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高原上的那一抹云彩

高原上的那一抹云彩

北方文学   作者:陈馨怡   时间:2017-11-02    阅读: 次   


高原上的那一抹云彩
/陈馨怡
若尔盖草原一望无际,如一片“绿海”,微风拂过,“绿海”上荡漾着一缕缕波纹,缓缓向远处扩散而去,如轻纱般舒服柔美的薄雾也渐渐随风飘逝。湛蓝的天空中,有几只巨大的苍鹰正在翱翔,他们是草原的主人,也是草原的卫兵。
忽然,从山丘的东边射出万道金光,太阳!太阳出来了!这时从太阳的金光中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天使”,向这边疾奔而来。近了!近了!原来是一位穿着藏袍的小姑娘骑着白马在清晨的草原上飞奔,她的马尾辫随着马背的颠簸像是一位活泼的小精灵,时不时扬起的马鞭像是在指挥着唱一曲华丽优美的乐章,而她就是我的马术小教练——仁青卓玛姐姐。
如果把藏族人民比作草原上绚烂的云彩,那么卓玛姐姐就是众多云彩中那一抹最独特最美丽的云彩。
我认识仁青卓玛姐姐是在去年的暑假。为了躲避重庆的酷暑,我们一家人应爸爸朋友的邀请,去川西的若尔盖大草原度假。骑马驰骋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
临行之前,我从同学以及爸爸妈妈和朋友聊天中了解到很多藏民的“信息”:他们不爱洗澡,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对人粗鲁,骑马的时候总是多要钱,或者故意找你的麻烦,爸爸妈妈说那是“碰瓷”,让你赔很多钱,比如撞死了一头牛就要赔几万元,压死一只鸡就要几千元等等,他们还叮嘱我们天黑之前务必找好酒店,否则就很不安全,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心中大为惊恐。
等到了若尔盖,我爸爸的朋友说给我找了一个很好的骑马教练,他带我们去了一户藏民家里,告诉我们他的女儿仁青卓玛可以教我骑马。
当我第一眼看到卓玛姐姐时,说实话,卓玛姐姐长得并不漂亮,甚至有点“丑”。因为长期生活在高原,她带着高原红的脸庞黑黝黝的,上面还有不少雀斑,鼻子有点扁平,再加上头发很少梳洗显得枯黄且凌乱,衣服也脏兮兮的。她很拘谨,也很少说话,显得木讷讷的,让人感觉有些傻里傻气。她读小学五年级,汉语也不好。我开始与她交流很困难,她只会几句简单的汉语,就像我的英语一样。
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彻底改变了我对她的看法。
卓玛姐姐第一次教我骑马时,她先扶我上了马背。当她准备飞跃上马时,本来静止的白马突然跑了起来,卓玛姐姐一下子扑了空、趴在草地上。我看到她摔得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但她并没有哭,见我看她,她马上向我喊道:“成一妹妹,别怕!我来了!”她用手吃力地将身体撑起,一瘸一拐地朝白马追来,嘴里同时发着短促地“啾、啾、啾”呼唤马的声响,她终于抓住了缰绳,艰难地爬上了马背。我回眼望向她,她冲着我憨厚的一笑,刹那间,我嘭嘭乱跳的心终于落了地,伴随着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
他们的马平时本来是在路边招揽游客用的。但是,我待在草原这段时间里,无论什么时间到牧场时,总是能看到白马在草原上悠闲地吃着草儿。我很好奇,自己真幸运!现在这么多游客,很多游客在骑马,你的白马怎么这么悠闲?卓玛姐姐憨厚地笑着不回答我。我后来将这个问题问起了我爸爸的朋友——付伯伯,他很感慨地告诉我:“你观察得很仔细呀。自从你来了后,他们是每天早晨就只将马放牧在草原上吃草,从没有用这匹白马做生意,这样你无论什么时间来了都有马骑。”听了付伯伯告诉我的这席话,我的心砰砰地跃动,眼里热乎乎的,望向我的卓玛姐姐,而她还是依然那么憨厚地笑着。
虽然已经离开若尔盖草原很久了,但我的心还随着若尔盖草原天空中那绚烂的云彩一直飘荡,我天天都在思念着卓玛姐姐。真希望再去若尔盖大草原的时候,在辽阔无垠的草原上,在雄鹰翱翔的蓝天下,伴随着地面光与影缥缈的仙步,能有更多像我和卓玛姐姐这样的汉藏小朋友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共同骑着一匹马驰骋在草与花的海洋,去追随那苍茫天空下的那片绚烂云彩!
(作者单位:蕴睿文化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