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剧团轶事

剧团轶事

北方文学   作者:王顺法   时间:2017-05-08    阅读: 次   


剧团轶事  
文/王顺法
 生产队成立剧团的时候,那是1970年。
 那时,革命样板戏火烧全国。小队里本有一对演过小戏“双推磨”的夫妻,偏偏又下放过来一个知青,他出生于一个唱“滩黄”的家庭。他的父母一直是跑码头唱小调的,见过世面,而他自己也非常喜欢来几个唱段。他见着小队里有这么一对人物在这里,便鼓动队长,成立一个剧团,开演样板戏“沙家浜”。这也叫碰巧了,这队长竟也是个戏迷。他身材魁梧,特别喜欢胡传魁有气势的段子。加之他本就好出风头,对剧团之事两人一拍即合,由队长演胡司令,知青饰刁徳一,那一对夫妻唱功了得,便分别扮演指导员郭建光,和开茶馆的阿庆嫂。

  那时乡下人文盲很多,平时连看书的人也很少见。但村西有一个富农,念过私塾,不但常看书,而且最爱看“三国”。那时乡下人一听说谁谁谁看三国,便认定此人会步步用计,就会把此人认做“奸臣”。乡下人对“奸臣”的解释,便是此种人太厉害,用心计的人,都是滑头。而事实上这个人也的确是厉害角色,不光做任何事不会吃亏,而且很会挑一点是非。所以弄得小村上的男人,都不会与他说真心话。哪怕是在他边上随便说上一句,也会背着他打自己一个嘴巴子,就怕“奸臣”借机去的话去做文章。和他平辈的人对他也不客气,何况他成份不好,也硬不起来。大家都不叫他的名字,只唤作“奸臣”。
这 “奸臣”叫汤百生,自小聪明伶俐,不光一手好字,尤其善长乐器,吹拉弹唱样样拎得起。这“奸臣”做人圆滑世故,马屁功夫更是強项。文革期间,他是个十足的斗争对象,只因马屁功夫特别好,从未挨过群众批斗。队长要成立剧团演样板戏,是全大队的光荣,大队书记听到消息,马上拍着胸脯保证——只要我们小队演出“沙家滨”成功,不光是冬天的水利土方任务减半,另外还要奖励!但演不出来,屁也不要放,什么好处也别想。

