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雪山顶上·千里缉凶

雪山顶上·千里缉凶

北方文学   作者:姜禹   时间:2017-07-20    阅读: 次   



雪山顶上·千里缉凶
文/姜禹
一、 初为新警
   我是一名二十来岁的新警,刚入警不到两年,分配到现在的单位后,总感觉有一些不适应,这里环境恶劣,地处祖国西北边陲的昭苏草原,平均海拔2000多米,人烟稀少、荒凉偏僻、基本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可言。紫外线辐射强,使得这里的人个个皮肤黝黑,饮用水碱性大,使得当地的人极易患上结石病,因而被戏称为“草原石人”。
在这样的环境里,每天还有许多的工作压力担负在肩上,没有了父母在身边,没有了城市的喧嚣,让我无所适从。直到有一天,在出警巡逻的路上,老民警周强给我讲述了我们局的历史,讲述了一个他年轻时的故事~~~~~~
二、艰苦环境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当时全国正处于改革刚开放的时期,新疆由于地处偏僻经济更是落后,昭苏高原位于祖国与哈萨克斯坦国的边界上,而我现在工作的单位昭苏垦区公安局就坐落在广袤的昭苏高原上。周强说,还记得当时去抓一个杀人的逃犯,根据线索,这名逃犯跑到深山牧民的家中,声称自己也是一位迷路的牧人,靠着帮这户牧民放牧在当地出现过。局里得知此消息后,立刻派人前往当地进行抓捕,而周强正是这次抓捕行动中的负责人。
三、活捉逃犯
经过了艰辛的跋涉,终于走到了目的地,原以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抓住那名逃犯,却发现根本没有逃犯的踪影,“难道是情报错了?”周强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
周强开始与牧民交谈:才得知逃犯和牧民的孩子一起去后山放牧去了,要晚上才能回来。”周强怕伤着孩子,告诉向导,“不要亮明身份,就说我们一行是勘探队的,上山来勘探地质,在此寄宿一晚。”大家都心里明白,是要按兵不动,然后等到夜晚的时候突然袭击,活捉逃犯。
傍晚时分,那名逃犯和孩子放牧回来了,大家都紧张起来,生怕逃犯识破身份,逃犯是少数民族,看着周强一行汉人的脸,立刻警觉起来,便上前询问。向导说,他们是地质勘探队,在此寄宿一晚,明早就走,这才使得他放下警戒心来。这时,牧民的妻子做好了饭,大家围坐在一起,喝着奶茶,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高声畅谈,不时称赞牧民妻子做的饭可口香甜,并且还拿出自己带的烈酒让逃犯大口畅饮,几杯过后,民警谎称自己酒量不行,早早撤席,进入自己的帐篷,时刻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进入帐篷后周强与同事们商量说,这逃犯自从回来后一直故意与牧民的儿子呆在一起,无论喝酒吃饭,从不分开,他一定是时刻警惕着我们,少数民族擅长骑马,大山之中,万一抓捕失败再难寻找,同时也怕伤着牧民一家,把逃犯逼急了,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我们等到逃犯睡熟的时候,再动手吧。
四、逃犯落网
那名逃犯虽然警惕心很强,但是到深夜后仍挡不住强烈的睡意,渐渐的熟睡。周强与民警们在逃犯的帐篷外忍受着夜晚的寒冷,心中却燃烧着浓浓的战意,一种不把逃犯抓住誓不罢休的劲头鼓舞着他们。当听着逃犯越来越重的鼾声,确定他熟睡后,周强带领民警破门而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还在迷糊当中的逃犯制服。
经过审讯,犯罪嫌疑人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并带领民警前往其犯罪的杀人现场进行指认。当案件成功告破后,百姓们齐聚在公安局的门口送来一面写有“神警雄风、犯罪克星、昭苏警察、英勇无畏”的锦旗。受害人家属泪流满面,拉着民警的手说:“谢谢你们,我的亲人们可以安息了。”
五、重拾信心
听完老民警周强的这个亲身经历,突然之间,我顿时醒悟,虽然这里没有城里的车水马龙、华灯璀璨,却能让我磨而不磷,涅而不缁。虽然我的工作没有那么的轰轰烈烈,惊心动魄,却也不乏鱼水相依、为民解忧;虽然警察的工作让我多了一份束缚、一份责任、一份压力,但是有前辈作为榜样,使我懂得了什么叫责任。他们那种无私奉献、执着追求、任劳任怨的精神在我的心中深深烙下印记,让我觉得,能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是我无限的光荣和自豪!
(作者单位:武警警官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