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在路上

在路上

论文查重   作者:吴自豪   时间:2017-04-26    阅读:


在路上
文/吴自豪
高考后,考的不理想,心情十分郁闷,整天待在家里不想出门,后来在家待着实在憋的慌,便让家里人买了一辆山地车,准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骑行。毕竟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正如电影《练习曲》中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以后都不会做了。
刚开始不敢骑得太远,就先试试在我们县城的附近转悠。第一天的清晨,我背着我那把破木吉他沿着公路往前骑,路上尽情的唱着歌,压抑了有段时间的情绪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骑着骑着遇到了一座小山,就往山上骑,骑不动了,就拖着车子山上走。满头大汗的到了山顶,站在山顶的一个大岩石上,微风吹来,让我感到一阵迷醉,要是能吹来一阵大风,把我吹走,像孤魂野鬼般,在天地人间,随风飘荡,该有多好啊!躺在岩石上,仰望蓝蓝的天空,如新海诚画笔下的星空一般清澈明亮。身心俱疲的我在山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晌午刺眼的阳光将我照醒,我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我开始牵着车子往山下走,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看到一片绿油油的瓜田,又饿又渴的我赶紧摘了一个大西瓜,砸开之后尽情的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倍感畅快,便拿起吉他自弹自唱了起来: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吹开我最爱的窗,当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丝丝若息,油然的生机吹过了多少人的脸颊,才吹上了我的脸,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最早世界的感觉,最早感觉的世界,舞影婆娑在辽阔无际的海洋,攀落滑动,在千古的峰台和平野,吹上山吹落山吹进了美丽的山谷。唱完歌,歇息了片刻,便牵着车子下了山,沿着公路往回骑,快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阵阵晚风吹着这寂静的城市,还有我那被晒了一天通红发烫的脸颊,凉凉的真舒服,看无边的晚霞盛开在天边,还有一群西归的鸟。
第二次骑行我的目标是离我家二百多公里以外的一所大城市,清晨四点多起床,准备就绪后,大概五点多的时候开始出发,刚开始尽头很足,大概能骑到三十多公里每小时,但一个小时以后我渐渐感觉支撑不住,便改为每小时二十五公里的速度,这样的速度比较适合我,一路上,绿油油的田地,路两旁高大的榕树,还有徐徐的微风,好不自在,骑着骑着,我渐渐感到有些累,而且时间已经接近晌午,温度有些高,我就找了一个凉亭暂时歇息一会,我正纳闷在这么小的村庄的怎么会有这么这么豪华的建筑,还自带了个体育场和一个后花园,仔细一看才知道是镇政府的大楼,这就不奇怪了。歇息了片刻,发现肚子已经咕咕叫了,继续前进找个饭馆吃顿午饭,骑了半天在路旁也没有发现一个饭馆,倒是发现了不少网吧,看来互联网的普及工作做的还是不错的。终于找找到一个饭馆,大快朵颐之后继续前进。当开始时新奇亢奋的尽头过去之后,取而代之是疲劳炎热,还有最难受的就是一个人路途的寂寞无聊,没有人聊天,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前进。终于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到了,一进城市就开始迷路,立交桥和各种马路纵横。整整齐齐的楼房,无数个小小的窗户,人就像被关在笼中的鸟儿一样。看似自由的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都被无数的枷锁所牵制着,骑行的路途中仿佛挣脱了笼子的鸟一样自由自在。在那里待了两天,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穿梭,既有衣着光鲜的成功者,也有吃不上饭的乞讨者。既有高大豪华的大楼,又有脏乱矮小的贫民窟。太阳之下,没有新鲜的事,今天发生的事明天还会发生。这世界一直在变,时代在变迁,政权在更迭,科技在发展,沧海桑田;但这世界却也一直都没变,每天依然有无数的人因为饥饿而死亡,人与人之间的明争暗斗,阶级的斗争。
玩了两天之后,决定骑车回家。和来时相比,少了一些期待感,倒也惬意,走走停停累了就躺在路边的大数底下歇息。路旁还有一些卖西瓜的,买了一个大西瓜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吃不下了,送给了路边放羊的老爷爷和他的孙子吃了。在天快黑的时候回到了家,骑行之路伴随着无边的夕阳落下了帷幕。
很久以后我依然能记得路上那夏日放肆的阳光,温柔的过路人,满脸的汗水。时刻记得我还一直在路上。
(作者简介:安徽财经大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