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徒步楠木岭纪略

徒步楠木岭纪略

论文查重   作者:曾锐   时间:2017-07-31    阅读:


徒步楠木岭纪略
文/曾锐
明清时期,楠木岭是湖南大东路上的一条重要支道,更是连接“天下药山”——龙山与“南国药都”——廉桥(楮堂铺)的一条药材商道。曾几何时,这里车辚辚,马萧萧,南来北往的药材商贩翻越楠木岭,把龙山的药材源源不断运送到大东路上的楮堂铺,再中转交易到湘潭、湖北蕲州、江西樟树及衡阳、广东广州、广西玉林等全国各地。当地至今流传着“草经楠木即成药,药到楮堂倍生香”的俗话。
星期六,轻尘不扬,密云不雨。上午9点,我们从县城出发,一车5人,开赴楠木岭。车行约半小时,到达楠木岭山脚。迎面两棵银杏树参天兀立,树干硕大丰盈,绿叶葳蕤成荫。一个老人正在坪里翻晒山上挖的药材。问起银杏的年纪,老人说总有六七百年吧。又说这里的村民大部分祖籍江西,先祖原是药材行商,明洪武年间“江西填湖广”时来到这里,银杏即是那时移民栽种。老人还告诉我们,楠木岭上原有上百棵楠木和银杏,大炼钢铁时砍了,只剩下路口这两株。
告别老人,我们从左面进入楠木岭。黄土路面,经年凋落的树叶遮盖堆积,踩上去松软而有弹性。“火柴”、“小鱼”两位女士像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飞快抢到前面。“欧亚大”赶紧提醒她们:前面“路远山高”,开始时要控制脚步,尽量保持体力。
果然,继续前行,两边的树木密密层层,毫无秩序地生长,有的又高又直,像要撑起苍天,有的畸枝丛生,东倒西歪地横在路上。一径向上,山路越发难行。“欧亚大”挥刀开路,刀光闪烁,霍霍有声。但是,丛林实在太过浓密,前面的人刚刚趟过,分开的荆棘、枝桠立即合拢,把随后紧跟的人阻住。,我们一步一步摸索前行,“火柴”好整以暇,神情轻松,一边走,一边还咔嚓咔嚓地拍照;新手“小鱼”则脚步渐缓,气喘吁吁,显得力不从心。
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一条幽静的山间小径,鸟儿躲在树上安闲地唱着歌,各色蝴蝶掠过我们的脸面翩翩起舞,成双成对的金龟子在树荫下闪闪发亮……再走远去,走到树林的更深处,我们撞入了蝉们、蟋蟀们、蚱蜢们、蛤蟆们等大小虫儿的家园。吱吱咿咿,唧唧嘤嘤……各种声音合奏着,忽长忽短,忽疾忽徐,抑扬顿挫,此起彼伏。“欧亚大”凝立不动,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小鱼”脱口欢呼:“啊,天籁!”“波塞东”、“火柴”掏出手机,迫不及待地录制,随即通过移动数据向徒步群——“蚂蚁部落”现场直播。
一路行来,一路倾听,我感觉到这天籁之音被我吸入肺腑,流进了血液,浮躁的心胸变得沉静,憋闷的感觉荡然无存。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古人的诗句:“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真好!
天籁之音渐行渐远,我们踏上了一条竹林掩映的青石板路。“欧亚大”告诉大家,这是古代邵阳的一条“高速公路”。确实,比起境内百步梯、绵车岭和骑龙岭古道,这里路面更宽绰,青石更规则,铺设更细致。也许连通了“天下药山”和“南国药都”,地理位置重要,药商来往频繁,所以古人修筑道路时花费了更多的汗水和心血。这时,阳光突破云层,透过交错覆盖的树荫,在黝亮的青石板上撒下一圈圈光影。风儿也来凑热闹,清脆响亮地喧哗起来,绿树翠竹窃窃私语,好像在讨论药山、药都的历史往事。
继续在林荫小道穿行,我们又看到一座砖瓦结构的凉亭。侧面拱门上“岳麓亭”字迹依稀可辨。从敞开的大门进入,里面收拾得非常整洁,佛音悠扬,香烟袅袅。“住持”很热情,告诉我们这里是新邵夏家村地界,据先辈口耳相传,亭子原本是全木机构,几经翻修,成了现在模样。
辞别“住持”,我们沿一条新辟的马路下山,刷新手机微信运动,21000步,约15公里。
(作者单位:邵东县政府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