到了泥土的芳香。
  突然,狼群一阵躁动,闪出一条狼影。那是只年轻的公狼,拥有着强健的体魄和一副锋利的爪牙。口中衔着一只半大的梅花鹿,走起路来却依旧四平八稳。
  缨雨欣慰地笑了。黑闪电,这是我们的孩子,叫思电。你瞧他长得多像你!以后必成大器。
  但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思电突然扒开小鹿的肚子,掏出内脏大口地吞食着,望向缨雨的眼中流露的是满满的挑衅。缨雨犹如被当头一棒,身子一个踉跄。心中苦笑:思电啊,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这场角逐没有悬念,若是换了别的狼,凭借着缨雨多年的经验也能打个同归于尽,但眼前这匹狼她做不到。
  不愧是你父亲的儿子,不愧是我缨雨的儿子,你若想登上王位就带着你的野心咬断我的喉管吧!来吧,王位应该是你的,来吧,别让你的狼父、狼母失望!
  “啪”,伴随着颈动脉迸裂的声音缨雨看见了风行、狼母、黑闪电以及所有死去的同胞们,他们都在笑着呼唤她……
                    
 
    (原载《小兴安岭》文学2016.1)
 
作者简介:崔玟玥,女,2001年生。现在伊春市第一中学高中一年级读书。小学时《一只母熊的遭遇》获第十二届“新作文杯”全国小学生放胆作文大赛二等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