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守得云开见月明

守得云开见月明

论文查重   作者:梁靖涵   时间:2017-04-12    阅读:


守得云开见月明
文/梁靖涵  
冬天的夜晚,寒冷而浑浊,当晚自习的铃声嘶哑着挤出最后一丝声响,当教室里的灯光呻吟着迸出最后一点火星的时候,我抓起书包,又一次踏上那条已走过近百次的小路,小路的这端是学校,那端是家。
没有云的夜晚,月光皎洁,但由于这里偏北,又正值隆冬,那月,便愈发的高,愈发的小,如一团烂银,挂在深蓝的幕布上,又如一块玉璧,沉在冰冷的湖水中,显得愈发清润,愈发高洁。
看着那东升的玉兔,不由得便想到白日无月时的光景了。
记忆里,朔方的天总是那样蓝,那样蓝,蓝的发冷。那颜色,如一片湖,悬在旷野的正上方,可当你抬起头来去仰望那片圣洁的蓝时,它又忽地化作飞流的瀑布,垂天而下,洗净心中的点点沉浮,又忽地冲奔天上去,恢复原有的寥廓与安宁。当然,在此天高云淡之际,若有群雁自天际而来,孤鸿绕清流而啸,那景色自是美不堪言。可是平沙落雁、雁阵成行的景象在我们这里并不多见。至于原因,我想,大雁的故乡在北,所以雁至衡阳而返,但这里距衡阳何止千里,北归的大雁至渔阳也该回头了吧,纵是柳城,又何必长徙而来呢?
若到了傍晚,烟霞似锦的时候,天空便可谓是流光溢彩,美不胜收了。落日的余晖温暖着云朵,散发出金色橘色,抑或是鲜红色的光芒。那温暖,与正午时分截然不同,因为它温暖的不只是大地,还有那平素冰冷脱俗的云。这大概是太阳的一种博爱吧,一种无尽的超自然的力量。
这样想着想着,不觉已入家门。倚窗而望,云自天边而起,淡淡
的弥漫在整个夜空之中。风来了,舍弃了以往的猛烈,静静的吹着,吹淡了云的浓妆,抚弯了月的嘴角。那一刹那,我看到月亮笑了,笑开云的轻纱,笑走风的影子,苍茫大地于是更添清辉。
钟摆轻轻地摇着,台灯静静地照着,像渴睡的人的眼,朦胧而迷茫。案头的清茗已经蒸干了它的热气,轻呷一口,苦得像黄连的茎,再驱不走一丝寒意。再走到窗前,路灯的影子已经被月光拉得很长很长,接着墙角残雪的影子,在西风中微微的抖着。灯旁一棵不知名的枯树,在微弱的灯光的映衬下反倒有了几分生气,平添了几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情怀。于是我启开窗,伸出手,想把那一丝难得的温暖融化在手里。谁料腊月的寒风着实厉害,没有了窗的屏障,它们便乘虚而入,卷起桌上的小笺,飘落在微微泛红的棕色地板上。我俯身去拾,却见那小笺上浮着两行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黑色的墨迹,白色的信笺,在耀眼的灯光下,一下子就刺痛了我的心。也许我真的已经蹉跎了太多太多的时光了。重新拾起躺在案上的笔,轻旋笔尖,有沙沙的声响。未干的墨迹,散发着一种浓郁的香,香中藏着的——是一个美丽的梦。
夜更深了,朦胧中我仿佛听到呼啸的寒风吹化了缺月上的残霜,吹落苟全在枝头的枯叶,席卷过大地,如滚滚激流,奔向天涯,永不回头。
一支胡笳吹走了夜的影子,凄凉而悠远。倾耳细听,我仿佛看到了满天的云月招摇,月光下泄,将云的影子投在我身上,冰冷幽凉,猛然抬头,我看见月边的云朵中隐藏着一颗小小的启明星,它无月之皎洁,无云之飘渺,但它每个夜晚未尽的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天际,成为整个夜空最平凡也是最耀眼的一笔。月有盈亏,但它不会,它永远在东方守护着你,无论月缺月圆,无论花开花落,它启开你的心扉,照进梦想的光辉。
云散了,风停了。四野之中只留下落月西沉的声音。
明天,将是繁星满天银河垂地吧,我想。
    (作者单位:辽宁省凌源市第二高级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