   这好消息传到“奸臣”耳里,他知道好事要轮着自己了!便立即在半夜里送了一只八、九斤重的芦花公鸡到队长家,非但表示把自己家的乐器全部献给队里支持演出,而且还当着队长夫妻两人的的面保证:不出一个月,他就会帮队里培养起一个乐队来!队长本来就在为乐队发愁,现在“奸臣”送来承诺,又送来公鸡,这马屁拍得实在是“精、准、狠”,真好比半夜里睡觉有人送来个帎头,早就心花怒放了。
成立剧团好哇!一个小队,大大小小的角色十几个,不管高低俊丑,都可任演员,就如队长的兄弟,他少了一个眼珠,是个“独立团”的团长,也弄到了一个刁副官的角色;我大哥才20岁,出演了新四军战士小王;而“奸臣”的儿子弄了个战士一角,女儿秋平,硬是当上了女卫生员,他一家子就弄了三个角色。而“奸臣”有了用武之地后,他确实也非常卖力,从打竹板到板胡、京胡、二胡、笛子,到钹、小锣、大锣、小鼓大鼓,经过个把月时间的日夜练习后,竟然辅导出一支有模有样的乐队了。
  知青名叫汤百強,城里人本就见过场面,现在又任了个主角,这“吊嗓子”功夫是跟他唱“滩黄”的父母所学,在剧组里演刁德一时,这气场不得了,快胜过郭建光了!尤其是他住在生产队用木板隔开的一间仓库里,而排练又恰恰安排在仓库里进行,他那个舍不得儿子吃苦的娘,时不时地从城里送好吃的下来,或住在乡下帮儿子煨个鸡,或烧个鸭。这汤百強大方得很,动不动就叫上队长等几个主演、乐队的指挥“奸臣”汤百生等人,在排练散伙后,留下来弄一口。这种大荤乡下人难得一饱口福,所以百強的人缘好得不得了。
    有来不往非礼也,吃了他的,多多少少要还个人情,即使是队长,有时还请汤百強到自己家去咪一口老酒,哪怕是几粒煮黄豆下酒,也是人家的一些心意。“阿庆嫂”也总会带一些诸如花生、瓜子之类的,给汤百強晚上无人时消个遣。唯独“奸臣”只吃不还人情,好象是城里人有的是钱,不吃白不吃,天长日久,“刁参谋长”渐渐开始看不起“奸臣”了!但因为习惯了,他娘来做了好吃的菜,他丢不下面子,依然没少叫汤百生。只是有时喝得高了,会搭着汤百生的膀子,高声向其它人说着:“看我们俩,一个叫汤百生,一个叫汤百強,我们其实是兄弟!” 大家听了哈哈哈地笑,这汤百生也和着大家一起笑。乡下人最讲究辈份,汤百生与“奸臣”的女儿秋平同年,本就实实在在上下了一辈,现在这个小瘪三竟称他是兄弟,这简直是该吃巴掌的料!但他毕竟是看三国的“奸臣”,只因百強整天和队长在一起,是队长的心腹,硬是压下了这口气,没有和这个小杂种翻脸。
那一天,排练散场后,汤百強又端出一只老娘煨好的鸭,让这几个老客喝酒。那时毕竟穷啊,见了个老鸭便如珍宝,这菜也确实就城里人能常吃到,乡下人不逢年过节基本是没有荤腥的。百強素来客气,大家也有点习惯了,也就老成起来,放开肚皮开吃。那“奸臣”一来心中有气,二来胃里也实在抵不住这香味,所以刚坐下来,队长、百強还没动手,这汤百生便拎个鸭大腿在啃了。百強一看“奸臣”这个吃相,竟比在他在自己家里都放肆,他不知道这“奸臣”是故悥这样吃给他看的,心里马上不舒服起来。他早就对“奸臣”心生不满,这下让他动起了一个歪念头——找个机会,作弄一下这个吃白食的家伙!
  机会很快便来了。那天正在彩排,仓库里面锣鼓喧天,“奸臣”正带着乐队在热场子,小村人男女老少全来看热闹了。百強悄悄闪了出来,到了村西头的汤百生家门口,细看四处细没有人,便迅速翻过他家院墙,在院子里的鸡窝里摸出两只鸡来。他摸出一个,便扳断一只鸡脖子,连摸2个,连板2只。他丢出死鸡翻出墙来,迅速把两只毛鸡藏到了仓库后的茅草里,然后又悄俏潜进后台化妆。百強很得意,这一仗不超过十五分钟,干净利落,他心中开心死了,心想:“奸臣”啊你这“奸臣”,你不是会算计吗?明天好好慰劳你,看你算算吃的是谁的!”  
那天彩排非常成功,汤百生使出了浑身解数,而心情愉快的汤百強,唱、念功夫也全部到位,其它演员、乐队也是拼力十足,让看完彩排的书记和社员全都欣喜若狂——不容易呵,一个生产队,竟会成功演出这么一个大戏!书记当场向大家表态:今后外出每演出一场戏,由大队为每人记双工分!要把我们小队演的样板戏推向全公社、全县!
大家热热闹闹散场了,百强却忙开了,2个鸡啊,近十几斤,从烫毛开始,到拔毛、开膛,实打实忙了两个小时。就这样,那又肥又大的鸡肠子也来不及弄出来吃了,只把鸡的心、肝剥了下来。其余一鼓脑儿,被他在藏鸡的茅草里,挖了一个坑,埋了下去,然而又盖好了土,拍拍屁股回去睡觉了。
   临近年关,眼看就要到各处演出,虽是彩排成功,但队长不敢掉以轻心,笫二天晚上继续练。半夜散场时,百強私下又悄俏通知这几个老主儿——晚上吃鸡!“奸臣”始终是百強私下请的角色,加上队长和几个主演,大家又一次好好享用起来。那只鸡好大哟!五、六个人,满满的一锅萝卜烧鸡,连汤带肉加萝卜,半个把钟点,扫了个精光。“奸臣”嘴上泛着油光,跟大家一起嘴上和百強客气了一下,拍拍屁股走了。百強心里好笑:“奸臣”啊,谢谢你家的鸡让我吃了个痛快!知道老子的手段了吧?

  那些食客享用了一顿美味后回去做香梦了,但他们梦里是绝对想不到第二天晚上又开大荤!又是原班人马,又是百強用萝卜烧的一只大鸡。“阿庆嫂”在吃鸡时羡慕地说:“百強真快活啊,娘和老子在外唱一场戏就有十几块钱,快抵我们半个月工分钱了,哪个姑娘嫁给你,都是好福气啊!” “奸臣”连吃了两顿,大概也不好意思了,一边啃着鸡头一边赶紧附和:“不是么?必定的!”百強见着“奸臣”这般开心,这比自己吃了更开心,心里那个乐啊,嬉嬉哈哈地和“奸臣”兄弟长、兄弟短地开着玩笑,这“奸臣”一点都不生气了:“小杂种,你只要天天供着老子,你就得意吧,你图个嘴上痛快,老子得了个肚皮实恵,看谁划得来!”

