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开怀过年

开怀过年

北方文学   作者:于昊杨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开怀过年
文/于昊杨
雾霾并没有掩埋天空,而是天空把雾霾和人类一起包容了,“那能包容一切的天空依然还是那能包容一切的天空。”
其实只要不见鬼我挺愿意除夕晚上去大街上转悠转悠的,看着那红红火火的光芒,走在安静悠然的夜色。
小赵虽然人有点愣而且家庭调价差,但是家里的人都很好,“家人的善良能抚平贫穷和一到过年的时候家里很是热闹。
小赵有着很好的家人,一到过节第一个进门的应该是赵氏老太太的大儿子。
大儿子是个好人,他一进来小外甥女就给他起茶倒水,他总是和蔼的一笑说道:“别给我倒水了,你这小个子起茶倒水的功夫去看看书,丰富丰富自己的知识,这起茶倒水练的再好也没啥用。”
小外甥女一阵傻笑说道:“大舅反正现在我也不学习。”
老大说道:“不学习就去玩吧,玩够了之后学习也踏实,现在孩子都累难得有时间。”
然后见到了本主老三会在苦口佛像的劝劝,为什么呢,“老三天生就倔犟总喜欢自己和自己较劲。”
年轻的时候老三就十分的倔犟,年轻的时候区里武装部来村子里挑人,区武装部长看老三人“实在善良”而且父亲死的早想选他。
可是老三那倔犟,死活都不去,老三说我就在家种地,顺便还能照顾家老人。
老大一顿苦口佛心的说,你在家里没有前途,“一辈子能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啊?”你二哥和我我们都出去工作了,你死活恋家能有什么用啊。
但是老三太倔犟了,死活都不听死活非在家,之后建筑公司来招工又是死活都不去,结果这倒好一辈子种地,“出门是田地回家小黑屋。”
小黑屋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逼着’老大给盖的。” 之后自己媳妇说想让他再买个房子住,老大也劝说媳妇也说,他却说:“这房子就我的,就我农户不是我的谁的再说要那么多房子什么用。
只是每个孩子都不听老大话,老大说了,“你们每个人都必需有出息,挣大钱发大财!”可惜这些孩子太不听话,一个个都就是个普通人,“够不听话的。”其中老三的孩子是最差劲的,从小脑子就笨,再加上老三成天打脑袋越大越笨,“老大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也没少个祈祷,可是就是不听话。”
老大经常这样说,“你一个男孩儿,不能说‘八个’孩子里你最差啊。” 
然后老二该回来了,老二这个人“心思缜密但是却十分实在,有什么说什么,答应你的事情会努力去做好。”
一回来就帮家里做好多事情干好多的活,小时候也经常帮贴对联,然后搞卫生是个十分勤劳的人,而且心细的能把每个活儿都干好了。
老二带着女儿和妻子回来,老二的女儿是八个孩子之中老大唯一满意的一个,老二家的孩子和其他七个孩子都不一样。
可以说是唯一比较外向的人,而且头脑聪明还懂的很多的大道理,有思想有觉悟,是个大家闺秀。
然后就是老四了,老四也很好,简单的来说就是功成名就来了,一项寡言少语,但是一说话说的都很有道理,一些大道理能让人感受到看清楚社会和人与人之间“变化莫测”的关系。
然后就是大姑爷,大姑爷挺着大肚子一般都是抱着一箱子东西,基本上都是吃的。
大姑爷呲着喜庆的大板牙,“那一对喜庆的大板牙总能带来吉祥,让他在诈金花中把老二的钱都赢走。”
一说诈金花就看到老太太的好了,老太太总是问谁赢了,老太太说:“两个姑爷不容易,一个总是给家干活,一个常年在外地不容易,可别让姑爷输了。”
性格有所不同,但是都好赌,这一点不是太好的事情,赌博类的娱乐项目会给过年带来一笑小的色彩,“但是会埋没节日本身的味道。”
“度日如年,过年如日。”有时候感觉过年就随着这一些琐事过去了,一句话说得好“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在这段时间里一切无论是平平淡淡还是热热闹闹,人们都已清空心中的高山幸福欢笑。”
过年这些天是所有人期望的,人总该有个盼头,今年春节是否该放松身心,“轻松的吸口雾霾,开怀的大笑,开怀的感恩历史遗留下来这么好的一个节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