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医生告诉你心在哪里

医生告诉你心在哪里

论文查重   作者:李娇阳   时间:2017-07-21    阅读:


医生告诉你心在哪里
 文/李娇阳
      小夏是我打小就在一起吵吵闹闹直到长大的哥们,人还不错。有义气,努力,幽默但有些贪财和软弱。他出生在一对工人夫妻的家中,衣食住行样样都需精打细算——穿母亲做的过时的黑色大衣,吃超市打折压箱底的垂死蔬菜,每天要比别人早起一个小时走过一片热闹后荒芜的街区上学,当然他的成长也伴随着同学的无情嘲笑与鄙夷。贪财可以理解,这只是他在困苦环境中培养出的自我保护本能罢了。软弱是通病,甚至不能算作缺点看待。那么说来,小夏却是一个很好的人。也因此有了很好的回报。他现在已经是大财团的总裁了,我会幻想着找他借几麻袋钱铺到床上然后妖娆的趴在上面照个相发到朋友圈中来证明我其实不是屌丝,而是实打实的白富美。但是到底是怎么成功的,他始终不肯说出口。
      一天晚上,小夏跌跌撞撞地跑到我家。待一开门,便扑到了我身上,用还掂着一大玻璃啤酒瓶子的手紧紧按住我的肩膀嚎啕大哭。例行的虚伪安慰后,我们喝着酒走到了人来人往的天桥边学着摇滚歌星那样将视线投向远方,眼无焦点。一直沉默的压抑气氛没有被喧嚣的街市所影响,恍惚之间我听见小夏轻轻说了一句,透着隐忍:我是靠女人成功的。声音飘渺,像发着羸弱光亮的星星瞬间被无尽的雾霾与黑夜吞噬,无影无踪。但我清楚地明白,这不是幻听。没有扭头看他,这么优秀的人应该始终保持着骄傲,我想,只是暮又知道吗。没有说出口。短暂的间隔过后,他撇了我一眼,将酒瓶向桥下一扔,不顾桥下人受惊之后的咒骂声对我一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三个感情很好的朋友,一个叫小夏,一个叫暮另一个叫楚,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小夏自然而然地和暮走到了一起。”扬起一丝苦笑,这不就是我们的故事吗!“暮夏,代表着热情夏日的终结,从一开始,便是没有结果的。短暂的灿烂,就如黎明前的晨雾,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散,只能回忆与惋惜。小夏家庭贫困,因此他比别人更加努力,除了暮和楚他没什么朋友。大家都讨厌他那一副充满野心的样子,事实上在坚硬的外壳下,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就是一条摇着尾巴献媚乞怜的狗,他总会不自觉地认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人,将自己塑造成他们喜欢的样子。”小夏从裤袋里拿出一盒烟,还是最便宜的红旗渠,和他昂贵的阿玛尼西装形成了心酸的反差——其实,即使是再成功的穷孩子,也会受不了喧嚣的城市生活吧。依稀看见过去沧桑而现今被各色保养品修复的指间闪烁着橘红色的光,点亮了如枯水的眼。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小夏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当他自信满满地走入校园才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学校,是当地的富家子弟不用费力就可进入的。他也发现,学习过的知识一无所用,学习需要实践,他从没有那样的条件。他要强大就要认识那些有能力帮助他的人。于是,他发现了大小姐。”
      “大小姐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大小姐。漂亮,家庭富裕这些标签让她在人群中有天然的焦点。骄傲如她早就习惯了阿谀奉承,也开始厌恶起虚伪的做作。小夏知道大小姐受够了献媚讨好,于是带着清新的大男孩气息成功地吸引了大小姐的注意,她开始不自觉地关注这位不同的人。小夏只有两件衬衫,一件黑的一件白的交替着穿。他是个爱干净的人,黑色衬衫被洗得发白,白色衬衫被洗得发皱,带着清香的洗衣粉味道。也许是从那天傍晚他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配着大小姐从没呼吸过的不同于高档香水的味道起,大小姐跋扈的心似乎被温暖暖的太阳照耀了。她固执地要求小夏和她在一起,但小夏说他已经有女友,拒绝了她。大小姐骄傲的心如何受得了这样的拒绝。她开始处处为难小夏,不仅买通学校不让小夏毕业,还利用关系让小夏的简历pass掉,逼他和暮分手。”
