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囚金陵

囚金陵

论文查重   作者:张羽佳   时间:2016-09-20    阅读:


/张羽佳
我是一个侍从。
我是梁国天之骄子大将军邵朗的贴身侍从。
但我,却做梦都想逃离邵朗,逃离金陵,逃离梁国。
我每夜一闭眼,都会梦到金陵幻化成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将我吞食,而邵朗,就在一边负手冷眼旁观,他邪肆的眉宇微挑,似是不屑。
我冷汗淋漓地醒来,在绝望中感到窒息。
(一)接长亭,迷远道
邵朗在遥关击退了燕国大军,我默默地打理着将军府的事务,准备迎接邵朗的凯旋归来。
底下人的闲言碎语这几日却没少飘到我这里。不外乎是邵朗又获胜了,梁王已是赏无可赏,可能要把公主许配给他。
我微微一笑,拖着瘸腿一拐一拐地去给邵朗那盆心爱的白牡丹浇水。
邵朗回来的那一日,整个金陵都沸腾了,百姓的热情惊动了梁王,他站在宫墙之上,微眯着眼俯视着邵朗与他的子民。
邵朗真的是很英俊。他细眉飞入云鬓,一双凤眸似清泉般冷冽,高挺的鼻梁,薄唇紧抿,一身紫衣更是映衬得整个人俊美无双。
我躲在人群中,看着邵朗,这样想着。
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本骑在马上、受到百姓夹道欢迎的邵朗,却朝我的位置一瞥,随即笑了:“阿楚原来在这里啊,叫邵朗好找!”
我本能地后退一步,却因瘸腿的缘故在别人看来只是瑟缩了一下。
邵朗唇畔生花,微微一揽,将我抱上马。
人群惊呼,大都是在诧异邵朗竟对一卑微残疾侍从如此照顾,从此也应坐实了我是邵朗第一心腹的传闻。
我感到屈辱,邵朗却紧紧将我锢在怀中,一边快马加鞭,一边在我耳边喃喃:“阿楚不要再挣扎了,梁王在上面看着我们呢!”
我瞧着宫墙上那双锐利的目光,终是放弃。
宫闱之中。梁王坐在龙椅上,沉吟斟酌道:“邵将军护卫大梁江山功不可没,赐宫闱令牌。”
我微怔,挑了挑眉。
邵朗也愣住了,但他更多的应是喜悦。因为我看到他下跪叩谢圣恩。
而梁王意味深长地一笑,这笑意透过香炉里飘起来的虚无缥缈的烟雾,直抵这金陵一梦金戈铁马的昨昔。
有些人如瓮中鳖,有些人如姜公鱼。
我们都,心知肚明。
(二)好风碎竹声如雪,韶华三弄临风咽
是的,我是知道的。
邵朗与王后谢珺的事,我自始至终都知道。
少年将军意气风发,闺中小姐貌美如花,不外乎如那些流传的野史小说里的俗套罢了。他们怎么相识的,我不知晓,更无心去探究。
重要的是,谢珺没有嫁给邵朗。她因为被梁王惊鸿一瞥惊为天人后迅速封为王后,但是更准确的说,是一位年逾五十的老人的续弦。
邵朗应当是痛苦的,但他不会跟任何人倾诉,他只会喝闷酒。
封后那日,他灌了自己无数杯酒,好似手中紧握的不是酒杯,而是他心中姑娘的纤纤玉手。
那晚,我在又一次的噩梦缠身惊醒后,突然感到一阵报复达成的快感。
将军府是我一生的囚笼,这条瘸腿是我一生的耻辱。而我咬碎银牙和血吞的这一切,都拜邵朗所赐。
邵朗大胜归来已一月有余。
可我在府里却很少看到他的影子。我自己都懒得想,有了梁王赐的那令牌,他会跑到哪里去——名义上为王后讲师,实际上却是旧情人见面。
我抚摸着邵朗那盆珍爱无比的白牡丹,心底暗叹邵朗的愚蠢。
纸是包不住火的。
王后谢珺的贴身侍女向梁王告密,声称上将军邵朗与王后有私,她亲眼目睹二人耳鬓厮磨,并非是对外所说那般师生之情。
梁王大怒,召来邵朗,怒道:“邵将军好大的野心!”他下令革去邵朗将军职务,闭门反省。对外则说是邵朗触怒王意,只字不提王后谢珺如何处置。
我与梁王对视良久,他的眼神依旧是那般锋利睿智,在这长久的无声中,我蓦地笑了,咂摸着嘴。
邵朗挺直腰脊跪在地上,薄唇微抿。
我知道。
金陵的天,要变了。
      (三)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邵朗被幽禁在将军府。
府内所有下人做事都小心翼翼,生怕招惹到邵朗。
而邵朗,只是坐在庭院中,对着那盆还未开花的白牡丹,长久的沉默。也有时,他会对我说说话,虽然,我怀疑,他是想从我这里试探出外面的消息与动向。
“阿楚可还记得城东的百年糕点铺?阿楚可是很喜欢吃那里的马蹄糕。”
我哂笑:“奴不喜食甜。”
“阿楚觉得,梁王会如何处置王后?”
