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白雪诗屋 > 植物颂(组诗)

植物颂(组诗)

论文查重   作者:葛晓强   时间:2016-07-14    阅读:


       菊花之歌
 
沿着夜晚行走,大路宽阔
秋天安静。我和菊花都是
白昼的遗腹子,尽享
月光之美和时间之苦,而
获得空气中的自由。
我转过身,很多人就告别了
这个世界,很多人又折返回来
重新领走过冬的衬衫,仍要告别
但我还不能够,我和这个世界
尚有一些瓜葛,生活还没有
尽情凋落,星星的尾巴
还在我的窗前轻轻地
扫着霜花:“那是白菊花的日子
我几乎为它的辉煌而颤栗。”
 
        锦葵之歌
 
又是失眠的一夜,上半夜
秋风渐紧,下半夜,我
独自一人遥望月亮,它
只有半张脸,斜洒着数不尽的
荒芜,像丰收之后的大地
它的另一半,隐没在黑暗中
像怀抱更多孤独的锦葵
她曾奔跑在树枝上,也曾
奔跑在炉火中,她为更多的人
擦掉了眼中的云翳,却
无法擦去自己内心的毒
像我这个整夜失眠的人
不想说话,也不想敲碎时间的
骨头用来疗伤。我想请求
基督的谅解,却无法宽恕
自己体内从未融化的冰
 
        金雀花之歌
 
我至今无法确认,那个扫清
夜色的,是否为巫婆的得意坐骑
或者为手持闪电与魔锤的
美貌女祭司。唉,托尔,我不是
一个低贱的人,也不是秋风中
身怀绝技和罪恶之念的炭火
在荒谬的月光下,我
更不是缘于爱的痛苦,和
举止虚伪而优雅的骑士
但我并不贫乏,如果说卑微
它不是别的,而是说不尽的
道德与高于头顶的人性
你我都知道,一切传说都忍不住燃烧
一切种子都将在深秋的沉静中
走上回家的道路,它们是你
也是我,用童年清澈明朗的笔迹
画出的,不可更改的命运
 
      金百合之歌
 
读你的时候,是一个秋天的
早晨,窗外气温零下八度
隔着两层玻璃,我看见
一片树叶落在草丛里
几根枯草落在泥洼的霜上
我想它们的经历一定
不比我们更少,闪电涌出的
热泪,乌云之内的惊悚
之外的感伤,昼与夜交替的
阵痛,如一阵风,把温婉的目光
压得更低。这些,也一定不是
你盛开时的模样:柔弱,静美
将传世的坚贞移入一些孤独
生命的内部。只是啊,我人近中年
读到你时,几无合欢之念,一个人
望着窗外晚秋,仿佛提前
把一生中的所有寒意攥在手心
 
        接骨木之歌
 
我且用你空心的牧笛
焊接一缕灯光,再用你
芳香的花瓣,拼贴或组装
永不知疲倦的失眠
仁慈的荷尔德啊,秋天
并不是犹太人安放
睡梦和灵魂的玫瑰墓园
一年一度,我皆为她
鼓荡的前襟徘徊,犹疑
而秋风毕竟是停云
订制的鞭子,一遍遍
把渐凉的日子猛烈地抽打
由此,我或可一试成为那个
勇敢者,但今夜不想
因为彼岸女巫的召唤
我且化作秋月半轮
高悬于夜晚渐朗的晴空
 
         花楸树之歌
 
你好,花楸树,我的皮利雅塔
我遇见你时,用长尾巴
剪开秋风的燕子
也起身了。她曾拒绝过
黑夜降临,也拒绝这个充满
隐喻的世界给自己的睡梦
带来的困扰,像我
现在,她围着早秋的黎明
上下翻飞,左右盘旋
如中世纪的绅士或修女
“这天空的孩子,活在悬崖
边的祭坛旁,嘴里哼着
清澈的摇篮曲。”我们是否
应一起解开胸前的两粒纽扣
给她以圣路加温暖的怀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