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风雨彩虹 铿锵玫瑰——浅析亦舒笔下的女性人物形象

风雨彩虹 铿锵玫瑰——浅析亦舒笔下的女性人物形象

论文查重   作者:杨苏立   时间:2017-04-26    阅读:


风雨彩虹 铿锵玫瑰
——浅析亦舒笔下的女性人物形象
杨苏立  九江职业大学
摘要:亦舒的小说真实地反映了都市女性心理、生理上的抗争与矛盾。作者以其特立独行的女性主义意识抒写出时代女性内在感受,不沉湎于虚幻的爱情,反而揭示爱情的虚幻,使得她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拥有了独具特色的鲜明形象。
关键词:亦舒;女性;形象
每次阅读亦舒的小说,都会感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坚强与勇敢。亦舒小说最大的魅力所在:教你如何做一个坚强、独立,拥有独立人格的女性。她笔下的女子:一种是冷暖自知,宠辱不惊,一种是轰轰烈烈,不留余地。不管哪种,都具有典型的生活真实和艺术形象。在亦舒的女性世界中,生活再不济,也有一丝自尊,有一种才华,有出众气质使人赏识。她们虽然美丽,却从不以自己美丽为资本,自持自衿,遂心淡定。这些女性,不神秘,也不遥远,就是你我和她,就在我们中间。
一、亦舒笔下的女性形象全景概貌
亦舒迄今为止共创作了一百五十多部小说,其中包括九十多部中长篇小说。作品的女主人公,多半是精明、世故、懂得进退的女人,早早放弃了古典浪漫主义深情的女人,只以自爱自立为本。
在亦舒的《玫瑰的故事》里,有一句话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我有什么要你原谅?”一个年近30的女人,能如此面对即将和她相伴一生的男人,无疑是她心理上和经济上的绝对独立。还有《我们不是天使》里无奈成为他人的“红颜知己”的邱晴,《绝对是个梦》里的那名女记者程真,《迷迭香》的女导演余芒,最终与电影终身相伴,《承欢记》中的毛咏欣,《印度墨》中的刘印子,《西岸阳光充沛》中的汤宜家,她们都是这一类女子的代表。
这就是亦舒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一组鲜活的,充满正能量的女性形象。在她的文字中,一直都认为,为爱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再美好的感情,如果不能应时应景,都会被毫不犹豫地舍弃。当爱以生命和幸福为代价时,爱本身已无美丽可言。再坎坷的爱,丰富的也是自己的生活。
二、亦舒笔下的典型女性形象分析
(一)菟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以《喜宝》中的喜宝为例
《喜宝》这部作品有着明显的时代印记、地域风韵。在很多时候,姜喜宝挣扎过,她想离开,她明白,爱情这东西足够的奢侈。当她发现自己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但她却从未真正的快乐过,她想离开,可是深陷那样的泥潭又谈何容易?在这个泛滥的时代里,喜宝就那样开始变得麻木不仁,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二)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以《七姐妹》中的沈尹白为例
在这部作品中,尹白是一个绝对正面的角色。毫无疑问,尹白是值得赞赏的。谁会忍心让像尹白这样磊落,这样独立,这样能干的女子,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春天呢?所以,在故事的末尾,作者还是出于私心,让沈尹白在飞往温哥华的几万米高空上开始了另一段新的感情生活。一切也正如尹白所说,春雷过后,便是惊蛰。一切苦,一切难,已经过去,只要坚持最本真的自己,自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三)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以香雪海中的香雪海为例
在这本书里,最感动和羡慕的,就是香雪海的淡然。那种在绝症面前的坚强,爱情面前的大气,以至最后的离去么的潇洒,还有让人人心疼的无奈。是的,香雪海不漂亮,这在亦舒的作品里是不多见的,但是亦舒却把一切的除了外貌上的美丽全部都毫不悭吝的给了她。我想也许,亦舒是喜欢这种淡然与潇洒的,她想让我们明白,一个不漂亮的甚至有些柔弱的女子也是可以如此的拿得起放的下,包括世人最为珍惜的事物。大雄的出现,无疑是及时的,好似为香雪海的生命画上了一个鲜艳美丽的终止符,让香雪海的生命能够不那么暗淡。
三、作品背后蕴含的作者观点
(一)有尊严的爱情观
在亦舒作品中,正面的女性的角色是充满着尊严与骄傲的,而那些以等待和依附为目的的女人,最终总是以悲剧结尾。这无疑是在告诉广大的女性朋友,男尊女卑的观点早已不复存在,每个人都要努力活出最精彩的自己。女人的尊严不适别人给的,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的。
(二)有价值的女性观
从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理解这样的观点:女性,要面对的人生比男性更多元化,更复杂。身为女性,是一种命运,也是一份骄傲。要摆脱千百年来的传统的男性本位观点,也许很难,因为女人不是在和男人斗争,而是和千百年来的约定俗成作斗争。但是,只要坚持到底,一定能收获属于自己的春天。
(三)有内涵的写作观
作为一名女性作家,亦舒的文字没有女人的缠绵悱恻,反倒是极为简洁干练。所以,她的小说,早已超越了一般的言情小说,就像一幅传神、脱俗又极简练的白描。在生动真实中,把繁华背景下的生活彻底还原以最真实面目。她把女性的独特经验,生活苦处,挣扎心理全都付诸作品,就是要告诉大家,在今天这样残酷的竞争之中,女性唯有自立自强,才能活出精彩。
四、结语
亦舒的小说,写作时间大约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虽然距离现在已有一定的时间,但是,当时的香港已经非常繁荣,其生活节奏和现在的内陆城市有很多地方都非常相似。特别是作为80、90后,现在正处于亦舒作品中大多数女主角的年龄段。面对生活的迷茫无助,青春的渐行渐远,压力的无处释放,很多人都觉得生活无比灰暗。再次重温她的小说,不管从文字上还是故事中都可以学到很多生活的智慧和技巧,值得我们仔细回味,认真品读。
参考文献:
[1]王侃.“女性文学”的内涵和视野[J].文学评论,1998(6):P23-24.
[2]苏珊·苏莱曼.颠覆的意图:性别、政治与先锋派[J].外国文学评论,1995(2):P59-61.
[3]陈顺馨.中国当代文学的叙事与性别[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
[4]童勺素.角色的困惑与女人的出路—“当代职业妇女角色冲突”国际学术会议综述[J].浙江学刊,1994(1):P76-7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