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何处繁华笙歌落——忆汉服

何处繁华笙歌落——忆汉服

论文查重   作者:刘晏裙   时间:2017-05-27    阅读:


何处繁华笙歌落——忆汉服
刘晏裙  山东省临沂市第一中学
遍山桃花烂漫,满目落英缤纷,唯独不见你泠泠去踪。---题记
《尚书正义》言:“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
“汉裳蛮,本汉人部种,在铁桥,唯以朝霞缠头,余尚同汉服。”
所谓汉服,汉人之服饰---御风雨,蔽形体,遮羞耻,增美饰。
衣袂,象征天道圆润;领口,象征地道方正;中缝,象征人道正直。
《道德经》第八十章《小国寡民》中道:“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在那分裂混沌,兵荒马乱的岁月,你作为彰显人们幸福的骄傲,自豪地伫立在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奈何人心不古,世事嬗变,在如今天下太平,衣食无忧的年代,我苦苦寻觅,却窥不到你的芳踪。
华夏商周雏形现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初次见你,溯洄仰韶。自嫘祖饲蚕丝纺,你香魂便缓缓凝聚,飘飖着尚有稚嫩的身躯向我拥来,散着好奇目光望这世界。
及殷商,你便入了冠服制度,直至西周的天子冕服。春秋,你歌着“乗殷之辂,服冠之冕”迈来,尽显朝气活力。
秦时明月汉时光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
你在这第一个封建王朝,着深衣长服,芙蓉冠搭泥金鞋,步摇轻荡,映你美目灿若星辰,巧笑倩兮。
你仰面朝我,嘴角轻扬,笑响点亮了四面风,昤昽下你璀璨如虹。
汉之大一统,你一袭艳丽舞服,印花敷彩丝绵袍,沿阶而上。玉足轻点,韶音雅乐中你翩若惊鸿,矫若游龙,长袖飞带于空中划出完美弧线,衣上燕尾形飞髾舞姿间飘渺灵动,最终定格。
你回眸一笑,绰然多姿。
魏晋轻纱见清丽
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浓朱衍丹唇,黄吻澜漫赤。
魏晋南北,你头戴假髻,多折裥裙曳地,清秀俊俏。
你莲步轻移,春风拂过你如云衣袖,秋月照及你如雪皓腕,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有凤来仪大唐风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大唐盛世,你髻鬓上犀牛梳蓖金翠花钿,两颊间鹅黄妆靥美不胜收,黛眉处朱红梅花显你明媚毓秀,氤氲中金银镂空香囊幽香荡漾,臂钏璎珞环佩玎玲。
繁华恢宏中,“眉黛夺得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你胸前锦带轻系高腰襦裙,纱衣遮不住凝脂雪肌,翩翩袖衫轻逸妩媚。缓歌丝竹中,你蹬云头踏殿鞋翩跹起舞,霓裳羽衣翻飞间,你皎若太阳升朝霞,惊艳刹那芳华。
恬静江南多情宋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妇人之可贤,有以文慧,有以艺能。”---叶适
昼时云白天净 ,夜间星光熠熠,你细褶襦裙外罩对襟大衫,高髻上鲜妍红花予你瑰姿艳逸,腰间飘带玉绶轻垂。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山温水软江南畔,你轻倚阑干,朱唇微启,低吟浅唱。字字轻脆,声声婉转,如新莺出谷,乳燕归巢。吴侬软语间,不知触了谁的情。
你轻颦双黛螺,远瞰这多情江山,心中似有无限凄婉。
无端天与娉婷 夜月一帘幽梦。
暗夜凄凉盼春明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那年,岌岌可危的大宋江山在外族猛攻下轰然倒塌,激起的飞土尘埃呛得  你泪水涟涟,不知所措。
你紧捂双耳,试图不去听那震天轰响,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这刀光剑影和已破的城门,自己也被铐上沉重的铁镣禁在那满是灰尘的角落,只留那扇小小的窗透过些许光亮。
你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喃喃着向我求助,满是泪痕的俏丽脸庞充斥着彷徨与无助。我也为你悲恸,颤抖着手想去拭你的泪,却只触到一片虚无……
我无能为力。
梅残玉靥香犹在,柳破金梢眼未开。东风和气满楼台,桃杏拆,宜唱喜春来。
复兴大明暗波涌
明月何时照归期,人生丹霞华彩衣。
陈旧的黑暗里,“吱呀”声尖锐响起。
门开了。
你缓缓抬头,眼底所有情感都似被敛在内心深处,愣神过后,诧异带着惊喜,杏眸绽出光彩,皎若星辰,闪耀了天地间。你丹唇外朗,梨涡浅现,笑眼弯如弦月,眸光似水傍月华。
你昂首挺胸回到你熟悉的地方,一切似乎都没变。
遮眉勒轻掩额头,花冠裙袄,大袖圆领,葱绿地妆花纱蟒裙娇俏可人,纡䋡小步婀娜温婉,腰间细密褶裥动若水波荡漾,七彩霞帔披挂胸前,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
你漫步佃户花庄,随手取得钗花插戴,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
一切仿佛都美如梦境……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剔发易服血光灾
封天狼烟昼无光,破碎山河九州殃。儿孙化为鬼魅昌,锦衣变着喽罗裳。
硝烟起,士冲锋。
满洲八旗座下马儿的嘶鸣惊碎了你的梦。望着兵临城下,你心中的迷茫逐渐化为坚定。你不愿!你不愿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成为冷刃下的冤魂!你不屑瞥着“衣冠悉尊本朝制度”的旨令冷冷发笑,伸手毫不留情揭下。
于是死抵。
但,城终破。
你以为你已经足够坚强,你以为你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
然而,当满城血光,横尸遍野,利器划过血肉的声响不绝于耳,你心中的防线被一点点冲垮,泪珠争先恐后涌出眼眶……
你哭喊着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赶尽杀绝!直到那把利剑穿透了你脆弱的身躯。
我只能看着,看着你的香魂慢慢消散,只留一抹残念
芳踪只得梦中寻,奈何子孙皆不认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在百年后的今天,我不知何时又在梦境中寻到了你。
依旧是那素净淡雅的月华裙,你眼中光彩却不复当年。你满是悲戚痛楚的问我炎黄子孙为何不认得你,华夏儿女何以称你扶桑!你说你不是复古逆流,你说你不该被忘却,你说你好想回到从前。
我无言以对。
领右衽,系带隐扣,深衣襦裙,无扣结缨。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华”,章纹曜曜;“夏”,德晋孔昭。
《诗经》云:“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记住吧,我们的祖先,名叫炎黄;有母亲河,名唤长江;有此音符,角徵宫商;有此盛世,名为汉唐;有此羽衣,名曰霓裳!
银汉迢迢,不觉间,天际有浅浅歌声传来:“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