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秦德龙:脸红的女人

秦德龙:脸红的女人

论文查重   作者:秦德龙   时间:2017-02-10    阅读:


脸红的女人
 
  我们的李先生已经开始关注女人了。每当女人在眼前出现,他便默默地望着女人发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的李先生真的该联系个女同志了。
  可是,他喜欢什么样的同志呢?或者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当老婆呢?
  我们的李先生不说。一问他这个,他就像个腼腆的大公鸡,红着脸不说。他不说,我们就反复地问,没完没了地问,刨根剜底地问。终于,我们的李先生红着脸说:“我喜欢会脸红的女人。”
  嚯嚯嚯,“喜欢会脸红的女人”,多么古典而浪漫的择偶标准!可是,“会脸红的女人”到哪里找啊。“会脸红的女人”,几乎看不到了。
  “那我就等,一定能等到会脸红的女人出现。”李先生红着脸说。
  笑死人了,这话真是笑死人了。这话传到一群待嫁的姑娘们那里,当场就把姑娘们笑翻了。有个名叫马志华的姑娘说:“老李(其实人家是小李)喜欢脸红的女人啊,等着,看我怎么把他拿下!”马志华同志说着,摸出一瓶酒来,咕咚咕咚灌了下去。酒一灌,马志华同志就脸红了,小脸红扑扑的像个新娘。
  我们的李先生在单身宿舍里隆重地会见了红脸姑娘马志华同志。马志华同志抛着媚眼说:“老李啊,你不是喜欢脸红的女人吗?你看,我的脸红吧?符不符合您的审美标准?”马志华同志说着,就将自己的大红脸凑了过去。如果,我们的李先生意志不坚强,肯定就做了马志华同志的俘虏了。好在,我们的李先生坐怀不乱,推开马志华同志说:“走开,我不喝酒,我也不喜欢喝酒的女人!你打酒嗝,令我窒息!”
  马志华同志悻悻地败北了。哦,马志华同志的教训表明,李先生不喝酒,当然也不喜欢喝酒的女人。可是,男人不喝酒,还叫男人吗?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有什么意思呢?于是,一些姑娘自动地放弃了追求李先生,专找喜欢喝酒的男人拍拖去了。
  又有一个想接近李先生的姑娘冒了出来。这个姑娘是胡宝珠同志。胡宝珠同志去了趟美容院,请美容师将脸蛋做成了很红很红的红色。现在是高科技时代,什么样的红脸蛋都能做得出来。胡宝珠同志昂着高科技红脸蛋,一身珠光宝气,对男人具有极强的杀伤力。我们的李先生也是男人,当然也被杀伤了。我们的李先生应邀到公园里约会,应邀在月光下与胡宝珠同志度过相互了解的美好时光。
  一见到胡宝珠同志,我们的李先生就按捺不住激动了:“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胡宝珠同志表现得更为欣喜。胡宝珠同志计划当晚就把李先生拿下,让姑娘们对她刮目相看。于是,胡宝珠同志娇滴滴地说:“亲爱的,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怎样就怎样,怎样我都闪金光!”
  我们的李先生吓了一跳。我们的李先生吓得跳出了圈外。我们的李先生摇着头说:“不要不要!谈情说爱,需要慢火煎熬!美妙的过程,才是爱情的魅力!未婚同居,实不可取啊!”
  “谁说要和你同居了!”胡宝珠同志生气地说:“你去死吧,不要以为我稀罕你!”
  胡宝珠同志哭着走了,泪水将高科技红脸蛋冲毁了。
  “她怎么不知道害羞呢?善者目光向下啊!”我们的李先生感慨地自语。
  从此,我们的李先生对女人失去了信心。他认为,会脸红的女人,天下没有了。其实,他看错了。会脸红的女人,不是没有,而是他没有发现。美,就在身边,我们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不过,当我们的李先生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时候,已经晚了,一个又一个会脸红的姑娘,成了别人的新娘。
  唉!我们的李先生常常对月自怜。他觉得自己真是不幸,想找个会脸红的女人,为什么就无缘呢?
  好心人提醒我们的李先生,到乡下去找找看。乡下的母鸡,脸色红得滴血。乡下的姑娘,纯朴得发自内心地脸红。可是,我们的李先生却表示,说什么也不找乡下姑娘,宁愿一个人把城市姑娘想象!
  我们的李先生在想象中度日如年。利用想象,他几乎把每个熟悉的女人都还原成为会脸红的大姑娘,包括马志华同志、包括胡宝珠同志。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可以停留在幸福的状态中了。可是,他不。我们的李先生反而沉浸在痛苦里了。他弄不明白,原本会脸红的大姑娘,为什么就不会脸红了呢?他总是被这个问题困扰,直到花甲之年孤身辞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