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浅谈《太平广记》中器物精怪类型

浅谈《太平广记》中器物精怪类型

北方文学   作者:曹潇   时间:2017-06-22    阅读: 次   


 浅谈《太平广记》中器物精怪类型
曹潇  辽宁大学文学院
摘要:器物精怪属于精怪小说中的无生命精怪,本文探讨了精怪的内涵,并且根据器物精怪的不同特点,将其划分为人形像精怪、食用型精怪、陪葬品精怪和用具类精怪,这种划分可以准确地把握此类精怪的特点,为进一步研究做好准备。
关键词:精怪;器物;类型
《太平广记》中精怪小说共两千余则,分布在器玩类、妖怪类、精怪类、灵异类、宝类、草木类、龙类、虎类、畜兽类、狐类、蛇类、禽鸟类、水族类、昆虫类等近三十个类目中,本文主要探讨精怪小说中的器物类精怪。
一、精怪内涵
关于“精怪”,刘仲宇先生在《中国精怪文化》中对精怪下了定义“精怪就是老而成精的自然物,如山川土木、飞鸟潜鱼、走兽爬虫等,皆可因年岁久长而成为精怪”。李剑国先生《唐前志怪小说史》中云:“与妖、怪相近的名称还有精,五行书《白泽图》记载精的名目极多。精训为精灵、精气,人以外的事物获得灵魂、神力而能兴妖作怪,故而称作精,精也常与妖、怪合称为精怪、妖精”。总之,精怪就是自然或人为之物在某一时机被赋予了灵性,从而具有了超越其本身特性的一些神通。宋前小说中精怪主要有动物精怪、植物精怪、物精。物怪就是无生命的物体成精为怪,器物精怪就是物怪的一种,主要是由人类制造并使用的日常物品幻化成的精怪。
二、器物精怪的类型
    《太平广记》第368卷至第373卷收录了宋以前器物类精怪小说,共55篇作品,这些精怪小说中器物精怪原型多为日常生活常见常用之物,按照器物功用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人形像精怪:这类精怪在成精幻化成人以前,本身就具有人的形状,《太平广记》中出现的此类精怪有木人精、神像精、桃符经、浦人精、画像精、破布娃娃精、瓷人精。《卢赞善》中卢赞善的妻子戏说要把家中的瓷娃娃送给卢赞善做妾,卢赞善此后经常产生幻像就把瓷娃娃送到了寺庙,结果“有童人,晓于殿中扫地,见一妇人,问其由来,云是卢赞善妾,为大妇所妒,送来在此。”《南中行者》中寺庙里九子鬼母塑像夜晚幻成美妇人与一行者幽会。《苏丕女》中李氏婢以妇人形状的纸人做法术祸害苏丕女。《柳崇》中柳崇头上生疮的原因是瓷妓女精怪作祟。这些人形像精怪作祟人间,在世人将其原型毁灭之后便消失不见,伴随而来的灾祸也一并消除。
    食用型精怪:这类精怪通常是人类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用品所化,如鞋精、衣服精、酒精。《曲秀才》中酒精幻化成曲生在寺庙中高谈阔论,在被道士叶法善识破后被逼显出真身,原是一坛好酒,被众宾客享用、调笑。《游先朝》中游先朝见一红衣女子,知是魅,用刀砍之,发现原是自己的鞋。《姚司马》中姚司马的两个女儿钓得溪中一物而精神恍惚,在瞻和尚的帮助下发现是丧家搭帐衣在作怪。
    陪葬品精怪:这类精怪多为古墓中盟器精、白骨精,兼有其他一些陪葬品。《曹惠》中那两个说人话、通人性的木偶人轻红、轻素就是宣城太守谢脁的陪葬品。《张不疑》中张不疑身死家亡的原因在于买了一个婢女,这个婢女就是个陪葬器皿。《岑顺》中岑顺因贫苦居住在外族吕氏的废宅里,其在夜间所经历的金戈铁马之事便是古坟中的众多盟器精在作怪。《蔡四》中蔡四为之建宅安居、借宅嫁女、提供祭品的王大之徒乃是一废墓中的数十件盟器。
    用具类精怪:这类精怪的本体多是生活中的日用工具,其品类繁杂、数量众多,此类精怪在《太平广记》器物精怪中比重颇大,有枕头精、扫帚精、门扇精、杵精、灯台精、水桶精、破铛精、车轮精、笔精、酒瓮精、甑精、笛精、皮囊精、棋盘精、火柴精、骰子精。《阳城县吏》、《刘玄》同是枕头成精之事,《徐氏婢》、《僧太琼》、《江淮妇人》同是叙写扫帚成精。此类器物精怪多保持其物性特征,《元无有》中的四个精怪在化为人形之后皆显露着其原本特性,破木棍是一个大高个的人,灯台变成的人身穿黑色衣冠,个子又小又丑,水桶是个穿旧黄衣冠短小丑陋的人,破锅是个穿着旧黑色衣帽的人。《张秀才》中的骰子精是个有二十一只眼的东西。《姜修》中的酒瓮精自言“我平生好酒,然每恨腹内酒不常满,若腹满,则自安且乐,若其不满,我则甚无谓矣”。《居延部落主》中皮囊精多受在自我介绍时说“某等数人各殊,名字皆不另造,有姓马者,姓皮者,姓鹿者,姓熊者,姓獐者,姓卫者,姓班者,然皆名受,唯某帅名多受耳。”
这些器物精怪有共同点:活动时间被限制,一般晚上出现,天明离去;活动场所多在荒弃古宅,人较少甚至于只有一人;出现时有预兆——世间人有灾难;器物精怪在保留其物性特征的同时,又具有人性化特点,显人形,说人话,着人衣,通人性;精怪结局多被人毁灭,而且可永久消失;世间人消灭精怪多会借助刀、剑、矢、火等物,火是最常用的方法。此种分类研究使得对器物精怪更为了解,也为进一步研究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刘仲宇.中国精怪文化[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
[2]李剑国.唐前志怪小说史[M].南开大学出版社,198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