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被践踏的灵魂

被践踏的灵魂

北方文学   作者:张康宜   时间:2017-07-11    阅读: 次   


被践踏的灵魂
文/张康宜
“喳……喳……”两双脚踩过卫生所门口的脏雪,带着腻湿急匆匆地跑在空旷的走廊里。
  “娟儿……”一个戴着头巾四十多岁模样皮肤却粗糙的好像冬天的树枝子的妇女轻轻张了张干裂的嘴,“娟儿——!!”她声嘶力竭地喊了声便一下扑到那个名叫娟儿的年轻女孩身上,女孩清秀的脸如今被一大片光滑的肿包取代,眼角青紫,嘴角带着暗红的血,整齐利索的半长发和着鲜血搅在一起……她的睫毛动了动却没睁开来眼,发黄的被子盖到女孩胸口,手在外头露着。
跟着妇女的是一个小男孩,男孩呼哧呼哧吐着白气,衣服不合身微微发旧却一点也不埋汰,男孩紧紧盯着“娟儿“,一双冻的红通通的手迅速揣到衣服里,待了不到一分钟又拿出来捂在了年轻女孩的手上,“姐,暖暖手,姐啊,你咋成这样了啊……”男孩声音哽咽了……
  这时候,旁边病床上一个头缠绷带的男人抬了眼皮,说了声:“都是那帮狗东西!!咳、咳咳……”一旁的女人眼睛肿的像个大红枣,赶忙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中年妇女解下头巾不自觉的捏在手心“他力伯,我们娟儿这是咋回事啊!你这又是咋的了?啊?咋的了!咋回事到底!”
“娟儿……这可怜的孩子,”力伯往上挺了挺身子,说道“她上集市卖手艺活,结果一帮子学生,呸什么学生,就是小流氓!咳…咳咳…他们说娟儿在学校考试作弊说娟儿在学校乱搞男女关系,说娟子的好成绩都是抄来的,还拉来了一帮同学,说咳咳咳……说的特别难听,人越围越多,我跟娟子说不过他们。娟子就哭了,结果五六个女孩子还有两个男孩子,把娟推倒咧,娟子就还手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根本就是想把娟子打死啊!”力伯用气声虚弱地说着,“我们娟子怎么就得罪了这些人,娟子努力又懂事,我跟他们说这不可能是娟子做的这根本就是栽赃陷害啊,那些不学好的小年轻哪里听啊,唉娟子浑身上下没一个好地方啊……”大串大串的眼泪划过中年妇女的脸:“我的娟儿啊,他们还是人么……还是人么……”
力伯也气的浑身直哆嗦:“那是往死里打啊!旁边围了一圈人谁帮娟子打谁啊!!我这身硬骨头抗打,娟儿不行啊,娟她娘,那几个小年轻就穿着娟子他们学校校服,我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仇啊……好姑娘啊怎么就,你快看看娟儿吧……”中年妇女听得嘴唇发着抖,牙齿缝里都在向外蹦着“畜生!畜生!”她慢慢转过身子将手伸向女孩的脸,小男孩惊得仿佛不会了抽泣,眼泪扑簌簌地打在前襟上,一个劲地攥着姐姐的手“姐……你还得教我写作文呢啊姐……姐你说我写字像笔拿反了你倒是教我啊……”
  娟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娘……狗娃……”娟儿的声音仿佛有了些许底气。但是,中年妇女和小男孩还没来得及咧开嘴笑,娟儿却头一歪,眼睛半合着,没了呼吸。
狗娃扯着嗓子叫姐,中年妇女哐当坐在地上眼泪决了堤,力伯和媳妇儿嘴里念叨着娟儿啊娟儿啊,把脸埋在了手里,娟儿的衣服上还有“同学们”的脚印。
一个月后,狗娃呆坐在院里的地上,衣服脏的没了样子,没了姐姐的督促,狗娃早已忘记了学习,每年年根奖状上墙的惯例也被打破了。中年妇女披着满头灰发空空望着远山嘴里喃喃:娟从学校回来是不开心呢,我应该多问问她的……力伯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农活荒着。顶梁柱塌了,力伯媳妇儿整日的叹气,无助的瞅着夕阳消失在山头。
年根了,村子里响起了蒸碗杀鸡的喧闹声,隔壁李家忙着抄房子,村头王二开着从省城赚的钱买的车进了院子,男孩和力伯两个家庭在阴沉的天空下,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拔凉的空气,僵硬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文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