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记忆的思路

记忆的思路

北方文学   作者:叶伟俊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记忆的思路
文/叶伟俊
冬赤难免会让人引申朦胧岁月的碎片记忆,仿佛倒影的积水摘月,月儿捧在手中和水迹辉映。
(一)
哪有什么神符奇迹的遮天蔽日,有的只是心灵的和谐和生活的心理反应产生的对客观事物的理解和分析,当然,过程允许带有唯心色彩的羁绊,多了,便扭曲了事实,反而行迹适得其反。翻开笔记的每一页,冬赤不语之言在悄悄的告诉着谷堆上的忘怀,原野的和谐宁静,在心路历程里风雨兼程了一番;湖面薄冰在冰点间厚重着水面及空气的温度,偶尔会青涩的冒着一缕缕的烟雾。其实桥的拱哪能不知道水的淅淅沥沥呢,只是安静的在流淌着仿如青春的岁月,羞涩的在临界之间属于内心深处的秘密和牵绊,回忆的曲线在冒汗,在入流溪径间缓缓。低头看着似冻非霜的湖面,倒影显得犹豫了,视乎增添了一丝的睿智和敏锐;调皮的拾起石子往湖里扔去泛起了浪花和涟漪的波纹,薄冰也随之蔓延。是的,那就是回忆,但它并不专属于冬赤,只是流经踏迹的短暂曼妙。仿佛夜的惆怅在与夜的黑实施的交换夜的安宁,不断的在夜的曲线里寻找着夜的共通点和最佳选择。繁星点点的点缀在漆黑会使夜感到不寂寞,在追寻着夜的深层与浅表,其实都是星星的借口,借口占据着这片天空的息事宁人。熄灭了,亮着;这只是不安分的借口。走着走着视乎看到了森林的入口,簇拥着一株株的“高屋建瓴”,上面记载着欢欣与忧愁;忽然一把火点燃了夜的漆黑,看到了灵动的宽广,在孤单中惹了惆怅一把。闭上眼睛,闻到了夜的龃龉,时而欲风欲止的声响,仿佛在身旁的慰籍却视乎更遥远的安抚,仿佛颤抖中的踌躇却又沉着的商榷,留下的是夜的安宁。冬赤的记忆会说谎,怎知道某时某刻会依稀的展现在你我眼前,或许这就是记忆吧!您说呢?
(二)
冬赤里记忆的流沙细软且延绵,沙丘的流线仿佛勾勒出漩涡与风化。或许我们只是停留在模糊记忆里的荒漠,粗旷的不羁,停炫在偶尔独步的植被,绿色视乎成为了独特的愉悦方式。身披着的沙漏在玻璃盒子里来回的窜动着,赋予了时间在模式化的记忆里顺流逆流,只是没有了空间模式的曲线记忆,仿佛线性记忆的油然而生成为了一种奢侈。塌陷在砂砾丛中会有一种酥软的感觉且越发释怀,逐步的徒步在漫无边际和一望无垠之中,前路似烈日当空,沙坳执拗的蜿蜒着前进的步伐,褴褛的依稀前行。从不怀疑步幅褴褛赋予的砂砾谢力,负重成为了越发的途径和沉陷,叠加则雪上加霜的如饥似渴,慢慢的停滞不前止于顷刻。
沙砾的无情在于其本身,漫天的沙尘飞扬在朦胧的空中,使得路途遥不可及。路随人性,仿佛沉浸在早已沉重的踏步;却承载着意志的坚锐,或许在磨化的犹豫里徘徊。忽然间路如灌木,石头铺给的截面压实了脚下的应然,一步一步的逐步寻找到碎片似的路基,顺着原本早已逊色的黯淡走着下去变得主动意识增强了本能的条件反射,阶段性的恢复着蹒跚的步履,慢慢的变得铿锵;视乎忘却了枯燥的唇裂,努力伴随着雅豫似的左顾右盼的审时和观望,路挺直了;哪怕前路艰辛,旧路复址。
冬赤的尽头在荒漠不仅仅体现在了铺盖上一层阶级,而是在难耐的时候阻挡在层林尽染间;一念之差汇染意识浅滩。路步的脚印在回眸裸露中随沙石间埋藏在流逝的填补,印迹逐渐的消失在连绵的沙丘,仿佛一切如常。瞧那灌木层林的偏叶竟与天地间风华相悖着,往返于苦难的虚足,视乎在告诉着噬无忌惮的倦沙风华,止步在温润的‘’唇干齿裂‘’,引流成为了非天然的干预,树茂在年月冲刷下屹立在了人造的自然对抗中略胜一筹,往返在阻挡风呼啸的路径,减少着沙丘移动的速度。
冬赤树茂依然林林总总,植被熙熙攘攘;记忆明暗相间着,线性的记忆在阑珊处蹒跚,距离的真空典藏与抽象,风沙的倒影视乎早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能脚踏实地,哪里或适容身之所;被冬赤赋予历史使命的绿墙拒之于门外。复绿成为了另外一种奢侈的繁华,抵御和摒弃着源自渊源浩瀚的袭击,卸麟御甲。
冬赤安详的微视着荒漠的恬静,岁月的年轮变成了深埋在流沙沼泽和放肆在绿野丘灵……
悄悄的我视乎听到了哗哗的拍岸浪卷声……
(三)
冬赤的拐角处遇见记忆的海洋,浅表波涛暗涌,实则浮游千奇百态、色彩斑斓。一则风起云涌勾勒在相辉映的白云朵朵,形成形态迥异、皲裂车马的烽火硝烟。闭眼,听见一幕幕的大军入境,挥斥方遒;犹如翻起云卷扬尘,来势汹汹的直面大军压境。睁眼,聆听深沉的恐惧,深海迷惘;犹如静卧安躺漆黑深夜,惶恐不安。仿佛入深渊洗礼,心灵洗涤。没有让人祥和贡皇的晚餐盛宴,却如饕餮舔盘时留下的斑斑血迹,丝丝入扣栩栩如生的搬动着在巨浪翻卷中的巨石。原来那场盛宴已经呈现在拍案惊喜的岸边,在退却的浪潮声中挤岸着细石的浸润,锯齿着陈酿的香醇。视乎夜的声音已经明暗相间了,轻轻的透露着月色的迷雾,在朦胧中显得微微的璀璨。扬帆在探索的海洋里继续着颠簸的征程,起伏在似是而非的晕眩而又探秘之旅,一望无际的浩瀚是繁星点点和海天共一色的交融,星星视乎在寻找着大地间的酝酿,依稀的越境在月牙湾湾的星辰,探索着撩动着波光粼粼的倒影。舵手没停歇的启航着海的路径,在海涛中注入着动力的源泉和旋仗着海的印迹。慢慢的那艘不起眼且并不安分守己的船在远处逐步的缩小着剪影,消失在天际的云端。
 
冬赤记忆里的曲线婀娜多姿,仿如听政薄纱;掀开,俯身,迈向前,捧起了月牙湾湾。
(作者单位:广州体育学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