我斜睨:“奴以为,冷宫最宜。”
“阿楚,可还讨厌邵朗?”
这一次,我沉默了下来,我看向左腿,接而失笑:“将军该杀了奴的,将军留着一只囚鸟,就不怕被反啄一口吗?”
邵朗敛起笑容,转过身去,颀身背立,棱角分明的侧脸显得十分清冽。
我知道自己戳到了他的痛脚。
但这,也是我的痛脚。
自从邵朗被幽禁,我没有一日不想着如何逃脱出去。我只是在等一个时机。
不久,邵朗的部下就联名上书给梁王,恳求宽恕。而梁王那边,却一连几日都没有动静。
邵朗的部下等不到旨意,自恃功高,竟愚蠢地发动爱戴邵朗的梁国百姓,齐齐跪在宫闱门下,一起为他喊冤,这下子,朝野震惊,梁王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邵朗只被幽禁了十六日,这十六日,已然足够我准备好一切。
他进宫面圣的时候,我站在将军府门口望着他跃然马上的潇洒少儿郎背影,仿佛看到了他童稚之时牙牙学语的昨夕。
我站立了很久,久到我左腿传来阵痛,我才惊醒过来:
我可以逃了。
      (四)青山欲共高人语
我本准备逃出金陵,却在刚出将军府时就被人打晕在地。
逐渐恢复的知觉使我清晰的感知到了那被绳索紧捆的双手,以及传入耳畔的那熟悉的声音。
“你的楚奴就在我这里。”梁王慵懒的声音。
“君上想要臣怎样?”邵朗清冷的声音响彻大殿。
我内心禁不住冷笑与哀叹,邵朗不过是怕我暴露他十几年拼命掩藏的一切罢了。
“只要你肯交出兵权,离开金陵,我就替你杀了这个楚奴,好无后顾之忧。”梁王缓缓道。
“臣一生光明磊落,为国尽瘁,誓为梁国征战天下,区区一奴隶,威胁不了臣。”邵朗道。
“你若不允,我就先杀了王后,后把那个楚奴知道的秘密昭告天下。”梁王好整以暇。
“……请君上容臣考虑。”
果然,他最在乎的还是谢珺。我嗤笑。
他走后,梁王推开屏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离开金陵,从此山高水阔了。”
我躺在地上,平静的与他对视:“还望梁王,不要忘记承诺。”
梁王意味不明的笑了,那眼角皱起的细纹让我察觉到他在逐渐苍老。
不过,十五年了,我终于可以离开金陵了。
这很好。我咂摸着嘴想道。
  • 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
出金陵,一路向北,我不顾腿疾,快马加鞭,只期望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白日傍山而憩,夜晚枕树而眠,离开了邵朗的束缚,我第一次感到人生原来是这般自在痛快!
