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鲤鱼巷

鲤鱼巷

论文查重   作者:任箫晗   时间:2017-01-13    阅读:


 文/任箫晗
鲤鱼巷是旧城的一条老巷子,没改造的时候,巷南头是龙门高中,北头是龙门书市。这儿从古代就是出进士举人的地方。到现在,这片儿还是本城的文化中心,城里文化圈里的人都爱来这里聚聚,不管哪个学校的学生,考试前也都来溜一圈,说是沾点文气,也图个吉利,毕竟“鲤鱼跳龙门”嘛。
十年前,我被家里人送到龙门高中读高三,预备着跳龙门。下午放学后常去龙门书市走走转转,看书,看人,也看热闹。书市上出过俩疯子,一老一少。
老疯子好认。书市上的人,数他最老。有个卖碑帖的说他至少九十岁了。他说他自己六十八,没人信。“六十八你就老得和这榆树似的了?哈哈,哈哈……”闲人们总拿书市上那棵弯脖子老榆树揶揄他。老疯子把眼一瞪,从榆树下站了起来,之乎者也一通,又倚到榆树下看他的书去了。这是他的地儿,榆树上一大片树皮已经被他倚出了光,贼亮贼亮的。闲人们并不消停,“老头儿,老头儿,又快高考了,你还不去报名?哈哈,哈哈……”
老疯子是江浙一带的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来到了本城,这一呆就是近十年。
后来,同来的知青返城的返城,成家的成家,老疯子却原地没动。他说,家乡已经没什么亲近的亲属了,回去也是孤身一个,不如就在这里等机会。等国家恢复高考,鲤鱼跳龙门。这是他家祖上的遗训,凡读书的男丁,必须参加考试,龙门一跃,光宗耀祖。1978年高考刚恢复,老疯子踌躇满志地上了考场,可熬到八月成绩一来,离录取线还差了一半儿。老疯子倒不气馁,第二年接着考,差了三分之一;再考,又差一半儿……年复一年考下来,老疯子离龙门总差那么一截,就是跳不过去
考着考着,老疯子从二十来岁的青年人,一晃又一晃,变成了和那老榆树一样老的老头子。闲人私下里议论,说他有病,是高考疯子。老疯子说他没疯,也没病。挡他考试的人才有病,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还有那些不好好上学,参加高考的学生,也是疯子,傻子!特别是书市那个“摇滚小疯子”,他才是真疯!
我高三那年,书市上确实来了一个“小疯子”,和我同校同级,姓姚,自称艺名姚一滚,英文名是“polo”,大家叫他“破锣”。“小疯子”在书市上出名,是因为被一向无毒无害的“老疯子”给打了。
姚一滚是个狂热的摇滚迷,他爱摇滚爱到走了火,入了魔:买唱片,烧耳机,写谱子,造歌词,不吃饭,不睡觉,不学习。刚上高三的时候,姚一滚和人折腾起来一个“鱼龙乐队”。我不懂摇滚,倒听过一次鱼龙乐队的演唱。几个花花绿绿的青年,在书市门口水泥台子上或站或趴或躺,砸着一堆破铜烂铁,发出些类似驴、马或者猪的声音,觉得就是一群铁匠刚改行去杀猪。但有人觉得挺好听,可惜,不到一周就被片儿警取缔了,理由也充分:扰民。
小疯子姚一滚读到高三,觉得考学无望,打算退学,把心思全放到他的乐队上。他把高中课本资料收拾了收拾,蛇皮袋一装,背到书市上,想换两个钱儿,再添几根吉他弦——最近弹的太狠,弦不够用了。赶的也巧,第一个来买他书的主儿就是老疯子。老疯子本就看不惯小疯子的德行,俩人一碰面,就擦出了耀眼的火花,我赶到的时候,围观的人都过百了。我在外面看不真切,只是大概知道,老疯子要教育小疯子好好读书,回去准备高考,小疯子要教育老疯子早点放弃,回家养老。小疯子嗓门大,说话带着rap味儿,老疯子自然说不过他,心火一上来,抬手就打了小疯子一个大嘴巴。
小疯子怔住,摸摸自己的嘴巴,嗷得一声,哭了。
小疯子一哭,众人也就散了,只留下老疯子呆立在那里,搓着手,眉头紧皱。
书市里的闲人嚼舌头,添油加醋地议论这事儿,一直议论到快高考的时候。这时候人们才想起来,这一老一小俩疯子,已经好久不在书市上出现了。
老疯子那天打完小疯子回去,就病了。一开始他老觉得打人的那只手疼,后来是胳膊疼,再后来半边身子不听使唤,挨了十几天就爬不动了。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念叨些胡话,什么高考时间到了没有;小疯子怎么样了之类。小疯子回去也病了,说是嗓子疼,一唱歌就疼。他妈带他看了医生,医生说他嗓子好的很,多半是装的。夏天已经到了,我忙着去跳龙门,没再打听这二位的消息。直到回学校拿通知书,才从同学们的闲谈里听到些信儿。
老疯子死了,高考开考前一天死的。临死的时候托付一个大妈给小疯子送了一万块钱,说这是他平生的积蓄,拿出来支持小疯子玩摇滚。小疯子拿了钱,却没再玩摇滚,去邻市报名复读去了。
现在,每年高考的时候,一些鲤鱼巷的老户,龙门书市的老玩家,碰了面还会提起俩疯子的疯事儿。我想,再过几年,大家就都淡忘了吧。
(作者单位:山东省实验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