      “小夏开始明白在这一个功利的用无数恶心勾当堆砌起来的世界中只有妥协才能使一个一穷二白的人成功,他开始暴躁,与暮争吵。暮知道了这其中缘由,虽然痛心但也选择包容。在一个吵架后的雨夜,她走了,只留下一张蔚蓝的纸条:跟着心想好自己的选择。”烟已经熄灭,被扔在了落满灰尘的北方土地上,倔强躺在无尽的黑夜中。
      “他走在人来人往的闹市呼吸着浑浊的炎热午后的各种汗液味道,走走停停,落魄得像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鸟。小夏早就受够了一切——感情,责任,金钱,虚伪……世界不再是一场盛大的婚宴典礼,只成为肤浅热闹后的残席。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实在是心力交瘁,他坐在一棵树苗前的公共长椅上躲避无处不在的阳光。瞥见了落在脚下的黑底白字宣传页——最权威的医生为您解决一切心理困惑。”
      “呵,楚,很可笑吧。人总是会有突然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时候,但这肤浅又虚伪的热闹残席,我最喜欢。”我忽然不敢看向他的脸,这如此熟悉的脸之下我看到了不同的渐渐变冷的血管。他快死了吧?我想问问暮。
      “小夏未经犹豫,径直奔向宣传页上注的地址:天堂路99号。他看到了一栋欧式的小楼房。它白色的百叶窗微开,门前种植着艳丽的彼岸花。用张爱玲的话说这楼,这里就是‘鲜红的鸡血的颜色’。仿佛有种奇特的魔力,小夏木讷地走进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心理咨询中心,推开了吱吱呀呀的旧红木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甜美的声线带着轻柔的安慰。‘哦,我想找医生帮我解决一下心理困惑。’他回答。‘多少钱?’问道,‘500一次’。他摸摸口袋,还好剩有600,‘那么,带我去见医生吧。’接着跟着接待员到了一个小房间的门口,门上挂着刻板又严肃的宋体纸条:风医生诊室。”
    “‘进来吧’,他听见里面有人对自己说话,另有一位穿着棕色风衣的女人急匆匆地打开门掠过他,飞速戴上墨镜。但他还是认出来了——这是他的偶像,一位成功的企业家。
     ‘过来坐啊,不用客气。我姓风,你可以叫我风医生。’他看见一个拥有湿漉漉眼眸的男人坐在组合沙发上。
   ‘您好,叫我小夏就行了。’小夏恭敬地说,他感觉受了巨大的恩惠。
     ‘在正方体的六个面中你最多只能看到三个面,而心是一个n面体,你最多能看见n/2个面。穿着一套深蓝色细绒西装的风医生微微一笑,小麦色的脸上出现一对暗黄的小窝。‘那么,告诉我你的困惑。我会帮你看到另一个n/2个面。’
    小夏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心不受控制地打鼓点。他凝视着风医生,努力捕捉他细微的神色波动。
      ‘如果……要我说的话……当然只是建议。大小姐还是你最好的选择。’风医生迟疑地开口,却瞬间坚定起来。
     ‘我的心呢?’
  ‘当然是大小姐了,我只是依照你的描述,帮你了解你潜藏在内心的可能连你都不知道的想法。’
  ‘可……’小夏的心被揪了起来,狠狠地从高空落下,忽略了风医生一闪而过的不自然。他还记得他认真地将易拉环套在她无名指上,说要永远在一起的神情和暮泛红的眼圈。但……还是听从医生的吧。
      小夏落魄地走了,比来时更添了一份满满的忧郁。来之前,他还拥有暮,现在,暮就要永远离开了。
      自此,小夏成为了一个大财团的总裁,也未再见到暮。”
     “故事讲完了,楚,好累,明天还要开会,先走了。”小夏故作无谓地笑了笑,转身消失在夜里。
我之前张嘴却没说,是我明白这薄凉的世界早已把一切变了。我想说的是“晨雾在黎明前消散,在田野留下露珠,但它还会升起,凝聚成云,化雨而降。”
   “风子,你说这样好吗。”真正的医生从屏风后走出。风是他的弟弟。
     “没什么不好的,也许这不符合他现在的选择,但毕竟我们帮他选择了一个更好的未来。相信我,他会感激的。”风扯着无辜的笑,轻声说。
      “在正方体的六个面中你最多只能看到三个面,而心是一个n面体,你最多能看见n/2个面。”风医生微微一笑,神情柔软而坚定,极具迷惑人心的意味:“告诉我你的困惑。我会帮你看到另一个n/2个面。”
    现在我也坐到这里,迎来必然的选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