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话闲话 > 闲读东周列国志有感二篇

闲读东周列国志有感二篇

论文查重   作者:王佳萱   时间:2017-04-11    阅读:


闲读东周列国志有感二篇
 /王佳萱 
我有一个弟弟   
        (春秋卷之母子相争)
我有一个弟弟,我很嫉妒他。
从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偏爱他。在什么场合都要我让着他,母亲甚至帮他向我父王讨王位。而我才是嫡长子。我即位后,她又帮他向我讨要制地,想要拥兵自重,我没许;又向我要富饶的京,我不愿许,但还是答应了。
   我有一个弟弟,想要和我分庭抗礼。
   在我的国土上,他筑起了高高的城墙,把我的子民变成了他的子民,像参天大树上滋生的藤蔓,一点点蚕食着树。我想抓住他,推到他的城墙,关于他的消息越来越多,有臣子劝我尽早除掉他,他觉得我弟弟像难除的蔓草,说得对!但时机不到,我只有等。
   我一边向母亲请安,一边叫人去准备兵马。对外却说他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有一个弟弟,想篡夺我的王位。
   他收了两座城池,换了旗,得了百姓。他的军队越来越壮大,背后的人越来越多。我仍旧每天端坐在朝堂上,和所有的人保持距离。母亲对我更加冷淡,我知道他们在勾结,我知道他们在觊觎我,把我的一切都夺走。我的近臣要投奔他,我的将军急着要攻打他,但他的罪还不够大,不够我想要罚到的程度。我可以等。
   我一边对别人继续包庇着他,一边笼络京城的人心,我等着他的城崩塌。
   我有一个弟弟,他已不再是我的弟弟。
   再见到他时他穿着戎装,骑着战马站在我的城楼下。他的身后是望不到边际的军队,兵刃在发着冷光。他沉默着,在向我作无声的挑衅吗?本该紧闭的城门开了,我看到母亲的衣袂在甲光中分外鲜艳。此时我的身边空无一人。那么,是时候了。
   京城叛了他,不是我的错哦。人们认可我,因为我本来就是郑庄公。我拿起我的剑,冲乱了他的军队。杀他到鄢,又到共、穷寇莫追。我又夺回了我的东西。
   以为我的默许是溺爱?以为我的放任是懦弱?以为我会在乎情谊?不过是斩草除根罢了。
   我有一个弟弟,死在我的剑下又没有死在我的剑下。
   
 豪侠
(战国卷之荆轲刺秦王)
何为豪侠?脑海中总浮现出一个衣袂狂舞,独自走在寒风大雪里的背影,荆轲绝对算得上一个,不仅如此,他还在潇潇易水边放歌,从苍凉的变徵到激昂的羽声,生生划破了千百年来灰色的天空。
荆轲并非燕国人,只是一介游侠,留在燕国不过是为了报太子丹。私情自不足以让一个人最终付出生命,荆轲看到的是天下的黎民百姓——史书上寥寥几字的描述,除秦军势如破竹之外,略去了多少人的生离死别,略去了多少里的民不聊生!是多么简单,又是多么大气深邃的心灵,才能装下草芥般的苍生,并甘愿放下眼前安逸的生活,去以死一搏呢?单是这一点,便不能以“历史的倒退”一词来羞辱他。若是在疲于生存的蛮荒,哪来这等气度?
“侠”似总伴着独孤萧瑟之意,荆轲便只一人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处在敌人重围中行刺杀之事,实乃大勇。然而也给他此行平添几分凄凉之意,本来以一人之力扭转历史是非常之困难,似螳臂当车,杯水车薪。无历史趋势是大一统的远见也不怪个人。荆轲能有这大勇,多多少少也归功于这。然而我们是否要反思,我们是否顾忌太多,忌惮太多,以至于被绊住手脚,失了骨子里的傲气与豪气,苟且偷生?
荆轲的豪情便是骨子里的,敢爱敢恨,敢笑敢骂,致死前也不失风度,还要“箕踞”笑骂,那对秦的厌恶鄙夷之意表现的可是够明显的了。黎民对苛政的恨,燕国对秦国的恨,荆轲身上对秦王的恨,和他的鲜血一样醒目,秦始皇固然是六王毕四海一的英雄,但也正是这一刺,使人们记住了还有这样一个荆轲,一个丝毫不逊于嬴政的大英雄,那风度放之今日仍让人掩卷一叹,在当时定是广为传颂,备受崇拜。
盛世出混混,乱世出豪侠。荆轲或许只是处境特殊的普通人,只是千万个像他一样的侠客中有幸被人们记住的一个。从他身上,从他独自走在风中的背影上,却仿佛折射出了一道虹,那是一个面,是侠,是豪情。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声甚哀惨,宾客及随从之人,无不涕泣,有如临表。荆轲仰面呵气,直冲霄汉,化成白虹一道贯于日中,见者惊异,轲复慷慨为羽声,歌曰: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嘘气兮成白虹!”
 
(作者单位:石家庄二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