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细雨中的阿里

细雨中的阿里

北方文学   作者:陈旭   时间:2017-08-08    阅读: 次   


细雨中的阿里
文/陈旭
又是一个周末,这也是九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末,时间过的真快,在不知不觉中,来阿里已经快三个月了。早上起来,忽然发现天很低,阴沉沉的,气温也比平时低了许多,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由于下个周要讲党课,于是吃过早饭后,一个人便匆匆忙忙到单位备课。在路上,一阵阵冷风嗖嗖地吹着,抬头看看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犹如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毯子,俨然没有高原往日的那种清朗、明净,变得混混沌沌。山头上满是随意飘动的云层,肆意地漫卷着,近处的山峦被它萦绕着,一层薄薄的雪花洒在上面,好像饱经风霜的老人。
天空中不断地飘起了细细的雨丝,雨丝里零星地夹杂着一星半点儿的雪花,轻轻地在空中打着旋儿,舞动着,最后落在地上,浸成一个不规则的小圆点。而有的则落在我的脸上,悄无声息,只觉周身一阵爽朗。
整个燕尾山在细雨的“清洗”下,露出了深褐色的沙土层,色彩斑斓。一幢幢不算高大的藏式楼房开始变得妩媚起来,柔和的就像江南水乡里的油画,让人不敢想象这种场景在海拔4300米的雪域高原!路上的车辆很少,行人则更少。而不远处一个身着民族服饰的藏族男子迎面走来,双手挽在袖子里,半搭着蓝色的长衣,腰间系一条深色的腰带,头戴一顶咖啡色的毡帽,毡帽下露着一尺来长的辫子,辫子头绑着红色的布片,黝黑的脸上写满沧桑,嘴里还哼着听不懂的藏族歌曲,脚上的黑色靴子被一层灰尘覆盖着,在这细雨蒙蒙的天气里行走,看起来深一坨,浅一坨,黑一坨,灰一坨,当啷当啷的脚步声伴随着歌声,渐渐消失在细雨中。
不经意间,一团黑黑的东西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仔细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野狗静静地卧在路边的墙角里,紧闭着双眼,把头深深地插在两条前腿之间,两只耳朵耷拉在脸上,身子弯的像一个圆,尾巴紧紧地贴着后腿,蜷作一团,猛得一看,就像是堆放在墙角的一块黑炭。细雨打在野狗的身上,黑毛一撮一撮地聚拢着,仿佛绣在身上的花。路边的班公柳枝桠依然红的鲜艳,而叶子却开始变得有些枯黄。在这细雨的滋润下,叶片舒展着,在微风的吹拂下闪闪发亮,尽情地吸吮着甘甜的乳汁,整个班公柳显得精神抖擞,风姿绰约、身姿婀娜。
而狮泉河比起往日来,要平静了许多,颜色也由深绿变为浅蓝。晴日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格涌涌”的势头已看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细雨打在河面上泛起的层层水波,此起彼伏,圈圈涟漪轻轻地碰撞着,瞬间又被击打得无影无踪。几只水鸟在河里嬉戏着,一会儿在水面上跳跃,一会儿在岸边低飞,一会儿却把头猛地插进河水里,又忽地腾起来钻进河边的草丛里,使劲地甩着身上的水珠。伴随着轻轻的雨滴,河水就像快要烧开的水,冒着气泡,水雾氤氲,离远看就像是蒙着一层细纱。
阿里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半个小时功夫,细雨便“收工”了,卷起了厚厚的云层,天空也好像开始缓缓地在升高。刚才还被盖得严严实实的燕尾山,一点点地又露出了真容,远处的群山开始渐渐有了轮廓,太阳也从云层里悄悄地探出了头,把光芒洒了下来。街道上的行人又开始多了起来,缩在墙角的野狗也睁开双眼,缓慢地爬起身子,两腿使劲前蹬,下巴贴着地面,拉直身体,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大摇大摆地朝南边奔去了。班公柳的叶子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加青翠,小水珠挂在枝叶上,好像一颗颗珍珠,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狮泉河似乎变得更加温柔了,水面上又出现了往日的波纹,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戴了一串串项链,银光闪闪,翻滚着朝西涌去。狮泉河四周的群山也逐渐浮现在人们的面前,依旧是那样的庄重、肃穆。大团大团的云朵在群山顶上飘荡着,缠绕着,显得空旷而辽远。
作者简介:陈旭(1983——),男,汉族,陕西子长人,法学硕士,延安职业技术学院教师,现在西藏阿里地委党校从事援藏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