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白雪诗屋 > 水子:云水谣(组诗)

水子:云水谣(组诗)

论文查重   作者:水子   时间:2017-03-24    阅读:


     香格里拉的月光稀疏而稠密
 
我冲不出这重重包围
香格里拉的月光稀疏而稠密
在这个巨大的包围圈内,我们将夜色据为己有
 
高原已在高原之上
胸闷,呼吸困难。美丽在高处
空气稀疏
 
月光已经融化了一些事物
楼群,街巷,隐在远方的山体
像碧塔海的水互相凝视
一座城,退入到柔软的内部
 
除了这干净的夜
我们已再无路可退,仰望辽远
清冷的夜空,与人间无一点瓜葛
 
这多么好
走进香格里拉,沿着盘旋而上的山路
我们赏月,吃海稍鱼
 
将喝不习惯的青稞酒,倒在杯内
等一锅米饭熟透
 
       高原最美丽的时刻
 
胸闷,气短
我们拼命掠夺着下一次的呼吸
 
似乎每一棵草都可以轻易将我们击倒
我们渴求坐下来,在高原最美丽的时刻
打开一扇门,关闭一扇门
 
世界自此便再无寂寞可言
我们这些八月里穿着羽绒服的人
被山间的风吹拂着,同化着
 
好像一棵红松与另一棵红松
立在高海拔的水中,无法自救
也无法被解救
 
又仿佛松萝,悬吊在枝丫间
绵软、倔强。沾满藏地的薄纱似的雾气
 
折叠在一起,也依旧缥缈
依旧感觉到我们剧烈的心跳声
 
           云水谣
 
我聆听这寂静
仿佛水中的倒影发出的声响
 
不过是微风在吹
不过是一颗心,在有力地跳动
 
一圈圈的涟漪荡开
站在一座桥上,像另一座桥在不远处凛冽
 
我这个异乡人
不断被更多的异乡人路过
 
我们彼此路过
一些水,一些街角的青苔
一些不为人知的生活
 
随后是雨声
或者薄薄的云,飘在空中
 
      我们坐在原处
 
仿佛从未爱过,也从未恨过
我们坐在梦里常坐的地方
虚度着黄昏和自己
 
喧嚣已是很远的事情
我们允许一些植物瞬间老去
我们仍坐在原处
 
水乡明亮的灯盏
像最古老的辉煌与落寞浸在水中
 
这样坐久了
老屋好像又陈旧了一些
 
我们竭尽全力想擦亮的事物
被四月长久地召唤,注视
 
其实,很多时候
我们常常——
独自一个人放下酒盏
 
          樱花谷
 
后来,那些掉落的花瓣
我依旧放回到原处
 
我的确带不走它们
美丽或者悲伤,在枝头
都一样被我们的爱,轻轻抚过
 
其实,我们仍然两手空空
樱花树下,被落花覆盖的地方
还在晚春的未知中,或沉潜
或默默嘶鸣
 
花香入泥,远处几只黑天鹅的鸣叫
仿佛湖水回落,又仿佛众花缤纷
一朵眷恋着另一朵
 
你看,我们仰望的过程
多么像被一场风暴彻底席卷
久久沉溺,却又无能为力
 
   我们闯入浅滩的潮汐中
 
仿佛另一片天空悬浮
那些海水汹涌,推远我生命的痛处
 
像野马群,沸腾在草原的暮色下
倾听着众马嘶鸣
欢乐,属于将忧愁抛进大海的人
 
我们闯入浅滩的潮汐中
制造着一轮又一轮逆流而上的生活
 
而苍茫如神祇
脚踝,长裙陷入海水与沙的纠缠
我们历经过万千江河的涤荡
 
幸福忽然就回到青岛湾
一座海浪般,起伏的石桥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