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偷得浮生片刻闲

偷得浮生片刻闲

北方文学   作者:李想   时间:2017-08-09    阅读: 次   


偷得浮生片刻闲
文/李想
近来天气转暖,万物已褪了冬衣,生机盎然起来。春仲娇媚,引得不少美术生驻足,泼墨创作,我也不列外,只是我不曾作画,惟静默欣赏罢了。
    这是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也许是年后,也许是更早——总是在繁杂的学业中抽出少许时间,静立在校园中,或是西门的一株白玉兰下,或是教学楼前的幽幽竹林,亦或是前不久才盛放的妖艳红桃,复古亭榭旁的一池碧湖也未尝不可。总之,如此景致随处可见,停不停留,欣不欣赏就随性了。
    为此,总有同学说我闲得发慌。我莫名其妙,后来细想才明白,他们大约是觉得我浪费了大把学习时光。记得那日清晨我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教室,放下书包,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托着腮看楼下的人来人往。此时教室只我一人,安然静谧,空气中夹了潮湿泥土的气息,清爽的很。我低垂眼眸,刚好看到昨夜的雨水。它们点缀着 包裹着鹅黄的花瓣,宛若坠落的皓星,微微颤动着。我纳闷,怎么见着花,却无花香?忙又深嗅,果然,闻到丝微不可察的幽香。随即责怪自己太过粗心,却暗暗满足着。正欲细辨这味道时,冷不丁被人拍下肩,那同学一脸疑惑,问我在作何,我答看景。那同学更是不解,皱眉道:“这样好的时光,怎不去记单词”?随后拿了书,准备早读,只剩我一人于窗边无语。
    我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清晨确乎是记忆的最佳时间,可我这种闲人自然没那么勤快。我总觉得生活应学会偷点儿闲。这种偷闲并不是一味的懒惰,也不是故作深沉装文艺,只是一种热爱生活,享受生活,认真对待生活的态度罢了。它未必要有什么定式,早上看景可以,晚上赏月可以,竹林可以,桃林也可以,独身可以,多人也可以。随时随地,任意方式,甚至是意外中的偷闲。
    自那天后,我便摒弃了早上看景的习惯。后来下午因西门锁住,只好绕道行走,途中又见那天清晨窗外的花,忍不住上前观赏。细看才发现,那花儿不是什么鹅黄色,而是种极亮的乳白色,只是暖阳为它披了层金色薄纱,这才误了我的眼。身后就是紫藤花廊,淡紫垂条下是几排长凳,我看看表,走到花廊中坐下。一旁的同学好奇瞅我一眼,又急匆匆上了楼去,天气正好,微风拂面,颇觉舒适。阳光撒满大地,温暖却不致人慵懒,我阖了眼,聆听小雀儿极悦耳的歌唱,一时祛除了心中杂念,再也听不到身旁的喧嚣。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紫藤瀑布触手可及,暖风掀起它的衣袂,轻抚着它,与它逗趣。我默默想,这风的恋人仅是这紫藤呢,还是整个大地?还没想完,风便悄然离去,独留紫藤原地痴望。难不成是位负心者?我想,继而又为自己无聊幼稚的想法忍俊不禁。
    大约坐了两分钟,我起身离开,到教室时恰好还差三分钟便上课了。整个下午我毫无倦意,听课格外的精神,效率自然也高了不少。我暗暗感念着那些景致,后来竟然养成了必绕远路上课的习惯。同学们仍然认为我闲,可事实上,我于百忙之中偷点闲,并未耽误学业,适当怡情放松后更是有了学习的动力,不可谓之不好。
    忽的想起阿尔卑斯山下那著名的标语来——“慢慢走,欣赏啊”。是了,撇去那些所谓效率,即使不刻意追求放松,也应学会从杂事中抬起头来,放慢脚步,欣赏生活美景。总是匆忙于路,未免疲惫不堪,无心享受生活。常听人抱怨学业重,生活累,抱怨机械式的教育与校园生活。这无可厚非,可生活只有亲自体会,才能感受其美好绚烂,若不主动感受生活,于百忙之中偷点闲,自然体味不了生活的真意,热爱生活便更无从谈起。
古人云:“偷得浮生半日闲”。其实哪需半日,实际上片刻即可。生于当下,只需偷得片刻闲,纵使前路漫漫,蹀躞万里,亦能寻一方净土,助安乐永存。
(作者单位:寿光现代中学高一十九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