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张淑清:婆婆的秘密

张淑清:婆婆的秘密

北方文学   作者:张淑清   时间:2018-05-24    阅读: 次   


  桂花一早生火做饭时,婆婆也起来了,梳洗了一番,拉开衣橱选了好几件衣服在镜子前试穿,摇摇头,拿不定主意穿哪件。
  “媳妇,你帮我看看穿这件怎样?”婆婆站在门槛里问桂花。
  “妈,您这是要去哪?”桂花往灶内添了柴禾。
  婆婆支支吾吾地说:“今儿……不是乡里集市吗?我去溜达溜达,买点啥。”
  婆婆连早饭也没吃,就坐屯子里赶大集卖小百货的王大根货车走了。
  公公才过三周年祭日,婆婆就想找老伴?饭桌上,桂花把心里想法说给锁剩听。
  锁剩吸溜吸溜喝着苞米粥,抬起头白了桂花一眼:“你不嘚嘚哈,没有眼能鼓出屁。妈在家一天到晚干家务,就不行出去走走?”
  桂花伸筷子夹了一块青皮萝卜蘸大酱,咔吧咔吧嚼:“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妈找老伴儿我不反对,可不许领家来,四间房子本来就窄,再说了一个屋檐底过着有多不方便!我有责任管你妈,没义务伺候那外姓人!”
  锁剩扔下碗筷,抹了抹嘴:“八字没一撇,你倒先做文章了,臭老娘们儿真烦人。”
  婆婆是在吃晌饭的时候坐一辆出租车回来的,一脸的喜气,桂花将饭菜端上桌,婆婆摆摆手说:“我已经在外面吃了。”
  桂花拾掇下桌子,想问婆婆到底干什么去了?婆婆拽过枕头,午休了。
  桂花关了自己这间门,捅了一把在睡觉的锁剩:“哎!你妈八成相亲去了,到集市针头线脑儿的没买,谁信?”
  锁剩这会儿躺不住了,忽地坐起来,眉头拧成了疙瘩,也是啊!母亲以前赶集从没有在外吃晌饭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嘴上说不找老伴儿,夜黑枕头底下放着父亲的照片,常常深更半夜自言自语,有几次锁剩起夜见那屋亮着灯,推门进去,发现母亲手里捧着父亲生前的照片流泪。
  母亲的内心是儿女走不进的世界。
  锁剩狠狠吸了口烟:“我去和妈说说话。”
  锁剩轻轻推开房门,母亲正在炕上埋头整理什么?儿子的突然造访吓了她一跳,她下意识地扯来被单遮住面前的物件。
  “妈,你慌里慌张的做啥?”锁剩随手掀开被单,一只粉紫色的首饰盒呈现在锁剩视线里,“这是?”
  母亲知道瞒不住了,平静地说:“你爹手术时,桂花把自己的金项链、金耳环都卖了,给你爹做手术,我一直觉得亏欠桂花,这副玉镯是我在乡上首饰店买的,我怕货不真,找王大根去验的货,都晌午了,我请王大根在一家面馆吃了碗牛肉面。”
  “妈,你哪来的钱?这玉镯最少也值两千!”桂花什么时候进来了,颤着声音问。
  “你别管,你是张家的好媳妇,妈听你说过很多次,你稀罕玉镯子,来,戴上试试看。”
  桂花哆嗦着双手接过玉镯,很顺利地戴上了,想起好几次和婆婆在河里洗澡时,婆婆同自己比量过手腕粗细。可公公一辈子农民,生病时又为家里拉了饥荒,婆婆哪有钱买玉镯?
  
  黄昏,斜阳爬在西山凹。王大根和几个青壮劳力,拎着绳子,扛着枣木扁担,涌进桂花家院落,在东边闲置的偏厦前比比划划,桂花扎着围裙把锅灶门关上,迎了出去。
  王大根说:“我们来抬棺木的,你和锁剩不知道?”
  桂花说:“这棺木是我们为婆婆寿终正寝时准备的,谁要卖了?!”
  王大根挠了挠头:“哎呦,敢情你婆婆没对你俩说,我爹病重,我想给他打一口棺木,碰巧你婆婆知道这事,硬是要卖这口棺木,红木的是吧?”
  桂花的脸像被谁抽了几个大耳光,婆婆为了让自己戴上玉镯,居然把棺木卖了!
  桂花急忙跑回屋,拿出那只首饰盒,塞到王大根怀里:“你,你们走吧,俺不卖这棺木,玉镯子给你!”
  婆婆眼泪巴叉戳在门口,桂花扑过去,紧紧搂着婆婆,哽咽地喊了声:“妈……放心吧,我不孝敬您,天理难容!”
  • 上一篇:活着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