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侯发山:工钱

侯发山:工钱

北方文学   作者:侯发山   时间:2017-03-24    阅读: 次   


已经连续五个月没发工钱了。这在往年是没有过的事。过去,不管工程是否完工,不论甲方是否结算,包工头张虎每月都会按时给大伙发工资,从不拖欠。这一点,曾有人给张虎开玩笑,说像他老婆身上来那个一样准时。
  前段时间,工友们曾问过张虎。张虎说:“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大伙把心放到肚里,年底我给你们结清,分文不少。”
  张虎这么信誓旦旦一表态,大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平时张虎待他们不薄,况且他们又都是一个村出来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说实在话,工地上管吃管住,张虎给他们发洗澡票、理发票,也不需要什么钱。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私下里,还有人发泄着不满。
  陈恩说:“张虎说不定把钱存起来吃利息呢。”
  王山说:“将来张虎要是卷钱跑了咋办?这事电视上没少报道过。”
  陈恩说:“借给他个胆他也不敢,他若那样做,他的老婆孩子,还有老娘,咋还在村里混?”
  王山说:“担心他拖来拖去拖到最后,拖得大家都没脾气了,象征性地给几个了事。”
  “少一分试试!”周林晃了晃手里的瓦刀。那架势,若是张虎在跟前,说不定会一刀砍了他。
  他们发牢骚也是有原因的。
  这地方是个城乡结合部,离城市远那么一截,有生意头脑的就在工地附近弄个铁皮房子,经销烟酒、水果、劳保用品,还有小吃、饭店,打着理发旗号,干着其他行当的也有五六家。王山在“等你来”洗头城认识了干足疗的小青。有好几次,小青提出要给王山按摩,费用也不高,一次一百元。王山有心让小青按摩,却因囊中羞涩拒绝了。
  陈恩呢,认识了“不见不散”发廊的小美。陈恩下了班就往小美那里跑,两个人眉来眼去说说笑笑的,很像恋爱中的男女。有一次,一个客人在理发,见到两人的热乎劲,忍不住问小美:“小美,是你男朋友啊?”小美咧了咧嘴:“没给我买过一件衣服,没请我吃一顿大餐,我的亲哥,你说算不算?”羞得陈恩站起来就走,有心再去,没好意思去。
  铁皮房子中有个麻将摊。周林爱打麻将,飘雨落雪了,工地上没活儿,他就往那里跑。有一次,他忍不住上阵跟人较量,本想赢个百八十的当作本钱,谁知道,第一局就输了,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只剩下裤头。他盘算着,等过年开了工资,一定好好赌一把,挽回自己的脸面。
  类似王山他们,工地上还有几个。往年,他们都没少在这方面消费。因此,他们对张虎不给发工钱,别提心里有多恼火了。恼火归恼火,但也没办法。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年关。
  私下里,周林给大伙儿出主意:“到了年关他再不发,咱就集体上楼自杀,看他发不发?”
  陈恩说:“不妥,这么做也是违法的,咱就找媒体曝光。现在全社会都在关注农民工工资……”
  最后,大家都觉得陈恩的办法好。
  这天是放假的最后一天,张虎把大家集中在一起开了个会,做了简短的总结,说了不少拜年的话,然后给大家发放了返程的火车票。
  看着手里的火车票,王山憋不住傻愣愣地问:“工钱呢?”
  张虎呵呵一笑,说:“工钱已经给你们寄到家里了,包括这几个月的利息,估摸着这时候你们的父母、你们的老婆孩子应该收到钱了。”
  陈恩当即拨通了老婆桂花的电话,似乎要印证张虎的话,故意按了免提,没等他说话,只听桂花在电话那端兴奋地说:“死货,收到工资了,比去年多了三四千呢……啥时候到家?我给你包你最爱吃的扁食。”
  闻听此话,大伙儿都哈哈大笑起来。旋即,那开心的笑声响彻在工地上空——不知道谁提议的,他们把张虎抬起来,使劲往高空抛——这是他们喜欢一个人的表达方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