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恰同学少年

恰同学少年

北方文学   作者:邱慧云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恰同学少年
文/邱慧云
九月的浙工大校园,美如画。望着一米八几的帅哥背影,我竟泪眼婆娑,那一刻,我知道,你真的长大了。父母和孩子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幼儿园时的你,曾跟我历数老师的十大“缺点”:第一,上课时打手机,第二,让我们把手背在后面,第三先不说了,我先说第十吧,上课不让我们讲话。哈哈,最后说了半天也只说了三条,不知道你那十条是怎么想出来的。你撅着小嘴说的那句“小朋友也有脾气的,也会生气的。”至今让小阿婆捧腹不已。
我们对你的学习是比较民主和开放的,属于散养型。你有很多爱好,其中一个很特别——收集塑料瓶盖,各种各样的,平时收来,放在一起,装备上金属片,自制成特殊的弹射玩具。用其中一个瓶盖去碰距离约50厘米的另一个,碰到则胜利,将被碰瓶盖收为战利品。你一个人自娱自乐可以玩个半天。静的时候一个人看书可以看半天不挪位置,去新家时又专注于玩沙雕,你无师自通,来访的客人无不震撼,为你塑造的宏大场面,比如城堡,比如无数的将士。
小学一年级时,同学忘记戴红领巾,向你借,尽管你也只有一条,还是借给了同学。老师检查时发现你没戴红领巾,批评你,你很委屈,告诉老师同学借走了。老师问那个同学是这样吗?当你眼巴巴看着那个同学时,他矢口否认。就这样两人都说红领巾是自己的。老师一时间无法判断谁在撒谎,罚两人都站着上了一堂课。尽管后来老师弄清楚了真相,可对你的伤害却无法弥补。我佩服你的坚强,你没有抱怨老师,只是红着眼睛给我讲述了这一切。
临近小学毕业,去接你的时候,班上只剩下你一个人举着班级的牌子站在风中。一见到我,你扔下牌子,朝我扑过来,眼里噙着泪花,只跟我说了一句,妈妈下次早点来接我。班主任走过来一直埋怨我来这么晚。
说到跳绳,凡经历过中考的人都不会陌生。当时的你手脚非常不协调,一个也跳不了,要么绳子还没下去时就开始跳了,要么绳子已经落下来还没有起跳。三五次跳过之后,你似乎失去了信心。我看着心急如焚,虽说着急,但我坚信你一定可以。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一段时间之后的一天,我突然发现,你的跳绳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令我咋舌。跳绳在你手中翻飞,双脚并拢一上一下,竟然如此灵活自如,中考时竟然跳了200次。从零到200,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人生不是止水,总会出现许多出乎意料之事。接到实验初中的录取短信时,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这是幸福的泪水。五味杂陈,一种雪耻之感涌上心头。眼前闪过儿子小学数学老师的神态:以你儿子现在的成绩奥数班还是不要上了,上了他也跟不上的。班主任老师当着全班的面说某某能考上实验,我的头割下来给他当凳子坐。我的心很疼。只当这是老师激励你的话吧。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我去学校交五千元报名费的场景,幸福洋溢在脸上,自豪挺直了腰杆,但最终你放弃了学费昂贵的私立初中而选择上公立初中普通班,这是你人生的第一次选择,你自己做的决定。我们尊重了你的选择。当时很多人跟我讲,多少人想上还上不了呢,考不上还得开后门拿出赞助费,哪有你们这样考上了还不去上的等等。你爸劝了你一句,没想到你第一次对你爸生气:哪有你这样当爸的?!你非要你爸带着你去找附近的公立中学,傍晚时分还去了趟横河初中。
初中三年,你担任了班长,班主任史坚不但给你锻炼的机会,更多的是给你的鼓励,你成长了很多。中考前夕,你告诉我考慈溪中学是你的目标。尽管差几分没考上,最终进了排名第二的公立高中浒山中学,但我仍坚信你是最棒的!
七月十四日,当同学们还焦急地等待时,你已经接到浙江工业大学的第一批提前录取通知书。你没有让我们失望,又一次将不可能变成可能。你希望考研甚或保研上浙大。哲人说成长路上不会一马平川。但梦想还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