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缘分

缘分

北方文学   作者:金宜   时间:2017-08-09    阅读: 次   



缘分 
文/金宜
    我十岁那年在小区里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上了他,他可爱的就像我家里养的小白兔,长的比小女孩还漂亮。我们一起玩的时候碰到同区的叔叔阿姨们都会过来捏捏夸他的脸,夸他漂亮可爱,看到我只是说我很阳光,明明我才是女孩子嘛....不过我也很认同,他的确漂亮又可爱。
    我们一起长大,他永远一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欺负着我。
    到了初中,他慢慢的有了些变化,个子拼命的长,告别了儿时圆圆的娃娃脸,开始有了棱角,声音变的粗粗的,我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看他,他还是嬉皮笑脸的和我玩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了我的喜欢变质了,可能当他和我宣告他有了暗恋的对象的时候吧,而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好朋友,他拜托我卖些情报给他,我当时多么的难过,也不知道我难过些什么,就是心沉沉的。我希望他不要喜欢她,不要喜欢任何人。
     而十六、七岁的喜欢是很脆弱的,经不起一点点折腾,我不想要见到他,不想他问东问西问她,他被我弄得一头雾水。没过多久他说他打算放弃了,我嘲笑着他“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这三分钟热度的破锅就别打她主意了”其实我心里松了口气,早就乐得开花了。或许乐极生悲,而他第二天又打起小A的主意。
     这么多年了我也见证了他不少的暗恋史以及被表白史,不过他既不表白也不接受表白,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喜欢她们,他向我打听的时候更多像是在玩闹与撒娇。
     其实女生群里面经常会讨论起他,像个固定的小话题,每次谈论起他,我会尽量放空自己,少听到一些。逐渐的我也明白,与其举棋不定,还不如拿时间和他博弈。
     我打着革命友谊的旗帜在他身边潜伏多年,有点披着羊皮的狼的意思。
     再后来他搬了家,再后来我们进入不同的高中,再后来我们异地,我们联系越来越少。
    平平淡淡的就这样过了好些年。
    某一天我无意间在楼下自家报纸箱内发现了一封信,来自云南,已有好些尘灰。我曾经和他说过我喜欢云南,那里的原生态,那里的自然。
    我带着期翼与紧张,颤抖着打开信封,里面掉出了一张码着铅字的明星片,上面的字熟悉得不行。
    上面写着:缘分是本书,读的太仔细会流泪,读的不经意会错过。傻丫头,那么聪明的你会不知道吗?而你的选择,或许是更适合我们的缘分。
    我拿着信,欲哭却无泪,捂着胸口。有些事你一瞬间就可以懂,而有些东西也终于还是被揭开了面纱,那些我一直以为会是见光死的东西。
    那么聪明的我,那么聪明的他,在这积累起来的成长中,偶尔的试探,偶尔的流露,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其实有些东西赤裸裸的很炽热只有瞎子才看不见吧,可我却偏偏选择了做瞎子。
    十一岁那年大人们开玩笑说要定娃娃亲,他拉着我的手有模有样的叫起我媳妇,把大家逗得合不拢嘴。他真的是一脸认真表情说要娶我,小小的人还不懂得感情,只是习惯对方的存在。我一个拳头送给他,他哇哇大叫,“啊啊啊,再打我就不要你了,你个男人婆。”我就一直打他,“你敢不要我?!你敢不要我?!你敢啊?!”
去异地上学那天,他不肯接我电话,也不肯与我道别,安检后转头瞬间我分明看到他。下一秒却不见了。
如果不道别就不用分别那该有多好,道别一定要提前道,因为真的到了分别的时候是没法好好道别的。‍
我一直在骗自己,我偏执的有些固执,只有这样我才能待在他身边更久一点。
成长是需要代价的,就是这样的自信伤害了自己,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但是我们无法拒绝成长,也渐行渐远。 到底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对方,还是输给了自己,我们彼此骄傲彼此试探,却不明白生命里充满了太多未知的不确定。
正像他所说,
“缘分是本书,读的太仔细会流泪,读的不经意会错过。傻丫头,那么聪明的你会不知道吗?而你的选择,或许就是更适合我们的缘分。”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