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细数流年里的丝丝细语

细数流年里的丝丝细语

北方文学   作者:王海婷   时间:2017-08-31    阅读: 次   


细数流年里的丝丝细语
文/王海婷
秋天有多伤感,冬天就有多感伤 。昨天还是2016,今天便成了2017,中间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空白。出生于冬天里的女子,有着与身俱来的多愁善感。
但,敏感与细腻不完全代表着多愁善感,对微小快乐的敏感其实是幸福的来源之一。不知为何,别人的种种难堪情绪,总会被我原封不动地体悟。
可是,我却只生了这收集悲伤的细腻,却没有调剂悲伤的幽默。
人的一辈子很长,但最难忘的往往只有那么几年。有时候,我想只要那几年精彩,渐渐老去的时候能有细细回忆品味的东西便也就足够了。
春天的花朵开,夏天的艳阳照,秋天的枯叶落,冬天的寒风吹。我们静默无声地穿越过一个四季的更迭,各有各的心思,都在角落里隐隐作痛,慢慢酝酿着,扩散开。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坚持,去等就可以的。不然,班杰明最终也不会离开云南大理,回到他的大不列颠国,留下潇洒而落寞的身影。
年少是什么?年少是越荒唐越要做,越禁止越前进,年少是否定上一秒的自己,又不给下一秒的自己退路,年少是被告诫着冲动会有惩罚,却倔强着的义无反顾,年少是一直爱一个人,只爱那个人。
书上说,七年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一切,包括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也就是说,七年后,在街角相对的我们,早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那七年后的我们,会不会就忘了现在受伤的自己?
心理学上说,人们大多数只对有安全感的人发脾气。因为在那个安全度之内,你潜意识里知道对方不会离开你。
膨胀的爱不代表纵容,就像消瘦的思念不代表遗忘一般。有些东西它一直都在,有些事情,有些不得已的改变,我不清楚,但我懂,我真的理解。
年少时坚持的东西,慢慢都要向这个坚硬的世界妥协,妥协于父母的唠叨、亲朋的压力,妥协于总是把我们的真心狠狠摔在地上的人,还有最终累了苦了没有力气再等下去的自己。
很多时候,我想说的话很多,但最后还是选择闭上嘴巴,只是享受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原来,我不是......我的善良只是出自于一种怜悯之心。那些我发誓绝不相信的事,现在开始慢慢相信了。
想念是条万劫不复的道路,它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却欲罢不能。起先是一个笑容,一个转身,然后是一个故事,一个你舍不得放弃却不得不离开的人,最后是一段人生。
青春是什么?青春是一张诉写不完的白纸,涂涂画画没有丝毫的规格,青春是一首谱写不完的词,唱不完的曲,唱不尽的歌摇。青春还有什么?青春是朋友一起笑,笑到爆肝,自己一个人哭,哭到头疼欲裂;青春是这么好的你,我也舍得放弃;青春是我忽略掉所有的伤痛微笑,向你证明我很好……
每次出门的时候,都告诉自己说,今天会很顺利,会很好的,好事都会发生的,就是会发生。我相信,好的坏的,终究都会让自己更坚强,更温暖,更美好。
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
可是,这些都过去了。懵懂的少年,青涩的年华,一起变成了过去。
该浪费的浪费了,不该浪费的也挥霍一空……
你听,记忆空了。你看,我还在这里。
我要你知道,流年即使转辗反侧不停歇,记忆就算空荡无温暖,只是我还喜欢着你,即使是一个梦,即使短暂,你也永远是风吹不散的温暖。
(作者单位: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元城镇元城作业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