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终点站晴

终点站晴

论文查重   作者:袁嘉   时间:2016-09-20    阅读:


文/袁嘉
大雨滂沱,滂沱大雨。
深秋,这样的天气很少见。她的心情,也很少见:平静,失落,奋亢,茫然,矛盾却又真实的心情。
旅行的人大都不期望大雨滂沱的天气,她却很喜欢,大雨的肆虐让她有借口停下来,明明没有牵绊,她却总要找到让自己舒服的理由才会停一停;大雨的滂沱帮她把心里的不满宣泄了。或者,她想像大雨一样,无所顾忌地宣泄。
要宣泄什么?一丝淡淡的笑意迅速从她脸上滑过,依旧是冷艳的面孔,依旧是矛盾的内心。这样的情形,符合一个独自游行十年的行者,冰冷的外表可以有力地保护那个空洞的内心。空洞的东西,极其脆弱,极其易碎。
只有她的这种方式才能孤独行走十年。没有设定好的路线,没有目的地,没有终点站。她喜欢大雨,如果没有大雨,她将不停的行走,只有大雨才能让她站在原地,想想下一站将行至何方。这次避雨的地方是小路旁简陋的茅草屋,其实只是一个看田地的棚子,田地里种满了西瓜。茅草遮挡不了多少大雨,她已被淋湿了,但丝毫没有察觉,眼前的西瓜让她看得入神。已是深秋了啊,怎么还会有如此迷人的西瓜?惹人眼的翠绿,在雨水的洗刷中更加的生动,眼前的那片翠绿似乎在召唤着她,似乎在向她诉说着什么。对,下一站越南。那里一定有看不完的水果。她被自己立刻就能作出决定吓了一跳,这不像以前独自行走的自己。此时此刻,内心只有欢喜。
在国际旅游专线的车厢里,她脑海里闪过这些年到过的地方。无论旅途如何劳累,在路途中哪怕是小憩一会儿都不会,她都在欣赏沿途的风景。这次同样看着窗外的风景,却没有欣赏,而是回顾曾经的风景。埃菲尔铁塔,狮身人面像,泰姬陵……回想起来更像是教科书上罗列的地名,一闪而过。她淡淡地一笑,同样一闪而过。
一个突然坐到她对面的男子,让她从自己的世界里回到了现实世界。她总是在行走,在时间的空闲里行走。国际旅游专线的车厢里,空位很多,男子偏偏坐到了她对面。无聊的搭讪,无聊的问答。这样的人遇到得多了,她都只是礼节性地回应一下。男子打断她的思路就已经够烦的了,男子居然还提出要和她合影,“疯子!滚开!”。骂开了男子后,连自己都觉得应该找面镜子好好看看自己了,以前这样的搭讪多得很,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口骂人,她又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不像以前独自行走的自己。一抬头,看到手持面巾的另一个男子,像是在寻找什么,从他深邃的眼眸里可以看出来。她起身对他说:“到这儿坐一会儿再找吧。”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才骂走一个,自己又主动……男子先是愣住了,接而就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谢谢你!我……”男子用手指了指车厢尽头的卫生间。“知道,不必多解释。”男子就此打住了话语。静默之后,两人同时说道:“是去越南吗?”对视一笑,去越南的国际旅游专列只有这趟,看来又是无聊的问答。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同声答道:“是去越南。”“听说那里没有冬天。”当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时,惊讶也同时出现在两人的脸上,再没有了言语,直到车厢尽头的卫生间走出来一位儒雅的女子,男子迎了上去用手中的面巾轻轻帮女子擦拭额头。哑然一笑,她收起了所有的惊讶。正常,无聊的搭讪而已,生活不是小说,不是男女遇到都会搭讪,不是搭讪后会有后文。很明显,这不是美丽的邂逅。当男子深邃的眼眸回顾找寻她时,当她感叹岁月蹉跎他真的只是一个过客时,霎时,她才发现车窗外那滂沱的大雨,下得如此肆虐。
