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白雪诗屋 > 吉尚泉:有人在我梦里割草(组诗)

吉尚泉:有人在我梦里割草(组诗)

论文查重   作者:吉尚泉   时间:2017-02-13    阅读:


   有人在我梦里割草
 
沿着老家的坡地,乡音被分为三六九等
熟悉的坐姿不复存在,儿时耕田的老牛
在历史深处,打着浑圆的响鼻
 
有人在我的梦里割草,偶尔停下来瞭望
咔咔的声音首尾相连,呼唤着犬吠
鸡啼,呼唤一个人锋芒毕露
斩断飘摇的部分。当远行者
有了草一样的情怀,我的梦
突然翠绿。彼此簇拥、转身
 
割断的草,仿佛倒下的土墙
一阵熟稔的鸽哨,是它飞翔的部分
 
当更多的人来到我的梦里,草色的晨昏
多了三分妩媚。更多的镰刀被举起
更多的草被斩断。疼痛压垮了愉悦
忧伤击溃了奢望……
 
当我说出阳光,说出远处的灯盏,割草的声音
由远而近,落地生根
 
               夜  宴
 
说出问候的时候,满园春色
唤回稀疏的鸟鸣。飞翔的事物
飞过万千山水,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注定,淹没于红尘
夜宴之上,举杯的人,望一眼夜色
多少欢愉,就这样一饮而尽
 
恭维、情怀、意志,沿着酒气上升
当城市和乡村陷入无边的黑里
急于归乡的人,正在等一列火车
由远而近,轰鸣
 
重要的是开始。当夜宴正酣
灯红酒绿里醉眼朦胧,杯盏里的江山
就在内心深处击鼓,敲打出
一地月光,风尘仆仆
 
           如果独行
 
如果独行,最好举一把伞
卑微的天空下,有真实的心跳
呼应远方的雷鸣
 
悠长的路上,每一个人
都是动感的风景。当阳光
洒下最后的余晖,平凡的日子
姹紫嫣红
 
静默。沉重。纷纷扰扰
当足音打开心结,来去的流云
仿佛虚度的一生。多少爱恨
不及一次蓦然回首
 
如果独行,请带上故乡的风
万水千山,都是笔直的通途
 
          大河流水
 
你说    只有这些大河暴涨
北方的夏天    才更接近真理
 
但你    只是    笑这些或宽或窄的河
笑两岸的水草以及那些重复的涛声
 
没有什么会比一条河更执拗    在目力所及的地方
总是有大河流水    有岸畔的炊烟
以及 一个人的行走
 
留下的水    深入大地    润泽干渴的喉咙
更多的水    要用整齐的步伐
向前    以排山倒海之势
彼此簇拥    以一条河的名义
穿越所有的阻挡和黎明
 
           一米阳光
 
许多时候,我更愿举着它
小心地走过木桥,以及木桥下的波涛
 
多少无言的夜晚,千呼万唤之后
夜色越来越重,故事越来越轻
迷路的羔羊,还在旷野里奔突
 
其实,我更愿躺在一米阳光里
小睡。怀抱它翻山越岭,赶赴一个个神秘的所在
 
当花朵绽放,它依然照耀我的脸庞
不离不弃。从少年到中年
从故乡到遥远:我在这狭小的缝隙里劳动
瞭望,偶尔的抒情仿佛曾经的心事,翠绿
落地生根
 
草原那么大,旷野那么大……
而一米阳光,要从海角到天涯
辗转在无尽的风里,晾晒着灵魂
把那些长长短短的影子,留在脚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