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王斌:文思铜

王斌:文思铜

论文查重   作者:王斌   时间:2017-02-13    阅读:


西安书院门坐落于古城南门,卧虎藏龙,文气极胜。只是书院门一等文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仙踪难觅。二等文人爱慕虚荣,唯利是图。三等文人全凭神吹烂侃悦己愉人。真正传业授道的师者却少之又少,让人十分遗憾。
  也不是绝无,文思铜就是仅有。
  文思铜,原名文嗣同。高瘦如竹,扎马尾辫,戴眼镜,常年白色西装纤尘不染。字不错,画也不俗,一级书画评论师。因文嗣同为自由职业者,故每评论一幅作品均收费二百元。给钱,总能一眼洞穿优劣,指点一针见血。没钱,对不起,一语难求。因这个缘故,时日一久,众人就叫成了文嗣同的谐音,文思铜。
  这文思铜是个人精。
  这一天,文萃阁老板秋子贤正于店内练字。文思铜进来,朗声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店不在大,有贤则名。今天来,有一件事和子贤商量。”
  秋子贤说:“思铜请讲。”
  “文萃阁有墨龙先生遗作镇店,又得青凤圣手相助,让人兴慰得很。可这些人都是书院门里的隐士,给人一种世外仙人的虚幻感觉。对于众多的书画爱好者,他们需要的是现实的指点迷津,而不仅仅是高高在上的崇拜敬仰。所以我今天找你的目的,就是想把你这里设为我的书画作品点评室,既实惠了我,成全了作者,也给你的文萃阁拉了人气。当然,每天的收入不管多少,我都会给子贤兄提两成。不知子贤兄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开发文萃阁的潜能?”
  秋子贤一听在理,应允。
  事情也确实按照文思铜的设想发展。自从两人联手之后,文萃阁很快走出了一条雅俗共进的路子,收入不错。每天打烊后,文思铜当着秋子贤的面一张一张数完当天的收入,报了数字,用计算器摁一遍收入的20%,让秋子贤再核算一遍才算完成。只不过,秋子贤好几次发现文思铜每天算提成时,取出的钱都是当天收入的一半,他哭笑不得,佯装不知。好在文思铜点评书画公正公平,从不弄假,从不故弄玄虚,让秋子贤很高兴。
  这一日,文萃阁突然进来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人,欣赏着书画作品,不停点头称赞。
  少顷,一年轻人走了进来,给文思铜恭敬递过两百元,讪笑着说:“文老师,我这里有一幅画作,请您给指点指点。”
  文思铜展开那幅画作细细看了很久,对年轻人说:“小伙子,你这幅《江山晚秋》是我坐镇文萃阁以来,看到的最好的画作了。意境清远,笔法空灵。通过叶、石、树木、江水等自然景物,给山河注入了灵魂。你看这水,似有一股无形的仙气,像在流。这山,给人一种超凡厚重的感觉。一切看起来自然天成,无缝对接。前途无量啊……”
  这时候,中年客人也似乎注意到了文思铜的点评,默默地听。毕了,买了秋子贤一幅5000元的山水画,走了。
  秋子贤那两日高兴得很,文思铜却整日闷闷不乐,寡言少语。这天,请秋子贤喝酒。
  文思铜一张脸涨得通红,突然问了秋子贤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子贤兄,你说艺术与政治相碰撞,那会是什么结果。”
  秋子贤说:“艺术纯净而高尚,政治肮脏而虚伪。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如果硬要把这两种事物拉在一起,我想艺术一定会被政治所污染。”
  “子贤说得对。我也是这种看法。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寝食难安啊。”
  “有这样的事情?”秋子贤大惑。
  “还记得半月前来过一位年轻人吗?他拿着一幅画作让我点评。”
  “记得。当时,你说那是你在文萃阁以来看到的最好的作品。我本想过来看一下呢,当时却有客人,没有看到。”
  “狗屁!”文思铜骂道,“连国画的基本功都没有掌握呢,就拿出来丢人现眼。”
  秋子贤大吃一惊,说:“你当时不是评得很不错吗?”
  文思铜脸一红,说:“我当时不得不那样做。你不知道,买你画作的那个中年人是西安市某局的局长,是一名书画爱好者。没有几年功力,却偏偏到处题字作画。那位年轻人是他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为了能在办公室主任竞聘中取得先机,利用局长的嗜好下了手。年轻人是个高手。一般人投其所好无非是送书画珍品,文房四宝,而这家伙别出心裁,竟然把领导请到点评现场,听专业人士替他献谀。可惜我这一双慧眼,竟然瞪着眼睛说瞎话。惭愧啊!”
  秋子贤一听呆了。局长当时买走他的一幅画时他还沾沾自喜,现在一想却尴尬万分。
  “那年轻人出价很高,一万元。”文思铜说着话,倒在酒桌上沉沉睡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