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财富王子 ——《快乐王子》(王尔德)后传

财富王子 ——《快乐王子》(王尔德)后传

论文查重   作者:路桐洁   时间:2017-06-08    阅读:


 
 
财富王子
——《快乐王子》(王尔德)后传
文/路桐洁
不同于刚刚入冬时刺骨的寒冷,深冬的人们仿佛对于大雪与寒风麻木了。快乐王子被焚烧的三天后,便又有一个同样高大,同样有着金子外壳,蓝宝石眼睛,镶有红宝石的配剑和一颗铅做的心的新的雕像被竖立在广场的正中央,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但是他的表情透着威严。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阳光驱散了少许冬日的严寒。
“嗯,很不错,这个雕像更气派了。明天王后娘娘将会带着小公主来游玩,一定要给她们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杰特,记好了,明天,不该出现的人一定不能出现!”市长穿着厚厚的大衣,在新的雕像面前踱步。
“放心吧市长,我一定提前做好一切的。”紧随其后的,是个留着大胡子的大块头——警察局长杰特。他不停地搓着手,从嘴里冒出的白气模糊了他的眼镜。
“市长,咱们这个新雕像,准备取个什么名字?”
“嗯,得让我好好想想,就叫财富王子吧!咱们是整个国家最富裕的城市了!”市长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是的,你实在是太英明了,我的市长大人!哈哈哈……”杰特警长冲着市长笑得热切极了。
他们走近财富王子。市长伸出手,将将碰到了雕像的底座,他一次次抚摸着金子做的躯壳,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咳咳咳……”突然,传来了虚弱的几声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他脸色一变,低头,看到了雕像的背面有一位蜷缩在角落的老人,身上穿着灰色的单衣,裤子甚至有些地方已经磨破,手里攥着一个破烂的布兜,在呼啸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明明是午后,却被高大的财富王子挡住了阳光,在他的背后笼罩出一片阴冷。
市长皱起了眉头,瞅了瞅四周干净整洁的环境。回过头去,恶狠狠地瞪着杰特,“这是怎么回事?”说完便退了两步。
“呶,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这个老家伙。”警长冲着地上的老人喊道,看老人好像并没有听到,又上去用自己锃亮的皮靴狠狠的踢了两脚。老人轻轻地呻吟的两声,艰难地转过身,用皮包骨头的胳膊撑着坐了起来。看见警长帽子上闪着光的警徽,眼中突然闪烁出一种恐惧。“先生,自从财富广场开始修建,我的鞋摊就没了,我……我真的没有地方呆了,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请您……”老人声音颤抖着,不敢抬头看杰特警长。
“这种地方是你这种人能呆的么!快离开这里,不准再回来,否则,我一定把你抓到牢房里去。”话音未落,杰特看到老人吞吞吐吐好像要说些什么,他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包袱,看也不看地丢到了几米之外的地方。老人瞪大了双眼,硬撑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去捡那个脏得不像样子的包——这或许是他所有的财富了吧。
“市长,您看,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保持这里的干净,这群人真是太不识好歹,这种地方是这种流浪汉能来的么!”警长一反刚才凶神恶煞的模样,弯着腰,一副谦卑至极的样子。
“杰特,你刚才,可是有些凶了,以后注意啊。”市长依旧挺着肚子,掏出了一根褐色的雪茄,不露声色地笑了笑。
“是!是!我一定注意。”杰特赶紧替市长点上了烟。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
第二天,尊贵的王后娘娘带着七岁的小公主缇娜来到了财富王子所在的广场。她们乘坐的马车上镶满了宝石,就连那四匹枣红骏马的缰绳上的配饰都是由金子做的。马车停在中央的大道上,缇娜从马车上跳下来,看到高高在上的财富王子,“哇”的一声惊叹地大叫。
“缇娜,安静一点。”王后娘娘在后面轻轻地喊道,声音里透着一份威严。她一袭紫色的纱裙,罩着白色的貂皮外套,嘴角永远微微上扬,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
