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荫及千秋

荫及千秋

论文查重   作者:蔡欣瑜   时间:2017-06-08    阅读:


荫及千秋
                                        文/蔡欣瑜
                        
     县长要到村里栽树,非同小可,陈村长接到通知后,就马上行动,动员全村男女老少,力争把接待工作搞得尽善尽美,他暗示:接待好县长,村里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五天来,福来村忙得不可开交,仅一顿饭菜就专门派了二十人去准备,还特意聘请了一级厨师。由于有些名菜的菜料要到外县去买,所以人手不够,又抽调两个人做采购员。
这一天早上,县长要下来。他的秘书预告说在八点左右。六点,陈村长吃了个囫囵饭就急忙地召集村干部,在村口插上彩旗,布置好欢迎队伍,翘首等候。
九点半,县长总算下来了。县长坐在“宝马”轿车里。新闻采访车紧跟着。最后一辆是工具车。
 一万响鞭炮噼哩啪啦地嘹亮后,锣鼓喧天。一群小学生跟着欢跃的节奏,整齐地喊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十点多,县长前呼后拥,来到栽苗的地方。他在村长跟另外一个村民的配合下(当然这两个人“识相”地拈了重活,以免县长劳累过度)。经过半个小时的劳动,终于栽下了一棵长势喜人,一米多高的松柏。听说,为了确保县长所栽的树苗茁壮成长,它是经过精心挑选,用平常的双倍价钱买来的。
将近十一点,县长回到村里洗尘。
十一点半,大家坐定后,饭菜就随即端出来。第一批菜是“鸳鸯”对虾、“红烧烤鳗”、“鱼翅翩舞”、“甲鱼八宝汤”。
吃了一会儿,陈村长给每人斟满酒后,站起来祝酒:“请允许我代表全村恭祝县长工作顺利!我们要立个碑子来纪念县长在这环境保护年不辞劳苦、以身作则的崇高精神。”
“进民(村长),可不能搞什么纪念,不然以后我可要批评你啦!”
村长从县长“严厉”的口气中听出深层的赞许,他随之说道:“县长,你不居功的精神更加令人敬佩,来,干杯!”
酒——菜,菜——酒,大家吃得尽情尽兴,直至下午三点多。
县长走后的第二天,村长即组织人员在县长所栽的那棵松柏树旁立了块石碑,赫然写着:“荫及千秋”。
半年后,林华上升为副市长,陈进民在林华的关心下,如愿以偿转为乡干部。
岁月荏冉,又过了三年,在进民一直过问的精心养护下,无论遇到台风或者干旱等,林华所栽的松柏树都安然无恙,长成枝叶繁茂的大树。
这是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看林人张剑飞依旧坚持去巡视护堤林。走到树林的中间,他隐约听到锯树的声音。职业的警惕性促使他赶紧小心翼翼地沿隐蔽处朝声响潜伏过去。
在距人影两米多处,张剑飞猛然打开手电筒,喝道:“谁在这里砍护堤林?”可待他看清有一个人是邻村的谢金春时,谢金春立即操起木棍猛然劈过来。张剑飞躲避不及,被打中头部,晕了过去。接着,三个人一起哄上来,一场暴雨般毒打。直到十来分钟后,十多米外公路传来汽车喇叭声,三个人才慌忙逃走,这样张剑飞才及时得救。可已经折了两根胸骨。更惨的是左眼珠被匕首刺破,永远失明。好在司机张勇借着车灯看到公路上谢金春的面容,他义愤填膺,一口答应为张剑飞被殴打作见证人。
自己当副乡长都是靠林华出力的,岂能忘恩?再说要前途更加辉煌,还需要林华的提拔。自己哪能因小失大?——为了一个小小的看林人而去得罪林华。想到这些,进民唰地用劲把烟蒂往地下一摔,脸上犹豫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坚韧不拔。无论怎样要想方设法不能让林华失望,使谢金春逃避法律的追究。
苦苦思索了半个多钟头,蓦然,进民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随即他就去找张勇做思想工作。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在深夜十二点多敲开派出所所长的门,认真地跟他探讨关于张剑飞护林被严重伤害的事件。
两个月过去了,张剑飞的事件依然无着落,因为张勇证明了张剑飞所看到的那个人不是谢金春。一时又找不到真凶,所以案件只能悬着。
在一个风凄如号的凌晨,有人发现张剑飞吊死在林华副市长所栽的那棵松柏树上,眼镜睁得大大的,对着“荫及千秋”的那块石碑。
                                                
  (作者单位:莆田一中高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