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我的那些老师们

我的那些老师们

北方文学   作者:刘滢   时间:2017-05-09    阅读: 次   


我的那些老师们
文/刘滢
从小到大,最多的是读书求学岁月,伴随着的是一间间简陋或是明亮的教室,一张张低矮或是明亮的教室,一张张低矮或是平整的桌椅,一本本繁重或是简单的书本,当然,最令人难忘的是我那些老师们,虽有白发苍苍,亦有风华正茂;虽有始然蜡烛,亦有半生园丁,虽我已步入高中年华,但还是忘不了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教诲,多少次在梦里,我又回到了那些往日时光。
走进教室,“学生”这个称号就伴随了我十个光阴,“老师”这个称谓也被我唤了十个春秋。老师,是我记忆中永恒的一个符号,也是点亮我人生的一盏明灯,曾经的我,不知承载了多少老师的希望……今天的我,不知是否能告慰那些为我辛苦操劳,不知疲惫的老师们,漫长的岁月,您们的身影,常在我眼前浮现;您们的声音,常在我耳畔响起;您们的教诲,永驻在我的心田……
还记得,第一次走进教室,一位慈眉善目的阿姨站在讲台上,她微笑着望着讲台下一个个还流着鼻涕、挂着眼泪的小孩,并和声悦耳地说:“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曾老师,你们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给我,从今以后,你们不再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而是长大的小学生,你们要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多少年过去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曾老师的句句话语,仿如天籁之音,久久回荡在我的耳边,清晰地印刻在我的心头,是老师让我明白了,原来我已经长大了,并且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学生。而她,我人生中第一个老师!是她,让我当上了班干部,知道了什么事责任;是她,给了我第一次批评,让我当上了班干部,知道了什么事责任;是她,给了我第一次批评,让我清楚了对与错;是她,让我获得了第一个满分,激起了我对学习的极大兴趣,仍然浇灌根根幼苗的老师,你的声音是否又沙哑了几分?
曾经,我讨厌写作文,认为一天都是一些相同的平凡琐事,没有什么好写的,是陶老师把如同在生活中发现特别之处的经验方法传授了我,她让我找到了写作的快乐,我永远记得,秋日里被大雨淋湿的我,身上曾披过她的一件外套,胃里也流过她的一杯暖茶,耳旁还飘过她温柔的责备……让我的心,那样的暖和……如今已因患病在家休养的老师,不知何时还能讨你温柔的责备?
告别了小学,我迈进了更高的一层殿堂,在初中,我又有幸在齐老师的教诲下,开始了我新的一段求学历程。作为英语老师的她,不仅有着文科老师的细腻,还有着理科老师的精细,在这一晃而过的三年中,齐老师犀利的教诲,像繁星一般,闪烁在我的心间,拨开了我眼前的乌云……当我痴迷于手机游戏时,是齐老师叫我明白了什么是玩物丧志;当我战收败于英语考场时,是齐老师一次又一次耐心地辅导我;当我面对前方的路迷茫无措时,是齐老师“一遇惊醒梦中人”,让我重拾信心奋战中考,是齐老师,在我心中为所有老师建立起了一座丰碑,让我从此对所有师长充满敬仰,也许,齐老师知识在履行着她的本职,但她却在无形中朔造着我的人生,现在虽已退休却依旧留校任教的老师,你的白发是否又多了几根?
他们不是演员,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他们不是歌唱家,却使知识的回音叮咚作响;他们更不是雕塑家,却朔造了我的灵魂,我的老师们,是我求学的恩师,也是我人生的益友;我的老师们,有着学者的平谨,也有着长者的宽厚;我的老师们,在炎炎夏日里挥汗如雨,在寒冬腊月里披星戴月;我的老师们,心里揣着只有学子的成才,别无他求,言传身教,育人有方;甘为人梯,启导心灵。因你,生命之树常青;因你,神州大地尽芳。
师恩如山,因为高山巍巍使人崇敬;师恩似海,因为大海浩瀚无可估量。
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吾师。我的那些老师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作者单位:湖南省长沙市宁乡一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