到旅馆住下后才知道越南南方只分雨季和旱季,现在正值雨季。真的没有冬天吗?冲着热带水果和没有冬天来的,现在这无止尽的雨反而让她不知要做什么了。在房间里看着听不懂的电视,失落、茫然满满地填满了内心。原本的期待不是这样的!起身推开木质百叶窗,迎面扑来一阵清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满含热带特色,还算让人舒服。院中茂盛的树木,一树粉红繁华在翠绿的衬托下,悠悠地随风摆动,看得让人心动。不断滴落的雨滴,这才让她注意到,大树下落满了一地的繁华,零零落落,散落到处。她微微蹙了蹙眉,繁华在恰当的位置才是真正的繁华,落满一地,繁华不再繁华,即便化作春泥,也只是落红了。呆在房间里不会有什么好风景的,出去走走吧。撑着伞,还是忍不住趟过那片繁华,再次感受到,大雨滂沱。
满街的摩托,满街的水果,没有一样吸引她。摩托带来了泥水,水果没有带来惊喜,最让她泄气的是众多的水果里,居然没有西瓜!就连这个小小的目标都慢慢变得模糊了,她又开始漫无目的地行走了。管它走到哪儿呢,反正走着就是了。大街闲逛得差不多了,转进了一条小巷里。多年独行,她总是将自己紧紧包裹在对一切事物超强地防御中,与其说防御不如说是排斥,排斥所有在她看起来有可能对她不利的事物。她从不走小街小巷的,今天不知怎的,她觉得该走走了。小巷的第一个转角处,一个水果小摊,她发现了西瓜,从未有过的欣喜若狂,让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儿,大步走上前,摸摸这个,抱抱那个,雨水滴落在西瓜上,雨滴都变成翠绿的了。她选定一个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惊到水果老板了,这才不好意思地对老板笑笑,比手画脚地问起价钱来。两人探讨了一阵后,无果。情急之下,她脱口说出句中国话:“这西瓜多少钱?”老板一听倒笑起来了,用生硬的普通话答道:“中国人,中国西瓜,便宜给你,3块人民币。”老板的话,使她手中的西瓜无比沉重。就冲着热带水果来的,绕一大圈,不仅绕回去了,还把自己绕进去了。匆匆付了钱,匆匆逃离了小巷,匆匆抹了抹眼角,匆匆与对面的男子撞了个满怀。西瓜重重摔在地上,摔得如此重,碎得让人如此心痛。两人慌忙蹲下捡拾,直到意识到西瓜已无法再拾起时,两人才看清对方的脸庞,国际旅游专列上简短对话之后擦肩而过,却在不知名的小巷里撞上了,是真的撞上了。等两人都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狼狈样,西瓜摔落溅起的泥水沾满衣裤,捡拾西瓜弄脏的衣袖和双手。四目对视数秒,两人都开怀大笑起来,笑得如此畅怀,笑得如此无拘无束。他居然像个大小孩,趁她不注意抓起一把西瓜泥涂抹在她脸上,她也同样回应他。玩闹得如此开心,她还是不忘下意识环顾四周,确定没见上次那个女子,她才真正洒脱的和他打闹下去。此刻,她的心满满的,她觉得小巷也没有那么可怕。
雨停了,打闹也停了,两人在街头的咖啡屋坐了下来。两杯热腾腾的越南咖啡中,她知道了车厢里的女子只不过是他的邻座,路途晕车厉害他帮忙搭把手;她知道了他也是独行者,一走就是十年;她知道了今天他也是要到那条小巷里买西瓜。她的眼眶慢慢湿润起来,如此的邂逅,十年一遇。只是还有点小遗憾,他始终没有认出她来。她明白,自己已经被现实历练得太多,改变得太多,认不出也正常,能和他如此邂逅,能知道他那么多,足矣。“我们一起到下一站?”他问道。“去哪儿?”她问道。“喀纳斯!”此言一出,泪水再也忍不住,肆意涌出。任由他用手轻轻帮她揩拭泪水,她只是没有想到,十年的泪水,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他握着她的手,温柔有力,漫步在喀纳斯树林里。阳光暖暖地洒在他们身上。“下一站我们去哪儿?”她漫不经心地问。“没有下一站了,这儿是终点站。这里总是晴天。”他说道,她笑了。“终点站晴。”在她缓缓地说出这四个字之后,他的泪水也随之悄然滑落。终点站晴,他做到了。
只是她不知道,一见面他就认出了她;她不知道,他是孤独的独行者,但每次行走都有目标——越南;她不知道,每次到越南他只为去买西瓜;她不知道,每次他都在越南等待雨季过去旱季到来才离开。他不愿让她知道,只要终点站晴就好了。把终点站定下,真好!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滇池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