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新法养鸡

新法养鸡

论文查重   作者:杨智俊   时间:2016-06-23    阅读: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一个晴朗的五月天,春光明媚,我和阿卡开着一辆货车行驶在B省西部的偏远山区。我们初来此地,心里总有些莫名紧张。货车走的是曲里拐弯的盘山路,九十度急转弯再加陡坡是家常便饭。阿卡开车是个老手,走这样的路却也不免紧张出汗。车开得很慢,几乎是在蜗行。每逢转弯处阿卡就会摁响喇叭,提醒被山体遮挡的道路另一头的车辆注意会车。
  为什么我们要去那么偏远的山区?说起来不好意思,我们是把假冒伪劣食品送到那些农村集市的超市里去。那里农民的消费水平低,喜欢购买便宜货,所以我们就给他们送适合他们的商品。说是假冒伪劣,其实质量也不很差,就是贴了或仿了别家的牌子,或者是掺杂了别的一些成份,比如牛奶里掺了大米汤,或者是用勾兑酒冒充酿造酒。我们好歹还是讲良心的,绝不会拿工业酒精去兑酒让农民喝,出了人命我们也跑不掉,是不?出门前,我们大致算了算,这一趟少说也要赚两千块钱。
  走了一段难行的山路后,我们来到一段相比平坦的路段。一个遍布瓦房的村子出现在道路右侧。阿卡好像很兴奋,无缘无故地摁了一下喇叭。嘀——嘀嘀——嘀嘀嘀——。就在这时,一群鸡突然从路旁的杂草中冲出来,疯了一样朝我们的车前冲过来。不好!阿卡紧忙刹车。车停得相当仓促凌乱,但我感到那群鸡已经确定无疑被轧到了车底下。
  老天爷!老天爷呀!一个中年农妇惊叫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扑了过来。她脸上满是惊惶,愤怒地张开两臂拦在我们车前。竟然轧死了俺家一整群的鸡!
  我和阿卡尴尬地对视一眼,发觉这农妇不像是在开玩笑。无奈,我和阿卡下车去察看情况。确实我们的车轧了那农妇的鸡,有几只鲜血淋漓已成轮下鬼,剩下的几只还在垂死挣扎,估计也难活命。
  阿卡是见过世面的人,轧死人的事也看到过,所以区区几只死鸡根本没放在心上。他上前和那农妇搭话。农妇说,一千块钱。阿卡蹦了起来,叫道,你劫道呀?农妇用手指点着车轮下的死鸡,道,你知道俺这是什么鸡吗?俺这可是乌鸡!光是鸡苗就花了好几百块钱。鸡苗买回来,天天小米野菜地养着,山泉水喝着,隔三天还吃蛋白粉增加营养。好容易养到四个月,下的蛋好几块钱一个,专供城里大饭店!一个月光鸡蛋收入就好几百块钱!这下可好,你给俺全端窝了!我瞅了那几只可怜的死鸡一眼,白毛,黑脸,似乎是乌鸡的样子。
  认个倒霉吧!赔了那农妇一千块钱。车继续开着,阿卡开始骂人:他娘的,一下就折了一千块,赚个钱容易不?我说,今天出门没挑好日子。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没敢跟你说。梦里我遇到几条恶狗趴在地上打瞌睡。我又必须打他们中间过。我可不敢惊动它们,本想悄悄走出去,谁知竟打了一个非常响的喷嚏!那恶狗们都醒了,呼啦围住了我,恶狠狠地瞪着我,嘴里流着口水。它们对我好一顿撕咬……
  阿卡又骂道,他奶奶的腿!应在这事上了!就当破财消灾吧!他无奈地叹口气。
  回程的时候,我们一路上都不敢鸣笛,好几次差点撞了车。小心翼翼开到来时曾轧死鸡的那个地点,我和阿卡顿时吓了一大跳。前面一大群人手持镰刀、斧头、锄头、铁锹及其它各式农具,将一条路堵死了。就是这辆车!快拦住它!一个满脸愤怒的瘦老头挥舞着手里的■头,朝我们喊道,他们要不赔钱,俺豁出这条老命跟他们讲理!人群马上发出雷鸣般的怒吼:停车!停车!停车!
  我和阿卡不敢下车,隔着车窗问他们这是何意。
  何意?瘦老头气愤愤地道,你上午打这过,有没有轧死一群鸡?
  我们说有,可我们赔了钱的?我的眼光在人群里逡巡,唯独不见那农妇的身影。
  你赔给谁了?瘦老头恶狠狠地道,你轧死的可是俺家的鸡,你赔给谁了?
  我和阿卡都明白了。看来不再赔一次恐怕是出不了这个村了。
  多少钱?阿卡问。一千块钱!瘦老头斩钉截铁地说,算是便宜你们了!我家养的可是上等的乌鸡,早些年都是皇家贡品……你们走了狗屎运,一千块钱就放你们走了……瘦老头还在絮叨着。阿卡却早已经数了一千块递给他。
  瘦老头手蘸唾沫把钱数了一遍,朝我们挤出一个笑容,然后向人群挥挥手。人群安静下来开始散去。他们兴高采烈地嚷着,互相拍打着,开着粗俗的玩笑。
  中午吃饭,我们跟饭店老板诉苦水。饭店老板说,看来你们是外乡人。现在谁开车打那村经过还敢摁喇叭?一摁喇叭准轧死鸡。知道咋回事吗?他们那鸡打小喂的时候,就给它们听车喇叭声。鸡听惯了,一听喇叭响就以为是喂食哪!他们早起又不给鸡喂食,鸡饿得紧,可不一听到车喇叭响就扑上来了?……
  我和阿卡呆住了。
  饭店老板又说,那农妇和瘦老头是一家子,他们讹了你们两次,不要以为他们就好过——日子凄凉得很哪!独生子得重病死了……家里还有两个老人,一个瘫了,一个快瘫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