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白雪诗屋 > 还乡记事(组诗)

还乡记事(组诗)

论文查重   作者:费城   时间:2017-01-12    阅读:


            镜像书
 
我看着你,在你的不在里散步
风提着旧衣裳踱到门外
旧花朵吐出干枯、失血的蕊
它们隐秘的语言
仿佛已经死去了很久
 
镜子里,时间落满灰尘
阳光扬起又落下,一日日苍白
呼吸里尽是从前的味道
你来过,红舞鞋踩着风的碎步
在你的不在里暗淡
 
我的静默,长出新鲜触角
老墙上旧年的血迹,是身体里的伤
静默长出新绿。枝丫上
风干的花蕊重新活了回来
光阴落下,茶壶里煮着午后的光
 
       少年书
 
啊,寂静。暮霭上升
天空弯曲,铅褐色云朵低垂
少年沿途开成花的姿态
被风拍暗的栏栅愈发明晰
 
记忆的横断面脉络分明
像假肢上长出一枝红玫瑰
刺骨的寒意从那年初恋开始
降霜的花园终于无可替代
 
铁鸟穿透石壁,一张张白纸
安静在墨渍与泥水之间
石头垒砌的路基裸露出远方
步痕深沉,漫过草际
 
十二年前穿上的浅色衣装
十二年后被时间锈出真相
 
一个少年,在归来的人群中
认出了自己
 
对于前途,我无可奉告
关于回忆,我不愿将往事重提
就像开始的旅程,我不能
透视的内心,无法将身体里
隐忍的泪水全盘托付
 
天气回暖时节,我看到水蛇
在低处水槽蠕动着花纹
 
             夏至书
 
六月。夏耘
从一朵花,扩展到一树花枝
这并非季节的维度
而是纵深
 
从春天开始,穿越维度
抵达幽深,抵达一枚果实深藏的蜜
一如内心始终隐忍、缄默的疼痛
总是怯于表达
 
天空高于想象,我看到
黄昏的树影下
那个执着于书写的人
忙于纸上迁徙
渴望将雨水,从身体里抽离
 
六月。意念是恒远
行至水穷处,心中泛起不凋的涟漪
趁着夜凉似水
走向灯火相继熄灭的远方
 
                 还乡书
 
昏暗的光线中,我看见
故乡的墓地开满了紫云英
风拂过舒展的花蕊,很洁白的样子
寂寞中,疯狂地开了
 
我坐在深处,听你的声音
从黑色的底部,蔓爬上我的影子
你来了,一袭白衣,也不说话
只用幽幽的眼神望我
 
寒冷逼近,焦灼的星光下
云水覆盖的苍茫大地,草木萋然
一路浅白的野花将记住
一个诗人遗落的诗行,以及墓碑上
你的名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