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代理副政委(小说)

代理副政委(小说)

北方文学   作者:沈国庆   时间:2017-04-11    阅读: 次   


代理副政委(小说)
文/沈国庆
我舰靠泊琛航岛,执行又一次西沙群岛战备巡逻值班任务。星期六下午,舰艇雷打不动的党团活动。
夏日午时炯烈的阳光,烘烤着甲板和水泥码头。
“嚁!嚁!嚁——”一阵哨子声和命令声传来,“全舰注意了,全舰注意了——下午党团活动,各部门除值班同事外,大家带上小凳子,到码头集合,党支部和团支部各自带好部队,开始党团组织活动。”舰上连通各舱室的高音喇叭响起。
“大家听我口令:成三列横队——向右看齐——向前看——今天我们团支部活动,目标——前面300公尺椰子树下开阔地——稍息,立正。听口令——向右转——起步走——”我神气活现地指挥着部队。
一串串熟悉的口令下达,一个个整齐划一的队列动作,一式的上白下蓝的水兵服,一式的头戴无檐的水兵帽,帽沿上一行黑底金字在骄阳下闪着金光——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随着转身,随着迈步,随着每一句口令起伏,看每人手提小凳子随着前进步伐前后摆动,看每人的水兵帽金锚飘带,随风飘动。看军人一切行动听指挥,有令则行,有禁则止。只听见“嚓,嚓,嚓——”整齐划一鸦雀无声训练有素的动作声。
望着这行进中三列水兵战友,有胡子拉渣的老兵,有军龄比我长许多的班长,也有新上舰的新兵蛋子。13人:56人,党团员人数比例。我们部队军人追求进步,一年团,二年党,三年四个兜(提干),部队是个锻炼人的大熔炉,党指挥枪,军人非党即团,若是非党非团者,我们或者写好申请书,或者正在考虑写申请书,入党提干是我们的奋斗目标,那年我当第三年兵。海军舰艇兵强调技术至上,到部队首先大浪淘沙般新兵训练,淘汰一些人作退兵,然后经过体能考核、文化程度挑选,许多人分流到岸勤军港码头、仓库、后勤保障成为海军旱鸭子。
 “小沈,你口令很到位,你带的兵比我多啊?”我身旁,不知何时并行着笑眯眯的舰长,有点诧异,有点尴尬。“噢,——舰长好!”我下意识地一吐舌头。不是吗?随舰长跟来稀稀拉拉十一个人,就是舰长所在党支部党员,人数当然比不上兵强马壮的团支部。
此刻,我代表副政委,平地起官连升三级,缘起颇具喜剧味的四次谈话,说来话长。
头一次找我谈话的是文书。那年专业技术学习一年后,由于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中越交界北部湾、西沙群岛前线舰艇部队急需技术兵,我们立即分配上舰,正逢春节,三亚海军基地水兵俱乐部开放,各种球类活动,器械活动,书法活动目不暇接。我参加了毛笔书法,随手草书了毛泽东体“江山如此多娇”几个字,一位军官当场奖励笔记本,再三打听我的单位和兴趣爱好。机灵的文书看我字写得好,又热心团组织的各项活动,觉得是个可塑造的人,经过一段时间晚饭散步考察后,慎重地将团支部宣传委员苦差使交给我,舰上二块显目的最大黑板成了我涂涂画画的自留地,为积极配合基地大队部,舰上各项考核达标,党团组织,时事讯息,我绞尽脑汁,抓耳挠腮,课余饭后成为我耕耘的必修课,一旁的文书偷着乐。
第二次找我谈话的是穿水兵服的新任枪炮部门长。我舰提干即为副连级,经过一段时间的谈话和考察,临调走前他慎重地将团支部组织委员的权利交给我,二大本外形象舰艇航海日志的活页式厚厚的红皮薄子,封皮上一本写着“锦州号团支部花名册暨团员缴费记录”,另一本写着“锦州号共青团支部活动大事记”和若干宣传资料,还有三套理发工具和一架暗红色掉漆的手风琴,还有一把拉不准调门的二胡乐器,说是军人俱乐部用品。据老兵介绍,这是沿袭苏联老大哥舰艇部队的光荣传统,最能体现海军舰艇部队优越性兼具浪漫性的世界军种。
我呢,早就写好了入党申请书,表现积极主动,事事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我和新分配上舰毕业于大连海校的副舰长天天打羽毛球,被副舰长抓差使,星期二、四、六早晨带全舰官兵做广播操喊口令。
