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宣传委员

宣传委员

北方文学   作者:大海   时间:2017-04-20    阅读: 次   


 
作者简介与通联:
大海,男,湖南人,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大学文化,北京理工大学硕士学位。曾在解放军第54集团军某部特务连、司令部服役,大型侨资企业文宣部、化工企业集团董事局办公室工作;后在南粤考取公务员,历任市直机关、镇区党委(政府)干部。现居广东。在《作品》《芒种》《南方文学》《羊城晚报.花地》等发表作品逾100万字;有中短篇小说、小小说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转载和评点,并入选年度选本。获《长江文艺》散文随笔奖,中山文艺奖一、二、三等奖,中山“五个一”工程入围奖,第二届香山文学奖等。出版《千万别叫我科长——大海中短篇小说选》《目光越拉越长——大海中短篇小说选》《躺在门前打鼾的女人——大海社会类小小说选》《求你揍我一顿吧——大海情感类小小说选》《相忘江湖——大海散文随笔选》,另与郑小琼毕亮等合著杂文集《九面埋伏》。
 
 
宣传委员
文/大海
白马镇老宣传委员走了。因生病医治无效,大好年岁消逝,离退休还有五年。说是“老委员”,其实是“原委员”的意思。老宣传委员这一走,一了百了万事皆休,新上任的宣传委员支却压力大增,麻烦来了。因为有人敢公然对新任宣传委员叫板。
新任宣传委员叫白武。骂白武的叫白雪飘,是白马镇文联常务副主席。白武分管白马镇宣传思想文化系统,管理四个部门单位:宣传办、文明办,文联、文体服务中心(文化站),兼任镇文联主席。白武是白雪飘的顶头上司,白雪飘是白武的直接下属。即便白雪飘主持文联工作,但文联公章握在白武手里,文件签署还得白武落笔才能生效。
胆敢公然叫板领导,不仅是在官场,即便社会之上,也是极为不妥。虽然文联和文体服务中心都属事业编制,毕竟都是端的公家饭碗。用当地老百姓话说,除非吃了豹子胆,或者不想混了。但白雪飘不仅没吃豹子胆,而且还非要混得有模有样。这中间,就有故事。
白马镇是个小镇。户籍人口区区六万,加上外来人口不过十万,但历史悠久、文化繁荣,尤以具有鲜明特色的当地说唱艺术极其发达。沿白马河两岸分布的七个村庄颇具诗艺特点,分别以马为本、以色为别,取名赤马一村、橙马二村、黄马三村、绿马四村、青马五村、蓝马六村、紫马七村,并且在村头矗立各自颜色的奔马雕塑作为象征。每条村都有一个聚焦至少数十名说唱艺术人士组成的文艺团体,其中又以赤马一村曲艺社最为壮大,队伍鼎盛时会员超过二百人。白马镇不仅成为省市县文艺团体人才输送基地、早就跻身全国文化强镇之列,遐迩闻名的说唱艺术事业还成为当地丰富的旅游资源。每年十月举行的“白马镇(十村)曲艺大巡演”,经政府包装加推当地流传已久的风味美食,吸引纷至沓来的游客超过十万人次。
白武原是镇宣传办主任,就任宣传委员初期已感压力重重。老宣传委员在任时身体虽然不好,但工作成绩斐然,组建了以七村曲艺社为主、部分书画社为副的白马镇文联,并且推动文联成为全县唯一带编的镇级人民团体。慧眼识宝的老宣传委员还才惜才,招入白雪飘等三位民间出色艺术人士,帮助他们争取到文联编制。说唱艺术是白马镇的重点文化事业,镇文联是团结联络七个村级曲艺社的桥梁纽带,管不好文联,有可能砸了白马镇的文化旅游品牌。白武知道这个份量多重,心里也明白,无论事业还是感情的天平,白雪飘等人的魂还停留在老宣传委员那里。更让白武心怯的是,体育教师出身的自己,对说唱艺术一窍不通!思想宣传文化工作是意识形态,父母又给取自己了个“武”名,这不更让人家闹笑话嘛!你看白雪飘,名字艺术,人也艺术,白发长须,衣袂飘飘,白马镇的群众认可他是大师呢!
