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春涵漫咏

春涵漫咏

北方文学   作者:梓宁   时间:2017-06-08    阅读: 次   


春涵漫咏
文/王梓宁
  生机,是芸芸众生太初而来就汲汲心仪的一种唯美灵动,到天地包容而大、江山孕育以文的四维界内去看吧,生机是坂坞里暖气回转来时的一枝梅开;生机是旷野上冰消雪融后草色凝望;生机是东方山上鱼肚白亮后旭日喷薄;生机是小荷迎风、绿鸟飞鸣,生机是岸堤杨柳依依、江畔芦芽尖尖。生机的百般蕴藉与万千涵咏,被大化自然赋予了一个神奇悠悠而又韵思漫漫的时节——春。
   这真是一个温柔似水、化而无声的季节。
   春到来了,没有谁人去祈祷,她踩着阳光与月色远去而又回来的轨迹,暖暖熠熠、轻轻款款地如期而至,她来了,来到了田间地头,来到了三九寒去的枝丫摇曳上,来到追梦赤子窗棂上星点光逝后的遐想里。春啊,她来了,来树杪上唤醒灵动的生命,和侵耳而鸣的鸟雀们一起演绎每天早上温馨的启发与出发。春,来了,她化为细雨绵绵,化为和风物语,在阳气归来的最盛的时刻,设下无数的伏笔,悄无声息,,看到了吗?伏笔,在你我她或他踏青晚归的背影里,在晨起吐纳的舒爽吟哦里。春,无语,却分明温润了一个季节,书写了一个界内鲜活的宏大主题。
   这真是一个令人神往而又感化追思的季节。
   春,它来,它来的无声,去的无息。当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个世界被绿色包裹了,被彩绚点染了,被和暖迷醉了,而我们还倘恍迷离于冬季肃杀萧索的干瘪定格,可是,春,她带着催生会思想芦苇的点点余韵,带着绿肥红瘦的无悔,带着彼岸花开的梦想,把自己的背影,留给了远方。这时总有伤情或者无觉的人心生怨艾,或者戚戚怪责,春,也未免太孤傲了,太匆匆倏忽了。但是,毕竟总有人真正读的懂她,透视的出她最为大化的魅力,它不似夏季蛙鸣蝉噪骤雨疯癫,不似秋季令人喜悦却终极飘落,不似冬季许人以冷静却空寂寒凛。它只是潜移默化,为那些能通透出真性情而到来。不信,请看那些南国塞北的绿叶与鲜花,它们永远胜过漂亮的人与言,因为它们始终自然,随顺如一,栉风沐雨而俯仰有性。 
这真是一个恩来肆意的季节。 
春的存在就如同一位可以创造奇迹与传说的神明,而且还是一位肆意恩来与不失灵验的神明。春,用它唤醒与再造众生的法力,为天地山河,为欲望都市,为重重围城,为塌缩乡村,好不吝啬毫不偏颇地送来激动与快乐、温暖的弦声与希望的光色,她纵容那些兴奋过头的小生命在它面前近乎恣睢冒出新芽,绽放花苞,结出果实,再配之以月白风清,就演绎出无数个大小城乡皆可问赏的美丽故事。知恩的才情群落里,一支笔,一键盘,一镜头,将这恩情赋事而赞美,将这恩情高标以景仰,将这恩情禅宗以度信。奈何不知一切始于春?非是不知,而是不为去知,无心而知吧?该醒来了的啊,那些蒙承春之恩来肆意的。
  但总会有人看见了,感觉了,认知了。因为,春,来了,来的生机勃勃,来的化润入魂,来的恩及无极,灵动灵通者,谁个会视而不见,心不为动呢?。
  春,一直与我们同行。它亘古以来,陪伴着我们走过了沧海桑田与星河起落,它时时刻刻都在激活着我们勃勃生命的律动与奋力前行的力量。看啊,路上草会绿了,花会绚烂了,正在前行的,你我她或他,读懂了春了吗?
(作者单位:山东省济南市历城二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