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 一 见 钟 情 》

《 一 见 钟 情 》

论文查重   作者:陈 轩   时间:2016-09-20    阅读:


 
短篇小说/陈  轩
 
今天是我和冯一强结婚的大喜日子,如果诸位一定要我公布恋爱的经过,那我就如实相告,我们俩是一见钟情!
回首往事,我出生在贫穷的山区,父亲卖了一群奶山羊、母亲背了一袋花生送我进了大学。刚跨入省“科大”报到时,我身上仅有200元生活费,远远不够我一个学年的吃用开销。怎么办呢?
我左思右想,自己赚钱的唯一“本钱”就是山区里长大肯吃苦、爬惯了山路腿肚子有力气。我跑到“科大”附近的旧货市场上,拿出100元买了一部可以发短信的旧手机。然后,我在“科大”各个宿舍楼的邮箱内,塞进小广告:“买饭、送水、送伞、取快递包裹等优质服务,除了上课、无论何时每次一元钱以及我的手机号码”。真没想到,我的生意非常红火,忙了几天我就收回了投资买手机的钱。
有一天夜半三更,我接到一单生意是送伞。当我骑自行车冒着瓢泼大雨,把伞送到离“科大”10多里之外的男生手里,我和他全都傻眼了。先说这位客户惊叹的原因:他是“科大”三年级学生,这天他外出办事没有赶上末班车,本来想步行回校参加翌日早上的课堂活动,哪知道走到半路哗哗啦啦下起了大雨。他在路旁屋檐下躲雨时,想起我有“送伞”的业务,便发了一条短信求助于我。对于我是不是会送伞,他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谁会冒傻气为了一元钱,半夜里顶着大雨赶这么远的路给人送伞呢。所以,当我真的把伞送到他手里时,他脱口而出:“我不是在做梦吧?!”
再讲我的惊奇,说起来有点儿害羞的味道。因为,这位男生叫冯一强,是“科大”的学霸、女生心目中的男神;新生开学典礼时,他曾经作为“大师哥”代表登台致欢迎词。自从见了他,说心里话,他那高挑的身材张扬着俊逸的帅气,棱角分明的五官以及出口成章的口才,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深深地吸引了我等众多的女生,理所当然成了我的梦中情人。
平心而论,我和冯一强从相识到相爱,重要因素就一个字:“穷”。
冯一强来自苏北的渔民家庭,幼年父母暴病双亡,是爷爷、奶奶把他抚养大的。小时候,爷爷带他去上学,从渔船码头的住所到学校,划舢舨沿着水道足足要一个多小时。等他放学了,爷爷又划舢舨再去接他。河道弯弯曲曲、船只穿梭繁忙,偶堕洄涡、惊湍跳沫,实在难以把握好时间,爷孙俩经常会错过吃饭、做功课等时间。为此,爷爷买一辆旧的助动车接送他,这样他就能按时上学、吃饭、睡觉等。
冯一强小学尚未毕业,爷爷60岁退休后,为了接送他方便,就在他的学校附近摆起了修鞋摊。收费低,活儿做得又好,常常忙得抽不出身吃饭。他读中学,爷爷执意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学人家搞陪读,还不辞辛苦地把修鞋摊也搬了过来。他上课时,爷爷在家做饭;他放学时,爷爷急匆匆出摊。饭做早了会凉,但爷爷总是把时间掐得很准,每次他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可这样的话,爷爷就只能饿着肚子干活,能吃饭时菜早已凉透。
有一次,冯一强帮爷爷收摊,一个补鞋的顾客说:“你孙子都这么大了呀,那你干吗还这么拼命?让儿子养着就好了。”爷爷张了下缺牙的瘪嘴,欲言又止。冯一强趁机劝道:“爷爷,以后不要再摆摊了,家里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爷爷把脸一沉,气呼呼地说:“我没老得走不动,还能多挣点!”说这话时,爷爷已经70多岁,原本挺拔的腰身已经佝偻,两鬓斑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像个小球场,周围是稀稀的几根头发,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在爷爷的熏陶下,冯一强自强不息。吃小米长大的他“后劲足”,勤奋好学、奋发有为,在省高中和“科大”读书期间,品学兼优,一直是领取“助学金、奖学金的专业户”,被老家的乡亲们、和学校的师生们夸赞“寒门出状元”。
    在冯一强的鼎力相助之下,我的生意越来越兴旺发达;实在忙不过来了,我们俩又招聘多名穷学生,组建了几个服务站。放假回老家,给了正为我新学期生活费犯愁的父母2000元,使得我的老爸、老妈笑得合不拢嘴。
又在冯一强的影响之下,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各门功课考试名列榜首。没想到,这样一来引起了著名教授欧阳春的关注。记得我“大二”时,学校邀请欧阳教授来给我们授课,我那天凌晨接了两单生意,课堂犯困打呼噜,使得陪同欧阳教授的校长大惊失色。当身旁同学把我推醒后,我擦了一下嘴角边的口水,看见欧阳教授站在自己的身旁,顿时慌慌张张站起身而立不稳脚跟。
欧阳教授名闻遐迩,她创办的“科研所”发明了许多取得国家专利的科技产品、并且获得国际创新大奖,我早已如雷贯耳、仰慕已久。岂料,我们俩初次见面,我就如此“出洋相”,真是糗大了!欧阳教授却请我坐下,诚恳地问了我打瞌睡的原因;我尴尬地又重新站起来,如实坦白了犯困的原因。欧阳教授听了感慨良多,脱口说道:“真是‘寒门出贵女’呀!”
早在授课前,校长已经把我这个“科大”的学霸推荐给了欧阳教授。起初,欧阳教授看到我打瞌睡,以为是对她讲课的内容有反感、想当场和我交流意见;了解了我的真实情况后,她真情实意地表示:
我上“科大”的所有费用由她负担,只要我愿意,毕业后到她创办的“科研所”去工作。
当然,真正确立我和冯一强恋爱关系的,是那一次被山生姜擦出了“火花”。冯一强左眉毛尾端有条疤痕,小时候摔跟头留下的,确切地说,是当时村里“土郎中”没缝合好造成的。我特地托父母从家乡寄来崖壁长出的山生姜,想运用老家的土秘方使他疤痕重新长出眉毛。没想到,山生姜擦了好多回,眉毛没长出,却擦得他眼睛来电冒出了火花,“强取豪夺”了我的初吻……今天,我们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作者简介:陈轩(1994-3)男,籍贯:上海,大学本科在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