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桓帝与唐衡五宦者谋诛梁冀

桓帝与唐衡五宦者谋诛梁冀

论文查重   作者: 解晓昕   时间:2016-10-21    阅读:


 解晓昕  河北大学 
 
洛阳这两天连绵的阴雨,因为皇后去世,宫闱之中,飞檐之上一尽是惨白的丧麻,我也身穿厚重的孝服,缓缓随从皇帝行走在长廊中。
陛下突然不适,捂住腹部,露出疼痛难忍之状,急呼:“痛!痛!不得矣!”我赶忙上前扶住,陛下险些跌倒,稍定神后,持陛下急急如厕。其他宦官也赶忙跟了过来,然而皇帝这时却稍微镇定了起来停住,露出了于病痛不符的镇静,喝到:“退下,朕无妨,有唐常侍可也!”
“陛下为何如此?!难道有什么话要单独对我说?终于到了更衣处,陛下招我进来。不敢怠慢,唯唯诺诺,谨慎地跟着皇帝身后,轻轻关上了门。
陛下站定,发话了:“唐衡,你随侍我多年。在藩邸时,你便是朕旧臣。我可以相信你,才叫你来此。”我赶忙匍匐在地,流涕道:“臣随陛下多年,哪里能不为陛下竭尽衷心,肝脑涂地呢!陛下有事吩咐臣下即好。”皇帝叹气道:“唉!这些年的光景你也看到了。大将军诛杀了李固、杜乔二位太尉后,朝中更无人与之制衡,大将军也愈来愈嚣张。之前先帝一言不慎,做臣下的竟然毒死皇帝。朕继位以来,十几年不得安寝,事事小心谨慎,对大将军恭敬无比,梁皇后在宫中也是专权跋扈,家事不得自专。苦闷极矣!今皇后新丧,宫中稍宽,才能与你谈及此事,聊抒积郁。”
我赶忙会意道:“做臣子的以不能为君父分忧为耻。有事陛下只可,臣必定万死不辞!”
皇帝听完,稍稍舒展眉头。语气平缓地问道:“左右的宦官与皇后家不要好的都有什么人呢?”“单超、左悺先前拜访河南太守梁不疑,送的礼物有些简陋,梁不疑怀恨便把他们两人的兄弟逮捕治罪了,二人亲自去门下谢罪才得以豁免。徐璜、具瑗常私忿疾大将军家蛮横,嘴上不说罢了。”
我谨慎地随着陛下走进了寝殿前的的高楼中,陛下吩咐我下楼去叫这四人。我急忙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叫到了这四个人,他们跟在我身后一直在议论,时不时拍拍我,想从我这里探听点消息。
一路小跑后,终于来到皇帝驾前。陛下坐在席上,看起来有些等得焦急,见到我们,心里稍舒了一口气。我们五人伏在地上,陛下正了正衣冠,“梁将军兄弟专权朝廷,压迫威胁内外,公卿以下都跟着他们,现在我想诛杀他们,常侍的意思怎么样?”
他们四人听完后,抬头先是一惊,而后伏地没有作声。我早已猜出意思,赶忙圆场道:“我们都是陛下的臣子,陛下现在有大难,不正是臣子们效命的时候么?你们平日里与大将军家或有私仇或有公忿,今日陛下发话,你们为何都不做声了!”也许是被我的话所激,单超先战战兢兢抬起头,站定后严肃地说说:“梁冀是朝廷的奸贼,本来早就应该诛杀了,只不过我们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意思,希望能听到陛下的命令。”
陛下听到这里,似乎舒缓了许多,眉头不再皱着,招呼我们五人起身。我们缓缓地站起身来,依然不敢直视皇帝,就在他们站起身的瞬间,我看到了单超额头的汗珠落在席子上,陛下似乎也看到了这点,但他不动神色,依然震惊自若。
但如果事成之后,不仅可以报答陛下的大恩,就是荣华富贵,也是取之不尽啊。为了这,也值得冒险一把。
徐璜开口了:“进行不难,只怕皇上再狐疑反复。这样的事,必须下定决心,决心不稳会铸成大祸,臣下遭殃事小,就怕连累陛下。”
皇帝听闻,正色道:“梁冀殆害朝廷,目无君父,他犯下的罪行诛杀他都是轻的,还有什么可犹疑反复的呢?”话音刚落,楼外阴郁的的天空突然打出一道闪电,电闪声响彻楼内,电光照在陛下写满愤怒的脸上,动静对比之下,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皇帝的声音有些擅抖,但又是掷地有声,似乎既是对徐璜提出这样问题的惊异,又是对梁冀的愤恨,不知是否还有对此事不成后果的担忧?这不是臣下我能猜测的事了,毕竟质帝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啊。
陛下突然站起身来,用牙咬住单超的手臂,将流出的血滴在杯中,歃血为盟。我与其余三人看到这先是一惊,而后流涕着也都纷纷咬破自己手指,伏在地上,小声说道:“为陛下肝脑涂地!”
诛杀梁冀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