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

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

北方文学   作者:陈星宇   时间:2017-04-26    阅读: 次   


 
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
文/陈星宇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三生石畔,绛珠仙草以一世泪水还恩
   故事的开端明白地写出金玉良缘才是跟姻缘有关,木石前盟不过是一场恩情
   红楼一梦,命运浮沉
   不管是端庄贤淑克己复礼的薛宝钗,还是率性真诚些许刻薄的林黛玉都逃不过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
   宝钗的爱中规中矩,太过世俗。也许在她看来,爱情婚姻不过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作为女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恪守礼法即可。如果她遇到的是一个凡夫俗子,自然幸福美满,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够融洽处理和周围所有人关系的女子,从古至今,都应该被命运眷顾。可是她遇到是宝玉,一个将精神的契合看的比天高,一个背弃封建主流价值的人,他不屑于成长,他只坚守自己内心的乐土,不通世故。
   薛宝钗的悲剧,是封建捍卫者的悲剧。年少芳华,她却站在了杜十娘,崔莺莺这类为爱情和幸福而斗争的对立面,忠诚地捍卫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堡垒。被黛玉挖苦,被宝玉冷落,她始终端庄,偷梁换柱,明白宝黛情况,她也含泪应允。到头来,空守一份“子贵母荣”的遥遥寄望而孤老终生。即使贾宝玉的遗腹子日后高中,飞黄腾达,薛宝钗苦尽甘来,德以封诰,那又要经过几多难言的艰辛?
   偶结的桃花社,夜拟的菊花题,那个螃蟹咏,那些大观园中的欢声笑语,在鸳鸯瓦冷霜华重的夜里,难免会含泪想起,而翡翠念寒,再无人可共。寂寞空闺宁不寸断肉肠,生不若死。宝玉挨打后深情地送花问候,宝玉熟睡中柔情地赶蝇相伴,种种温情的回忆,也难免在黄昏点点滴滴的愁雨中触及,孤儿寡母的酸楚,生离死别的惆怅。宝钗困噬于这金玉良缘,必须活着忍受煎熬,这种深入骨髓而莫能解脱的不幸,是时世的悲哀对柔弱女子的恐吓,金锁是宝黛之爱的焦虑嫉恨之源,是宝钗这一身的枷锁。
   顽石之可爱,在于他的不肯“留意于孔孟之间”而拥有绝代情痴的诚挚磊落;草木之情意,在于她虽面临风霜也不改傲世孤标的执着坚定。宝黛性格与观念上的契合使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为相知相恋的爱人,怎却“男尊女卑,贵贱有别,君臣父子”的论断将这段情谊断然否定,为世不容。贾宝玉生存于尘世的过程中,受到的教养和生活的环境都是很矛盾的;“圣贤书”教导他应该成为一个“贤人”,心存忠孝,知礼明义之人;另一方面他所处的环境却是毫无廉耻,腐败頽堕的濒临消亡的贵族。种种矛盾的结合让宝玉无所适从,于是他才否定了一切人世之理,结果必然受到世间的遗弃,那个社会永远不会接纳他。而黛玉就是一泓清水,他们之间的真情实意具有人世间最让人感动的纯真,但这一切都违背了封建家庭最为看重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有关黛玉焚稿而死,凤姐的计谋有错吗?她从来没有对宝黛爱情表示过丝毫的反对,最后事情的发展成那样她不过是顺着贾母的心思而行,为讨其欢心顺其意念而出其策。况乎,世俗认为真正有错的,是那个不合礼法的“木石前盟”,是宝玉的不争气与不负责任,是黛玉为何要有那样的不合格规矩的想法,以至于宝玉沉迷甚至想不开遁入空门。于是在贾母的眼中,她便成了让吴王亡国的西施,让石崇亡身的绿珠;可是在宝玉的眼中,她就像绝艳惊人的昭君和“巨眼识穷途”的红拂;她的性格就如宁死不屈的虞姬,红颜薄命。黛玉的天真任性,在柴米油盐的现实里又有几何?她天亡,透过死亡,他们的爱情进入无时间的状态里,保住永远的青春,他们的爱情也永远活着,绛珠仙草在太虚幻境里长青,万古芳存。
   纵使金玉良缘亦狂然,
   木石前盟一场梦境
 
 
(作者单位:眉山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