在我临近燕国时,沿途关于邵朗的传闻进入我的耳朵。
他们说,金陵有当年楚国旧臣指认,邵朗就是楚国太子。
我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觉得天翻地覆,我握紧了手中的马鞭,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再次奔赴那个我十五年来想方设法逃离的囚笼。
原来,这场棋局,从一开始,我便不是执棋人。
回到金陵,我发觉,一切比我想象中更为严重——邵朗已经被安上了“前朝余孽”的名号,朝中众臣,再无人敢为他喊冤,昨日还是跪在宫闱门口为他求情的百姓,今日已经围在将军府门口破口大骂,唾沫横飞。
我进宫面见梁王,大殿内点着香,香气萦绕,梁王正阖眼养神。
我瘸着腿一拐一拐地逼近他,怒言道:“梁王可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
梁王顿时睁开双眼,他冷笑道:“你们楚人,一个个还真是傻。”
我闻言怒不可遏,正待发作,只听梁王缓缓吐言道:“你还不知道吧,他为了不让你死,心甘情愿以命代命,而你,为了他,本已离开金陵却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我愣在原地。
这怎么可能?
“现在好了,我终于有机会除掉当年苟活至今的孽障了。”他说着,眼中精光一现。
我心惊不好,却又在意料之中的敲头一击中昏睡过去。
我做了一个关于金陵的旧梦。
梦里我还有完好的双腿,梦里邵朗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儿郎。
忽然又转成了那日我被梁王藏在屏风后面的画面,邵朗直视梁王,一字一句缓缓道:“臣一生光明磊落,为国尽瘁,愿为梁国征战天下,区区一奴隶,威胁不了臣。”
原来他,只是不想让我死啊。
(六)落尽梨花春事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我是楚国太子楚清月。
邵朗是我的庶弟,楚朗。
金陵城破的那一日,我严厉和蔼的父王被梁人乱箭射死,我慈爱善良的母后被逼服毒自尽。
梁王那时正值青年,意气风发,他背手踱步走到瑟瑟发抖的我和楚朗面前。
楚朗突然冲上前跪下道:“贱臣朗拜见君上。”
我怔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梁王在哈哈大笑后带走了楚朗。
三日后,我因张口破骂前来探望的梁国重臣而被梁王下令打断双腿。
我堂堂楚国太子,成了一个瘸子。
侍卫把我带到一座府邸,令我好生侍奉这里的小将军。
可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口中的小将军邵朗,就是我的弟弟楚朗!
我不愿与楚朗说话,更无视他一次次的苦苦哀求与孩童的啜泣。。
我每晚都会梦到楚宫中那些熟悉的面孔。他们眼神空洞,父皇阴恻恻地问我为什么还不死,母后在一边张开双手,可那双手却像藤蔓那么长,将我推入万丈深渊。
楚朗渐渐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而我,昔日的楚国嫡太子却沦为一个瘸腿奴隶。我的不甘早已化为嫉妒,一点点蚕食着我的心
我做梦都想离开金陵这偌大的囚笼。
梁王当初愉悦之下封下的“小将军”,因楚朗这么多年四处征战的累累军功而逐渐坐实。他感到不安,就与逐渐怀有逃离之心的我合谋。
被嫉妒与憎恨冲昏了头脑的我告诉他,楚朗一心恋慕谢家小姐,梁王随即便将谢珺接入了宫封为王后。
我帮我的仇人陷害亲弟弟,只是为了让他助我离开这座令我痛苦几近窒息的城池。
但残存的理智使我令梁王允诺,无论如何,留楚朗一命——但我料错了人心的欲望与野蛮。
梁王以为自己胜了,可幸好我早已布好退路——我一路打着“匡扶大楚,诛杀叛国贼邵朗”的名号回到金陵,再加上楚朗的赫赫军功深得民心,已足够换他一命。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如果不是楚朗的庇护,我根本不会活到现在。他用他在战场的出生入死,给我铸就了将军府这个鸟笼,名为囚禁,实为保护。
所以,只有我这真正“前朝余孽”的死,才能让他继续安然无恙的活在这河清海晏中。
行刑那日,梁王站在城墙上微眯着眼俯视我。
楚朗不知道我被处斩的事,大抵正在将军府里对着他的宝贝儿牡丹说话呢。
他不知道,这样最好。他骗了我那么多年,我终于也可以欺他一次,两不相欠。
没有了我的束缚,楚朗可以去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了。甚至有一天,他会匡复我楚国社稷。
我幻想着他金戈铁马踏遍黄沙、举兵直指金陵的场面,心满意足地笑了。
刀起,刀落。
血溅一地。
我终于可以自由了。
(作者单位:山东泰安第二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