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炭

论文查重   作者:穗子   时间:2016-09-14    阅读:


一长三短的敲门声响起来时,桃子正坐在炕头上纳鞋底儿呢。屋子有点儿冷,她的两只脚凑在火盆边儿上。是顺子哥来了!她抿嘴一乐,趿拉着大棉鞋跑出去开大门。
  与顺子相遇是夏天苞米蹿缨时候的事儿,那时她是翠香楼里的“小桃红”,粉面桃花,明眸皓齿。而他也高大威武,玉树临风。预料中的狂风暴雨和预料之外的悱恻缠绵停下来后,她认出了他。喊出了一声“顺子哥”,眼泪也跟着下来了。
    重逢之后,十岁前的那些个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像发酵了的面团,在她的心里不断鼓胀起来。小时候,他们同在一条街上,顺子家的豆腐坊就在她家药铺的隔壁。大几岁的顺子哥对她的好,桃子都记着,有时候他会塞给她一只装在笼子里嘤嘤叫着的蛐蛐儿,有时候会是一个白纸壳做的大风车。早晨,一碗甜豆花让桃子喝得美美的。黄昏,顺子把她高高地举起来,因为她想要墙头上一串粉紫的豆角花。尽管顺子哥平时没空理她这个小破孩儿,可桃子一看到他就会黏上去,“顺子哥你等等我,我给你背汤头歌听……”一想起那时候桃子鼻子就酸、眼睛就红,自家药铺里白芷的辛香和薄荷的清凉就会飘出来,还夹杂着顺子家刚出锅的水豆腐的甜味儿。
    他们已经分开十二年了。那是1931年,桃子化成灰都记得。
    细唠唠,才知道那次轰炸之后,两家的大人、孩子跟伙计全没了。那天,顺子去乡下收豆子了,桃子在学堂。桃子清楚地记得,学堂的最后一天,学的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小桃子还不懂,国怎么突然就破了,家怎么一下子就亡了。遭难的不只是药铺和豆腐坊,桃子回去时,几条街都是一片火海。
    哭累了睡,睡醒了哭。实在是饿了,桃子就去要饭。要来要去,好容易才到了大伯家。大伯抽大烟,家徒四壁。伯母天天哭,新生的小妹妹没有奶吃,眼瞅着要饿死,桃子求大伯把自己卖了。没成想为了多卖几个钱,大伯把她送进了窑子。
    窑子里的光景不敢回想。起先是忍气吞声当使唤丫头,15岁被一个肥得流油的老家伙梳拢时,不是老妈按着,她能剁了他。然后,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不堪和下流……后来,她麻木了。但不管顶着多大压力,桃子从来不接日本嫖客。就不,宁可死!就在桃子觉得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时,顺子这根救命稻草出现了。
    顺子好像很有钱,肯定是不做豆腐了。他花了两根金条把桃子赎了出来,安置在道外三道街深处的这个小院里。他时常会过来,总是天一擦黑就到,天麻麻亮就走。他没告诉桃子他是干啥的,桃子也一直只能在心底里猜来猜去。
    把顺子让进来,关大门时桃子看到一个人影消失在茫茫雪色里,走得很快。应该是送他的吧,这么神秘,顺子哥到底是个啥人物?
顺子今天还拎着个大口袋来,满满地装着炭。
“你这是雪中送炭么?”桃子一边用鸡毛掸子扫着顺子身上的雪,一边问道。
    “眼看就交三九了。平时火盆里多加点炭,别冻坏了你这个水灵灵的小桃子。”顺子一把把她揽在怀里。
    “讨厌!你手太凉,先去烤烤。”桃子笑盈盈地把顺子拉到火盆边,四只手握在一起,被炭火映得通红。顺子在火盆里埋了几个土豆,然后抱着桃子进了被窝。
    激情过后,他们懒懒地拥着,都不想说话,这种时刻也不用说话。这时火盆里“噗嗤”“噗嗤”响了几声,两人小声乐了。桃子说:“起来吧,土豆都放屁了。”果然,土豆烧得皮肉松软起泡泡,熟了。那天,他们就披着棉袄围着被在火盆边儿上坐了一夜。
    “顺子哥,你到底是干啥的?这小半年的,我心里不踏实呢。”
顺子往盆里加了一块炭,然后轻轻一吹,说道:“桃子,你看这块炭,冷丁一瞅是黑的、冷的,点着了就是红的、热的。我干的事儿眼下不能说,但肯定是响当当的。你呀,就把你的小心眼儿放肚里,等着将来跟哥过好日子吧。那时候不光是咱俩,全中国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哥,我信你。”桃子把自己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天刚放亮,顺子起身穿衣服,桃子知道这是要走了。“喝点儿热水再走,出了这个门,谁来照管你的冷和热呢。唉!”她从暖瓶里倒了一搪瓷缸子水递过去,还加了两大勺白糖。顺子没接稳,缸子险些掉了,水洒在烧乏了的火盆里,一阵白烟和飞灰,呛得两人直咳嗽。
“水一浇,这块炭不还是黑了么。”顺子走后,桃子边拾掇火盆边自言自语。
火盆还没拾掇完,鬼子就进来了。
  审讯室里,桃子不再水灵了。对面的日本军官一言不发,眼神阴冷。问话的是个留分头的中国人:
    “说吧,你和那个男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他,他只是个嫖客。” 
    “我劝你还是识时务,这里可不是让你随便说瞎话的地方。”那个中国男人意味深长地瞅了她一眼,然后示意她看屋子里的各种刑具。地上摆着的,墙上挂着的,都在向桃子吹胡子瞪眼睛。
    这时,进来一个人跟那个军官耳语了几句日本话,他们还挤眉弄眼地笑。中国男人再说话时,也换了另一副嘴脸:
    “呵呵,共党市委书记张顺发已经答应为皇军效力了!行了,没你啥事儿了,你男人这就过来。”
    桃子闭上了眼睛。父母兄妹从火海中浮了出来,那块黑炭也从火盆里浮了出来。
    急促的脚步声立刻就传了过来。桃子紧抿双唇,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直直盯着门口。顺子有些萎靡,也有些恍惚……
    一股红色的箭簇从桃子的口中射出,红色花瓣飘落如雨,箭头却直直射向顺子的那张脸。那脸上瞬间就绽开了一片桃花。
    箭头弹落到地上,那是一截柔软的舌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