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何妨诗意缀人生

何妨诗意缀人生

北方文学   作者:刘菁菁   时间:2017-08-09    阅读: 次   


  何妨诗意缀人生
文/刘菁菁
灼灼炎夏,荷花亭亭玉立于淤泥,迎风招展,用绿意点缀方塘,才绘就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瑟瑟寒秋,金菊遗世独立于山野,吐蕊播香,用鹅黄点缀东篱,才赢得了“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独唱;隆隆寒冬,腊梅孑然绽放于霜雪,傲立枝头,用风骨点缀山崖,才触动了“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诗情。
万物因点缀而灵动,风景因点缀而优美。那么,人的一生又是靠什么来装点,让他变得更加精致完美呢?是黄金美玉还是煊赫权势?是豪宅名媛还是大牌服饰?不,这些都不是!点缀我们美好人生的,正是那历久弥香的诗意!
睫毛拨开云雾,瞳仁洞穿千古。穿越历史的长河,无数用诗意来点缀自己的人生的骚客圣贤冉冉而至。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植于南山下的豆,早已金黄饱满。但一位荷锄的老者并不急于挥镰舞刀,而是“引壶觞以自酌”,诗兴勃勃:“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诗句在指间与嘴间肆意地流淌,此时,我们的五柳先生早已融身于这天地、山川间,侣草木而友鱼虫,世俗尘嚣绝他而去。他的另半人生,从芬芳的一方田园诗意开始。
“人身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杰出的歌者李太白,将长安城的繁华丢尽后,纵诗情于山水,放白鹿于青崖间,遍访名山大川。他用岑夫子、丹丘生的独家酿酒秘方,一路酿出了“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的开阔;酿出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粗犷;酿出了“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的温柔;酿出了“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自信。仗剑天涯的李白,揽九天明月入诗,骑一匹青驴,着两挂青衫,用诗意点缀自己的生活,于天姥山上,在蜀道难中,绽放成一株青莲,寻回了生命本真的含义。
杜甫,始终在书破万卷的草堂里寻梦。尽管“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凄苦如影随形;尽管“老病有孤舟”的惨淡现实,让他“凭轩涕泗流”;尽管“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时的萧萧落木迷离了他的视线……但他,少陵终不改己志,而是用诗意点缀自己的生活:一叶扁舟,一领凉席,一摞文稿,半壶浊酒。就在那样的境遇里,他仍然欣喜于“舍南舍北”的一弯春水,同“日日而来”的群鸥相伴相依。他还不忘大开蓬门,清扫花径,与邻翁相对而饮,“隔篱呼取尽馀杯”。家愁国恨,没能击倒他,他诗意地用一椽巨笔,将历史的本相与民生的疾苦汹涌而出,让历史的汗青里挺立起一位诗中圣哲。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忙里偷闲,袁隆平亦是一座用诗意点缀人生的高山。是的,田间考察实验之余,他常于闲暇间忘我地拉起那悠扬的小提琴曲,让音符流淌在居室的每一个角落。这个杂交水稻之父,用这优雅的姿态,将实验研究的疲倦枯燥,驱赶到九霄云外。
反观时下,现实的世界里不可避免地充斥着乌烟瘴气。物欲横流,谈钱色变者有之;庸俗低媚,纸醉金迷者皆是。短笛赏月的古韵难留,素琴吟风的高雅不再,物质堆成的钢筋水泥难以歇息安宁的心绪。故而,你要在现代文明的空气里,寻一隅空气清新的庭院,清早起来,托一杯清茗,捧一卷《归去来兮辞》,让千百年前的悠悠山风,携带着自己的灵魂,停驻在静谧、温馨的心灵田园,收获一份世外的宁静。
用诗意点缀人生吧。于烦乱的世道中抬头,看一回夜空,数寂寞的繁星,哼宜人的小曲;或暂时离开生意场,在草地上闭眼静躺;或信步园中,“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展云舒。”
人生路途漫漫,少不了奔波,少不了枯燥,少不了失意。但请你记住,何妨诗意缀人生!唯有如此,方能拂尽世俗尘埃,清静红尘纷扰,于微笑中,吟唱生活的歌谣,找寻到深藏在星辉斑斓里的美好。
指导老师:邹子东
(作者单位:湖南祁阳一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