白武记得,白雪飘叫板,是自己上任不久,在赤马一村曲艺社调研时发生的故事。当时,白雪飘提出该社应该在哪些方面加以改进,镇里应该补助多少钱。白武听了,不太乐意。
五十五岁的白雪飘说,老委员觉得这样改,很好!
四十刚过的白武说,我是从党委角度看,不好!
白雪飘偏偏不服:我们跟老委员玩说唱时,你还是学生娃在读书呢!
白武当即提高声音,“现在我是宣传委员”,就差没讲“现在我说了算”。
场面立时尴尬。白武有些后悔不该摆出官腔时,白雪飘已经拂袖而去。次日,全镇召开本年度“白马镇(十村)曲艺巡演筹备工作会议”。按照往年惯例,大会继续推选镇委书记、镇长为总指挥,宣传委员为常务副总指挥、兼负责具体工作的筹备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文联常务副主席为办公室副主任。让白武恼火的是,文联作为骨干单位,白雪飘竟然告病请假。
时值七月末,白马河流水平缓清澈通透,看似平静的七村已经风起云勇,各个曲艺社开始备训参演事宜。离巡演只有短短两月,关键的人物却在关键时刻消失,这不制造难题吗?会后,白武给白雪飘打电话,连打三次没通,只收到条短信:卧病在床,无力说话。白武气得跺脚骂娘,会点本事就上天?但人家现在就上了天,白武又能把他怎样!回到家里,老婆见白武唉声叹气,问怎么回事。嘴角冒泡的白武如实说了,白雪飘太有个性,简直是头牛。
老婆说,这就是你的不对,新官上任年纪轻资历又浅不说,白雪飘是专业人士,大师们看重尊严,有点个性正常,人家中央领导对专业人士都很尊重,你小小乡镇干部牛个啥?
白武息下怒火,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就问老婆有什么意见。
老婆说,平常我俩吵架,你有理也不和我争,还夸我聪明,最后不就没事了吗?老婆说完,笑得花枝乱颤。白武突然明白,心里就有了主意。
此后不久,县文化局、武装部联合下发通知,要举办“八﹒一慰问军属文艺演出”活动,其中有省著名曲艺表演家白一风的节目。白一风是白马镇走出去的艺术前辈,德高望重,成就非凡,也是白雪飘的好友。白武安排人转发通知时,嘱咐一定要给白雪飘留张票。果然,待到八月一日,白雪飘的病也好了,跟随着白马镇的军属们一起赴县观看演出。
当晚演出大获成功。领导上台接见演员之后,白雪飘去到后台会见老友,祝贺的大话刚一说完,白一风呵呵大笑:你也不简单啊,带出的徒弟不但成了宣传文化线领导,还很讲情面,今晚非要请我们出去喝杯茶呢!“喝茶”是种礼仪俗说,指去清静的饭馆或茶室简单吃些东西,既不奢侈浪费,又显清新雅致,成为当地文人雅士叙旧交谈的主要方式。白雪飘虽说比不上白一风名气,但在省内曲艺界也有些知名度,拿过不少省级曲艺大奖,也确实带出不少说唱艺术方面的高徒。白雪飘问“我哪个徒弟”,被白一风拉到一辆黑色车旁。
一个年轻男子从车里钻出,熟悉的面孔堆满笑容,说,两位老师好!
白雪飘定睛看时,立马傻眼:这不是白武吗,他怎么突然冒了出来?
这当口,县文化局长、武装部长过来送行。客气地招呼两位艺术大师之后,文化局长对白武说,白委员,既然你要和两位老师叙旧,那我们就奉不陪啰!武装部长跟着说,是啊,我们还有重要任务。文化局长又矮又肥,形似一只蹒跚而行的乌龟。武装部长又高又瘦,形似一根营养不良的竹子。他们并列站在一起非常滑稽,更象特意搞笑组合的说唱艺人。
白武冲两位领导道了谢,拉开车门,躬身对白雪邀请:老师,请您陪一风老师上车吧!
夜风徐徐吹来,将白发长须的白雪飘和气宇轩昂的白一风送入车内。白雪飘落座后,取纸捂眼,低声说,有颗沙子落进眼里。伸手揩时,眼里湿湿的有了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