“母后,您看,那个就是快乐王子吧!”她仰起头,高兴地看着被湛蓝的天空映衬着的财富王子,突然,她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低下头,喃喃道:“不,他不是快乐王子,他没有笑,他一点也不快乐。”她低下头,忍着眼里的泪,她不敢哭,要不回去母后会对她有很严厉的惩罚,让她记住公主是高贵的,不可以在外面哭。
“尊贵的缇娜公主,您,别伤心,快乐王子前几天失去了他的金子和宝石,变得丑陋无比,这是我们新的财富王子,您看他全身多么的华丽……”市长看到公主的表情,心中无限地惶恐,连忙解释,声音都有些颤抖。
“市长,不用这样紧张。城里的人们都过着很好的生活,你做得很好。”王后缓缓地开口。
市长带着王后娘娘在这个一片和谐富饶的城市中行走,后面跟着上百个身穿盔甲的骑士,步伐整齐,十分壮观。大道周围的高楼大厦都紧闭着窗户。
缇娜无精打采地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看着四周空旷的毫无生气的街道,觉得实在奇怪,“为什么这里这么冷清,难道就没有人陪我玩么…….”话音刚落,她看到前面巍峨的高楼之间阳光没有照到的地方,有个小小的胡同,蜿蜒向前,看不见尽头的模样。墙脚露出了一片小小的红色的衣角。她偷偷地走过去,看到里面蜷缩着一个赤着脚,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棉袄的小姑娘,她的脚冻得皲裂,干瘦,而且发着青紫的颜色;脸蛋也冻得通红。
缇娜看到了她从未见过的景象。她瞪大了眼,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小女孩冰凉的脸,惊醒了并没能熟睡的小女孩。小女孩猛地睁开了眼,一脸茫然地看着缇娜。她的眼睛很大,很干净,但透出一丝惶恐。缇娜不知为何感受到了一种单纯和真诚。
“你好,我是缇娜。”
“你,你好,我……我是安妮。”小女孩的声音很微弱。
“你为什么不买一件新衣服啊,你这件这么多补丁。”緹娜看到同龄人兴奋地主动打着招呼。
“我……”一阵寒风吹过,安妮的脸色更加苍白,嘴唇也染上了青色。“我没有钱……”
缇娜好像被什么触动了心弦。看到自己身上的裙子,再看看安妮,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油生。
缇娜坐到了安妮的身边,靠着灰白色的墙壁,拉着她冰凉的手,那手腕上系着一根旧得看不出颜色的绳子,上面有一个同样看不出颜色的小星星。
注意到缇娜一直盯着自己的手腕,安妮露出了一个笑容,整个人好似也恢复了几分生机。“这个手链……妈妈送给我的,小时候我最喜欢在窗前和妈妈一起看星星了……”
“小公主,您的母后让您回去了。”交谈被骤然打断,一旁一直沉默的侍卫毕恭毕敬,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缇娜恋恋不舍地站了起来,与安妮道别,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摘下头上代表身份的小王冠,上面耀眼的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她把王冠塞到了安妮的手里。她知道,回去之后必不可少的是母后的斥责,但是她还是想给她留下点什么。
安妮看着手里的王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緹娜在侍卫的护送下转身离去,慌忙中她解下自己的手链,追上去,塞到她手里。緹娜回头,两个人相视而笑。
“请注意自己的身份,亲爱的公主殿下。”马车的帷幔敞开着,王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缇娜敛去微笑,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默默地坐进华丽的马车。帷幔放下,光线一下子暗下来,气氛很压抑。车轮转动,缇娜紧紧地握着手中的东西,很想透过车帘的缝隙向后看一眼,但她还是静静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
“你是公主,不应该降低自己尊贵的身份,跟那些卑贱的平民的孩子一起玩。”王后的语气很温和,但却给人不容辩驳的感觉。
“是,母后。”一阵冷风透过车帘的缝隙,吹着缇娜的发梢,她缩缩脖子,把想说的话硬硬地咽了回去。
    从那天起,她一直带着那个看似普通的星星手链,也常常夜晚在窗边看星星,想起安妮。回到城堡的日子千篇一律的奢靡与优越,缇娜有些不适应了。她常常溜到父王的书房,看见国王与花白胡子的臣子兴奋地讨论着“人民幸福、经济增长”的问题,她不懂,但是她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安妮。
(作者单位:山东省实验中学高二18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