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以勇为马,奔走天涯

以勇为马,奔走天涯

论文查重   作者: 郑婧   时间:2017-06-08    阅读:


以勇为马,奔走天涯
               文/ 郑婧
匆匆盖好笔帽,随着人流涌出考场,明明这条路这么拥挤狭窄,我只能承受来自身边人的挤压,险些喘不过气来,却依然不愿落于人后。这确是我的人生,也许不止我一人的人生。
是风筝被西风裹缠,松不开手脚,更无力飞翔;也是白盏下的皮影戏,任人摆布,却无力回天。我的人生,大概也是这样。三线小城的普通高中,班上一个成绩中上的平凡女生。念该念的书,上该上的课,在父母老师的殷殷期盼下汲汲钻营那毫无乐趣的数学。为每一次考试的排名摆布,为每一场比赛的结果挣扎。旁观别人的恋爱,装得一脸不屑以掩饰自己对他们的羡慕。羡慕这个年纪最缺少的自由。只好用诗和远方抚平每一份忐忑,给自己编织一个甜蜜却遥不可及的白日梦。
墙上的倒计时本子越来越薄,渐渐地见了底,我的青春似乎也这样过去,就像是你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取得真经,却没有人告诉你之后的路又要向西天的哪儿去。在准备高考的万千日夜里,我明明迷茫于前路漫漫,却别无选择地拿起笔俯下身刷着一本又一本的题。这是人生,真实而惨淡,朴素也心酸。
  这是我生活的灰度,是每个高中生在岁月里的碰撞,是尼采笔下生命最艰难的阶段,是自己也读不懂自己的时光。我记得承受,却忘了挣扎。
出考场的这条路多像人生的路,像秋千,只要被推动就可任意摇晃前进,即使没有方向。我应该做的,我可以做的,我必须做的,都是这个主流正在做的,似乎不去跟从,就会被剩下舍弃的命运。无数人选择站在一条前人踏过的康庄大道,不与命运女神的指令有任何违逆。于是放弃那些渴望,走在平稳的人生路上。
  我是如此平凡的一个人,也许就该做普通的事。只是剩下的时光还那么长,我只路过了人生五分之一的风景,今后的光阴是否难逃岁月注定?
  我该坚持卑微的梦想,还是随波逐流求个安稳的天长?我不知道,我怕知道。
  现实与梦想的碰撞,无数次拷问每一个人,每一代人。
       或许每个人都曾有过迷茫的青春年华,那个总是高呼“我不相信”的诗人,他那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考也始于最初的惆怅彷徨,他不相信时代没有出路,他不相信社会无法改变,他不相信青年只能迷惘,他不相信。于是他用一支笔,携满腔热血,碰撞出青年的觉醒。
或许每个人都曾有不停歇的梦想,脑海中爷爷的故事翻开了篇章。十年的苦难足以磨平少年的棱角,当他从孤身一人的少年成为数个孩子的父亲,青春的梦想却总是魂牵梦萦,于是他选择放下一切去考大学,权当是为了圆一场大梦,好过平添几度新凉。
或许每个人都有激情燃烧的岁月, 是亮剑中的李云龙,也是伪装者里的明楼,更是一代代在困苦中勇敢追梦之人。没有努力,就没资格说失败,没资格想成功。只有守好梦想的远方,坚守希望的彼岸,用坚持和付出换来成长,才能等来一朵花的开放。
  无论是十年动乱中走来的他们,是继往开来交接的他们,亦是曾被困于詈骂中的他们,都不曾屈从与命运的安排,而勇敢追寻自己的远方。史铁生在轮椅上生生杀出一条路,北大学子退学读技校,一腔孤勇,便是一路久远。
博尔赫斯品鉴生命的味道,那不过是在路上的死亡,而死亡亦不过是活过的生命。尼采也说,对待生命不妨胆大冒险一些,因为你好歹要失去它。既连死亡也无所畏惧,又何苦将人生长途的艰难险阻放在心上。我自是走在自己人生的路上,我的远方自在我的脚下。
渐渐地已行到了这路尽头,父母在远方高扬双手,我繁杂的心情也安定开阔起来。人的伟大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勇敢在于即使艰难也能一苇一航。我跃过这一个自己,便可以向路的那边去了;我跃过一个又一个过去的自己,就到了远方。
   自校门离开,我离开了生命的一段线,去向远方另一段漫漫征程。也许生命仍不知去向何方,可无论是哪一条路,心有所勇,我就无惧畏途坎坷。
自今以后,只顾以勇为马,直向远方。
(作者单位:衢州第一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