  哪知第二天一早天刚放亮,“奸臣”的屁股还贴在床上,老婆在急着叫他,说窝里少了两只老母鸡了。其实那女人是隔夜没有注意,这鸡两天前就让百強摸了。那一群母鸡总共才八只,生的蛋顶一个小银行,家里的零星开支全靠它们,这“奸臣”一听连少了两只,这还了得?赶紧起来,是黄鼠狼作案,还是做贼的动的手?他一定要尽快破案!经过观察,果然在院墙上发现了一只鞋印,这就明显证明是人为的了!但他弄不懂,做贼的上一次门不易,为什么不一锅端?这么一分析下来,那就必定是熟人动手的了!“奸臣”不愧是看《三国》的,马上想起汤百強连请的两次客来。他寻思:以前也只是十天、八天吃他一次,这次连吃两只就是反常的。自家的鸡全是芦花鸡,市场上一般没有卖,杀鸡总要丟下毛吧?老子去一查不就知道了?
也真是天注定了。
  百强那天把鸡毛埋下地时,把肠子也埋下去了,他前脚走,后脚就来了隔壁吴老三家的一只小黄狗,它才不问你汤百強是如何算盘,又为什么要埋下鸡毛,它只知道已闻到里面有好东西吃。仅几分钟功夫,便把鸡肠子扒了出来享用去了。留下那一地鸡毛,让“奸臣”一见就知道了——这小杂种怪不来道特别开心,原来是作弄老子来了!但这两只鸡都是自己参加吃的,况且还有队长,尤其自己一直是吃白食的,讲出来除了别人看笑话,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他寻思着——来日方长,小瘪三总有一天要落在自已手里!
    你看你看,“奸臣”就是奸臣吧?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戏里的“刁参谋长”是个大坏蛋,与新四军卫生员是敌我关系。而在生活中却是两回事了。

   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百強平时油里油气,一般乡下人看不惯,偏偏小女孩就好这一口。秋平见百強能说会道,不光长相好、家境好、而且对她老子又好,不是吗?刚刚连续两天请她老子吃鸡,这孝顺就没说的!而且她认为百強必定有心了,否则要这么拍她老子的马屁?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想到此处,便在排练节目时,有意无意地用眼朝百強放电。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布,这话一点不错。百強孤身一人从城里住进这破仓库,半夜里单身独影,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正青春少年,见秋平有心,他也有意。两情相悦,从戏里敌我关系,很快变成生活中的情人关系。而且那时也没有什么措施,秋平不久便挺起肚皮来了!见秋平那地方突了出来,这百強也怕起来了,因为他对秋平家心中有愧,不敢请人去说合亲事。但秋平没有办法了,明确表态,如果百強不去请媒人说合,她只能选择跳河!

  那天队长正在家中吃夜饭,忽然从门外进来了秋平和百強,两人见他家中无外人,便一下子跪在队长面前。队长吃了一惊,忙问是怎么一回事,百強用手点了一下秋平的肚皮,就什么也不说了。队长一下子便清楚了,他本就欢喜百强,不说别的,光演“沙家浜”这场戏,春节时在外演了十几场,让他这个队长兼主演出足了风头,这就很满意了。何况这孩子也是个马屁精,一年下来鸡鸭吃了他几十只,哪有不帮忙的道理?不仅爽快地答应,而且立即去了“奸臣”家里帮百強说亲去了。

  不知道队长那天说了什么话,反正“奸臣”最终同意了这门亲事。百強高兴啊!汤百生与汤百強,本是“兄弟”,这下成翁婿了!

   订婚那天,队长坐在汤百生家的上座,秋平家的长辈也都来了,汤百生很不情愿这桩婚事,关键在于他认为百強不地道,那2只鸡始终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虽然他谁也没告诉过,但这口气一直闷在肚里。这百強一下子如愿以偿,不由得心花怒放,中饭之前,他挑着一担糕、糖、衣料兴高彩烈来到丈人家。他见秋平、队长和所有客人也都在欢迎着他,唯独丈人板着个脸,便要紧先上去打个招呼。也是他平时“汤兄”称惯了,他没有把“爸爸”叫出来,而是一不留神叫出了一声“汤兄”!这汤百生本就窝着一肚皮火,哪里吃得下这口气?看过上千遍“三国”的“奸臣”再也忍不住,立马站起,放开手便是给百強一个响亮的耳括子,嘴里还在向百強高声大叫着:“来、来、来,再叫我一声汤兄!?”

   此事后来传到了外面,便成了全村人的笑谈。百強挨了这巴掌不敢放一个屁,被大家赞为学到了“刁德一”的真经——那一句“宰相肚里好撑船”,的确给他悟到了。大家笑着说,也只有百強适合做汤百生的女婿,因为丈人是“奸臣”,但碰到“刁德一”,估计两人也真是棋逢对手了。
(作者单位:江苏徽派园林建筑陶瓷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