记得去年底基地进行专业基本技术业务竞赛,经过一系列过关斩将几处考核,幸运地获得个人组第一名,我觉得不稀奇,记得头年刚上舰,我和业务技能拔尖的全舰头一个入党的班长合作得了小组第一名。用基地业务监考官,大队部(团)水中武器专业业务长的话说:“小沈理论考核倒背如流,实际操作考核步骤到位,战斗判断准确迅速。”差点把人夸成一朵花,我听后嘿嘿一笑当作老兵讲励志故事、心灵鸡汤,你随便拉个沙角兵都能得个大奖。
“小沈,你的奖品!”眉开眼笑的部门长递给我三样奖品:一支刻字的钢笔,一块印字的枕头毛巾,一本学习笔记本。有一个共同点,都刻着和印着大红色的榆林基地专业比武优胜奖的字样,听说还有一张大红喜报,由基地政治部邮寄到浙江家乡报喜去了。“这次基地比武优胜奖,我们大队(团)六条舰就你一个,如果南海舰队比武,我想推荐你去试试?”一次在大队部(团)偶遇业务长,既有鼓励又满含期望征询我的意见。
“小沈,你到舰长室去,舰长找你有事。”是文书的的声音,第三次谈话舰长要我任水雷班长,有二个因素,一个是老班长暂调炊事班,另一个可能是专业技能比武,那时我没想这么复杂,被领导信任总是让人高兴的。
无巧不成书,这一次,赴西沙群岛战备巡逻值班正在紧张筹备:先是舰艇在船坞检修机电、雷达声纳线路,然后是主炮火箭炮校正维护保养,最后是舰艇加装油水充电和弹药补充,我们每天除锈上油漆,忙得一身油污,实足成了一个船厂维修工。
“副政委要探亲”,这是一个意外消息,因家中突发急事需火速处置,因为西沙战备紧张已二年没探亲的副政委,那时规定副营级干部家属不能随军,所以探亲获大队部特批。第四次找我谈话的竟然是副政委,要我代理舰上团支部书记工作,临行前嘱咐我遇突发状况可请示政委舰长几个部门长商讨。
凑巧的是,政委被宣布免职,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离舰前政委一扫和蔼可亲模样,耷拉着脸和我告别,一位知情老兵说是家属超生第三胎,严重影响部队计划生育政策,连降三级,将到大队部任副连职小干事。老政委可能提前转业,我们听了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也说不出更多来宽慰老政委的话,只能在心中默默祝愿他一路走好。
我代理团支部书记代理副政委,舰长、政委、部门长总有一些工作要商量。舰长室、政委室我成了常客,连一些过去严禁的雷达房、报务室、声纳室都留下我联系工作的足迹。想想我在舰上用了二次半的权力。
第一次,我舰靠泊西沙群岛永兴岛,团支部活动,我一人身兼三职,主持各部门团小组工作进展,新团员考察发展对象,按党支部工作部署布置西沙战备巡逻新任务。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全舰拖欠一年余的团费终于全部缴清,还收到5个新上舰战友的入团申请书。
第二次团支部活动,历时数月西沙巡航值班总结评比会。破例给同年上舰的同张战友,已服役四年,评上一次难得的嘉奖,以待复员档案上有点荣誉,回家工作找好一点,此君以城里人自居,平时训练中吊儿郎当,缘起同乡老兵党员班长为他求情,说是几年到西沙群岛没有功劳也有疲劳,没有疲劳也有苦劳。为示公正,我把嘉奖名单上自己的名字划掉,这是全舰推荐名单,获得一致通过。
还有一次,一位新上舰的海南岛新兵向我反映家中遭难,遇洪水。在干部舱里我正在和代理政委想对策,一封县委宣传部的加急电报出现在我手上:“父病危,希速归!”几天后,在浙江大学地质系工作的表哥以地质考察理由,表面上看望我,背着我向舰长政委反映情况,没想到,我这个老兵的家庭困难竟然超过海南岛新兵,从西沙归来,我结束代理副政委的同时,也结束了我的军旅生涯,舰长政委,大队(团)政委都专门找我谈话,中心一句话: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
(作者单位:慈溪市新华书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