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爱情路上的亡命之徒

爱情路上的亡命之徒

北方文学   作者:郭鹏飞   时间:2017-08-08    阅读: 次   


爱情路上的亡命之徒
文/郭鹏飞
  窗外的落日撇下最后一点余晖告别后留下孤单地我望着黄昏的地平线,我知道焦躁又不安的夜晚就要来临了。音响里的歌声仍在缓缓的飘荡在耳边,最近迷上了老鹰乐队,从朋友推荐的《加州旅馆》到《放轻松》,再从《撒谎的眼睛》到《在荒芜中等待》。
  然而当自己摒弃了朋友的推荐自己去发现时老鹰的好歌时,才知道他向我隐去了那张成名专辑——《亡命之徒》,里面的同名曲下的主人公仿佛就是我现在这种状态的真实写照。恨相逢老鹰太晚,在老鹰的歌词下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模样,从少年到现在歌词如画笔般一条条勾勒出我脸上的棱角。
 年少时带着青雉就开始幻想美好的爱情,似乎自己是天生的情场高手懂得如何取悦女孩子的芳心,姑娘也是被捧地心花怒放。然而每次恋爱都不算太长,身边的女孩来来走走我却一点也不失望,反而虚荣心是越来越膨胀。见识过的女孩也是各种各样,但总有合适的借口让我离开她,并不是因为物质,只是因为她们不是我的红心皇后。我似乎像迷失在赌桌的亡命之徒般一而再再而三的放手一搏,既然妾有意郎自然不能无情,再试试看吧,或许她就是我梦中的那个姑娘呢。身为赌徒没有输的不惨的,既然把自己以比喻成亡命之徒下场可想而知,赔进去的不只简单的是时光、是感情,还有无数的喜怒爱乐都随之而散了。一时间内对爱情已经失去希望。像个要出家的僧人,尘世缘已经用尽。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智也逐渐成熟,似乎曾经那个失去希望的少年变成了经历颇多成熟稳重的青年。但有一点没变的是他还是憧憬爱情啊,这又无法去否定,因为我也只是个凡人,有爱的需求也有对爱的追求。又变成了当年的亡命之徒,因为终于寻到了我的红心皇后。起初认识的时候也是当成个普通朋友,越是相识下去越发现她迷人。虽然姑娘的颦笑已让阅女无数的我感到乏味,她的存在似乎填满了我的内心所需,既知我心意能站在我心中和我对话,又能让我第一次感到我对她的爱而让我更能了解自己内心所求——无私地赠予与付出让我觉得生活更有意义。毕竟是亡命之徒,继续赌。苦苦追求仍是无动于衷,并不能埋怨姑娘什么,错的是我,如果从当初就该好好对待每一份爱情难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我在爱情这条路上下了太多的注,才让我成为了寻找爱情的亡命之徒。望着窗外似沉不沉的夕阳,听着唐·亨利嘶哑般的嗓音唱出最后一个音后我知道我还要继续下注,因为我抽到了红心皇后。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愿不再做亡命之徒,静静地等着这个姑娘的到来。      
  我不愿再做爱情路上的亡命之徒,让我再回到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从小想当拂晓神剑;但不知怎么地,生命拐了个弯,最终成了微笑骑士。
(作者单位:武警警官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