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在《诗经》里谈一场恋爱

在《诗经》里谈一场恋爱

论文查重   作者:梁佩津   时间:2016-06-24    阅读:


文/梁佩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雎鸠关关相对唱,双栖河里小岛上。文静美丽的好姑娘,是君子的好配偶。如果时光倒流,回到先秦时代,我想最美妙的事情一定是在萋萋芳草里谈一场浪漫的恋爱。
那时,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其出东门,有女如云,有女如玉,有伊人在水之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让君子辗转反则,寤寐思服。那时的北方也是江河湖泊,水草丰茂。我若是当时那个美丽的女子,一定会在江河里采莲采萍,田田莲叶间红裙飘飞,秋水盈盈,那一幅美丽的画面,虽不至于让行者忘其行,但若有人统计,回头率应该不低吧。亦或提着草编或竹编的篮子采薇,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想想背景是那一望无垠的绿草碧草,青山水秀,那该是多么美丽的风景啊。
恰好有翩翩少年路过,若是一见钟情,两厢情愿,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他投我以桃木,我则会报之以琼瑶;他赠我一把白茅,我送他一束蒹葭,或者随手从篮子里送他一串葡萄,一只甘棠,一支芙蓉花;他送我一只大木瓜,我以美玉来报答。不仅仅是为报答,表示永远爱着他。那是多么纯真而自然的爱呀。物质世界简单,精神世界丰富。他不必出门打工,不必做重利轻离别的商人,也不必想着去觅封侯,辛苦赚钱为我买金银首饰,玫瑰戒指,幻想宝马香车那些奢华的形式主义。
爱在那个时代,应该像一棵青草一样是大自然怀抱里的东西。一枚戴在仟指上的草戒指,一朵插在鬓边的芙蓉花,就是爱的信物。告别时,没有便捷的联系方式可以留下,但相信若心有灵犀,总会相见。他思念太重,会辗转反侧。我未见君子,会忧心仲仲。没有电话,网络供我们宣泄相思,没有火车飞机一日千里,让我们化解思念。那就还去大自然中采葛采艾,等候伊人吧。
在一片碧草中,在葱郁的树林中,在岸边,有人静候,有人定会赴约。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把柴草捆得更紧些吧,那三星高高的挂在天上。今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呀?让我看见如此好的人呀。你呀你呀,你这样的好,让我该怎么办呀?他来了,我会给他彤管,他增我木李呢,还是萱草。我们不看电影,不去跳舞,不上网,不去吃肯德基麦当劳,也不去商场购物,就在翠绿的树林里或者凄凄草地上,说说情话,听听鸟鸣,水流声,看蜻蜓戏水,看蝴蝶飞舞,爱如空气一样温暖而悄悄地流动在我们的心弦。
据说先秦时代,是自由而开放的。比起几千年封建社会的森严制度和道德约束,那个时代是可爱的时代,也是谈念爱的最好时代。首先,它有大自然这个最适合谈恋爱的舞台和背景。而现代的水泥钢筋高楼丛林中,仅剩的一小片草坪总要被围起来,并且警告:小心践踏。所以谈恋爱在某个时代被叫做轧马路。没有绿草的柔软与清香,在水泥地上的漫步恐怕没有丝毫的浪漫与诗意吧。现在谈恋爱,先找个地方吧,在公园呢,还是在咖啡屋,或者在快餐店吧。而在先秦,到处芳草萋萋,鸟语花香,你就准备着时刻接收爱神之箭甜蜜的一吻吧。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那时,亲爱的他若远行,最多也是骑着马,漫长的旅途,再思念也只能搁在心里。脚下芳草萋萋,无论行至何处,他会由芳草想起我的绿罗裙,进而想起我吧。鸿雁传书,青鸟传信,总是很慢,总是要等。我等在窗前,想着云中锦书何日到,带给我甜蜜的惊喜。而现在,亲爱的他若远行,不是飞机就是火车或轮船,我一集电视剧还没看完,他就打电话来找我说道:我已在海边吹海风,喝酒,你在上网还是看电视?牵念的情绪还未生出,一切又和平日一样。所谓i,爱情,在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了距离,没有了思念,也就失去了美感和诗意。少了一种犹如“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喜悦。又怎能领悟先秦时期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山盟海誓呢?
如果可能重新选择,年少的岁月可以倒流回来,能谈一场跨越时空的恋爱,我希望最好是在先秦。而现在若要谈恋爱,又还能找到对手,我希望他先借来一片《诗经》里的凄凄芳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它那淳朴自然的风格和复杂缠绵的情感值得品味。
(作者单位:东莞市森林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