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十元头肉

十元头肉

论文查重   作者:李衍光   时间:2017-11-02    阅读:


十元头肉
文/李衍光
端午节到了。
孙子小青在县城念高中,正好放三天。学校一放假小青不吃饭就急着回家。一进门,王大牛就问,肚子饿了吧,想吃啥好吃的。小青说,到街上去调点头肉吃。
大牛骑着电动车给孙子去买肉。一路上,他嘴里哼着小曲儿,路边树上的小鸟叽叽地叫着,街边花带的小花快乐地舞着,好像为大牛点赞,大牛也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几年,王大牛的生活才算有了奔头,在吃食上也讲究点,档次也高了点,平时过节也开始变着花样改善点。
年轻时,王大牛弟兄四个和父母住在村里的土窑洞里,一家老小六个睡在一个土炕头上。等到大牛快成家了,一家人硬是省吃俭用,利用农闲时节夯土坯,到南山里拉了些木头,粗的做大梁,细的做檀条,割些山条编苫子,到烧瓦窑上买些瓦,盖了三间土房,给大牛将就着娶了媳妇。等到二牛大了成家,大牛和媳妇搬出去租住,老三成家老二搬出去,一个土房把兄弟四个的大事就这样都凑合办了。
王大牛和媳妇自打搬出去后,勤快能干,省吃俭用,自个儿盖了房子。接着是生儿育女,给儿子娶媳妇。再后来,儿子儿媳外出打工,他又在家里照顾起孙子上学。时间掐着一算几十年过去了,都奔七的人了,这样辛辛苦苦的过了一辈子。这两年,手头才算宽展了些,也该享享福了。
大牛还是来到上次人多的这家调肉店。这个调肉店老板,服务态度好,所以人多。更重要的是头肉调得味儿好,用的料也好。
调肉店面前头还是那么多人,王大牛和他们一样排着队,排着排着,他不由的又想起了上次调肉的情景。
大牛给孙子买吃头肉吃,当然高兴。可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原来上次清明节放假,小青回来了,提出要调点肉吃。当时一提到吃肉,自己也是肉腥味好长时间没有闻过了,就是孙子不说吃,自己这老小孩也多少有点馋了。心想别人成天大鱼大肉吃的,自己也得对自己好点。况且这次孙子也吃,于是决定今天就买点肉吃。
大牛高兴地带着小青一块来买肉,布兜里装了50元钱,排队快排到了,前面是小青的同学和他爸,他爸选择盆里的一整块肉,老板一称快二斤半,称了一下48元,老板调好了肉。同学他爸拿出一张百元票子,结了帐去了。轮到他和孙子了,他说调一斤头肉,老板刀法娴熟,一刀切下去,往称盘上一撂,老板说二斤40元。
大牛说,切的有点多了些。孙子小青却说,就这样吧!
回来小青饱吃了一顿后不吃了,剩下的肉大牛又一连吃了两顿才吃完。
小青上学后,王大牛心里好长时间都放不下,脑子里老想着这事儿,虽说日子好过了些,平时需要改善改善生活,但一下子割这么多肉,就觉得有点浪费了,实在太浪费了呀!
大牛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打算只给孙子改善一下,打定主意以后,就想怎么和肉店老板说。他寻思了半天,最后想出了一个自认为是最好的办法。什么办法?手里就只拿十元钱,老板一看咱手里的十元钱,心里就吃了定心丸,他那刀上的功夫就有个准儿。
这时,大牛一边排着队,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捏在手里,捏得紧紧的,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着。
排在他前面的人,像是个老板,长得白净,穿着休闲蓝衣服,嘴上叼着一根烟,显出很悠闲的神情。等轮到他了,不等老板问,他便指着大盆里的那块肥肉说给我来八斤,切碎了,不加调料,不要辣椒。老板疑惑地问,早上才买了二斤,吃完了?他回了老板一句,这不过节了,给我家的大黄狗也改善一下。老板一称八斤八两,又在盆里捞起一块儿冒着热气的肉,在边上切了一块,加在了称盘上,九斤多了就算九斤吧,180元。老板把称好的肉细细地剁碎,装进袋子里。男人结了帐,提着大袋走了。
王大牛惊呆了,他手里紧紧地攥着十元钱,嘴张了几下都没说出话来。
(作者单位:山西省绛县作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