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山沟里的婚事

山沟里的婚事

北方文学   作者:付兴祥   时间:2017-04-20    阅读: 次   


山沟里的婚事
文/付兴祥
天已擦黑,她还坐在土埂的石头上。
微风吹来,夹着凉爽吹起她的秀发散开在脸上。她轻轻地把头发向脑后拢拢,露出她清秀的脸胧。她出神地看白云的飘动。
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还不回家。她身体一震,环顾一下四周,没有什么,她竖起耳静听,一只麻雀喳喳地飞回了窝巢。为什么要回家呢?她不知道问麻雀,还是问自己。
她已经二十四岁,还没有找好婆家。
母亲愁苦着脸,不断在她面前唠叨,说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可恶的事,生个女儿嫁不着男人。父亲紧皱眉头,哎,长叹一声,埋头喝着闷酒。她不愿看父母这样,跑进寝室,在床头上随手地拿本书,唰唰地翻着纸响。
母亲常拿隔壁的表姑为她说事,她瞧不起表姑。
表姑比她大一岁,十五岁嫁给本村另一条沟的一个男人,十六做了母亲,如今,儿子已背起书包读小学三年级了。母亲常夸表姑的母亲,她称表姑婆好福气,四十多岁外孙都知道为外婆买糖了。表姑婆诿婉地说她眼光高,不然她的儿子也能为母亲买糖。
这天,表姑回娘家,对母亲说她有个侄儿,走路有点跛,已三十出头还没有娶妻,表姑说与她很般配。母亲喜滋滋地跑来告诉她,要她梳妆打扮一下,与表姑一起去相亲。她问母亲她身上有残疾?要与这种人相亲。母亲脖筯粗胀,敞开嗓子,我的仙人,你二十四岁了,还在挑哪样。
拗不过母亲的执著,她也不想惹母亲生气,跟表姑一路走进表姑家。表姑隔着墙喊侄儿新媳妇来了。表姑侄儿一脸喜色,一瘸一拐地跑进表姑的堂屋,一见她,侄儿一惊,好漂亮,马上恢复笑脸,大方地紧挨她坐在一张条凳上。她的身体向一边移出距离,侄儿又把身体向她移近。她起身移到另一张条凳上坐下。侄儿双肘托在桌上,问她挣多少钱一个月。她懒懒地回答,她在家种地。她无聊地起身,与表姑说了声,跑回了家。
母亲正宰猪草,见她进门忙问,订下亲事了,好久来下聘礼。她淡淡地回答母亲,不合适。母亲喊道我的仙人喃,你要找什么样的人才合适。
她消失了,沟里几天不见她的身影。沟里的女人关心地跑到她家里寻问,担心她找不到婆家,去寻了短路。便安慰她母亲,哪有找不到男人嫁的,只是她的姻缘没有到。一时,沟里说她找不男人嫁,寻短路传得得沸沸扬扬。
可是,她回来了,身边走着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背包提袋,两人亲昵地有说有笑。
沟里人走出家门,说不出什么表情地看她。母亲走到房侧边的山坡上迎接她。
他们在网上相恋已几年,沟里人听说,惊叹,看人家多有出息,找一个大学生,还是个工程师。于是,说她母亲好福气,找这么一个能干女婿。
父母本来对她的出走又急又气,但看到沟里人这么说,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一家人坐下来吃饭,母亲忍不住开始打听大学生的家里情况,大学生耐心的一一作答。父亲一直虽然不说话,但是心里很认可这个彬彬有礼的大学生。母亲问个不停,她终于忍不住扯开话题帮大学生解了围。
到了晚上,大学生准备留在沟里过夜,但沟里的规矩没结婚是不能住一起的,她带着他去找小旅馆,路上正巧遇到了侄儿。侄儿看着这个高大帅气的大学生,心里不是滋味,回到家中沉沉的拍着自己瘸了的腿,用力的抓了一把自己,心中的怨念转成了仇恨,动起了歪脑筋。
第二天,侄儿与表姑商量,准备演一出戏,赶走大学生。侄儿设计表姑去勾引大学生,来个恶人先告状,一开始表姑当然不肯,但是侄儿答应事成之后给她一笔不小的做媒钱,而且事情是她自己挑起的,只能去做。
怎料一切都准备好了,最后大学生并没有上套,还当面戳穿了表姑,侄儿看到事情败露丢了下表姑自己跑了,表姑又羞又臊。大学生却对表姑讲了一番道理,还答应表姑不会将此事说出去。表姑承认自己是贪图做媒的钱。
最后,表姑帮忙把这件婚事定了下来。
(作者单位:成都市金堂县五凤镇政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