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忆当年,报告文学作家罗达成印象

忆当年,报告文学作家罗达成印象

北方文学   作者:门瑞瑜   时间:2016-06-24    阅读: 次   


我从1961年开始,在《北方文学》杂志做编辑工作。1966年因“文化大革命”爆发,刊物停刊。后来到了七十年代末《北方文学》恢复,我依然在编辑部工作。
几十年的文学编辑,使我交了许多敬重的知心的作家朋友,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了许多优良的美德。在这个过程中,我手头保存了与作家来往联系的信件有一千封以上,其中就有报告文学作家罗达成给我的十一封手札来信和三份电报原件(光是现在能找到的)。我有每天写日记、每天记“编辑札记”的习惯,所有的来稿,都登记,不用的稿子,一律写退稿信退稿,所有来稿、与作者的交往,在我的日记里都有简要的记载。2013年5 月3日罗达成从上海寄给我他新出版的《与大海签约》一书,并来信说:“我们交往已长达35年,这份友情珍贵而又难得,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更令人感慨……”应他的要求,我现在将罗达成给我的来信复印下来,和我与罗达成交往的情况,将我当年的日记摘抄下来,交给罗达成同志,重温旧梦,感慨万端,心潮不平。
  1986年第四期《北方文学》隆重推出了罗达成的长篇报告文学《一个成功者和他的影子》,44—59页,署名,责任编辑门瑞瑜。这篇作品发表以后,受到了读者好评,引起了轰动效应和广泛影响,很快被《报告文学选刊》全文选载,同时获得“1985——1986年度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我认为,对这篇报告文学的评骘是客观准确的,实至名归,就是今天读起来,这篇写人物的报告文学作品,依然闪烁着经久不衰的艺术光芒。
  那时的《北方文学》杂志,邮局发行二十余万册,发表过许多著名作家的作品。冰心复出后第一个短篇小说《空巢》发表在《北方文学》1980年3月号,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还有,报告文学《柳玉芳和孩子们》(李家兴,载《北方文学》1980年6月号)、《擂主——江铸九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沈国孙,《北方文学》1986年3月号)、《深深鞠一躬》(王毅人,《北方文学》1986年12月号)、《生当做人杰》(肖复兴,载《北方文学》1984年1月号)都受到了广泛好评。那时编辑部对报告文学的发稿,有计划,有设想,总是主动地组织题材重大、人们关注的、时代精神强烈的报告文学题材的稿子,口号叫“主动出击”。《北方文学》的作者群、读者群,覆盖全国,每个编辑都向全国各地的作家组稿。当年我就是专程出差去上海为刊物组稿,见到了茹志鹃、王西彦、哈华、宁宇、赵立宏,也认识了罗达成,向他约稿的。当初计划是请罗达成写霍英东,后来得悉吴晓民写了霍英东,我们才改变计划,让罗达成写哈工大校长杨士勤这个题材。
  
  这个报告文学题材的确定,是编辑部经过研究选定的重点稿子,我们认为由罗达成“出山”,一定能写好,于是编辑部就诚恳地邀请他来哈尔滨采访哈尔滨工业大学。
  1985年6月14日,下午,罗达成到达哈尔滨,我接站,并安排他下榻在南岗复兴街12号哈工大东苑招待所。罗达成的采访活动由我具体安排,全程陪同,保护着他的安全。他先后几次采访校长杨士勤,与他做了长时间、细致深入的交谈,又采访了哈工大党委书记姜以宏、副书记吴林,也采访了杨士勤夫人蔡七雄(她当年在哈工大九系,与杨士勤同班同学),还多次采访了哈工大学报主编常玉礼和学校党委宣传部的同志。罗达成的这些活动我始终陪同在场,一旁倾听、学习,与罗达成建立了真挚笃厚的友谊,这种编辑与作者之间亲切和谐的关系,友谊弥足珍贵,给我留下深刻又难忘的印象。
  第一个印象是罗达成那种对文学创作的敬业精神,他苦干实干,不计条件,不摆架子,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达到了入迷痴醉的程度。几次采访杨士勤时,一直谈到深夜十一二点还继续交谈,还在认真作记录,并且毫无倦意,充满激情。后来我知道他为写这篇稿子,“熬了七八个通宵,每天都写到凌晨一二点,最后一天,他一分钟没睡,第二天早上就这么上路了”(见12月18日信)。罗达成为纯文学,这样奉献、耕耘,又是如此刻苦勤奋,实在令人敬佩和感动。
  第二个印象,精工巧匠,斫轮老手的采访艺术。罗达成既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同时还具有新闻记者的强项优势,即新闻工作者的敏感性,过去叫“新闻鼻”,这是报告文学作家应该必须具备的条件。他采访时,很尊重被采访对象,交心互动,问得很细,很深入,包括生活细节也不放过,记录也很认真,文思敏捷,运笔如飞。
  第三个印象,罗达成不摆作家记者的架子,谦虚好学的学养,人格修养,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采访过程中,他向对方学习,虚心请教,每事问。采访内容有深度,也有广度,做到了对被采访者有了真实全面的了解,吃透了被采访者的品行、精神风貌,从而他下笔如神,妙笔生花。
  罗达成又随杨士勤校长去牡丹江镜泊湖采访,时间抓得很紧,顺利完成了采访。回到上海以后,不久就给我寄来了《一个成功者和他的影子》长篇报告文学手稿。
  我认真地拜读了罗达成的稿子,做了一些小的改动,提交主编陈碧芳(毕方)同志定夺,她认为很好,可用,签发立即下稿。随即打成了小样全文。
  为了慎重,为了尊重哈工大,我拿着那份《一个成功者和他的影子》大样,专程去拜访哈工大党委书记姜以宏同志,请他过目书稿,征求他的意见。姜以宏的回答,使我们感到非常意外。他表态,不同意发表。却说不出什么理由。
  我们《北方文学》,是在宣扬哈工大精神,以报告文学样式,褒扬哈工大校长杨士勤,而校方却不同意发表,这使我们感到为难,也很不理解。刊物主编毕方有胆有识,当机立断,予以发表。于是1986年,4月号,以重要版面,并配发了三幅照片,使罗达成的报告文学《一个成功者和他的影子》得以问世。
  在我作为一个文学编辑向罗达成组稿、陪同罗达成采访的过程中,也是向他学习的过程。杨士勤的先进事迹,打动了罗达成,也感动了我。而罗达成的工作作风和一言一行也深深感染了我。那时我们编辑部的领导提倡每一个编辑要安于寂寞,做“甘为他人做嫁衣”的无名英雄。又提倡编辑写东西。主编严辰曾多次说:“编辑部是培养作家的地方。编辑有了创作实践,才能更理解作者创作过程的甘苦,才会更尊重作家,也有利于编辑修养、锤炼写作水平、提高驾驭文字的能力。”
  因此,我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散文题为《忙》(载《随笔》1986年3月号,收录拙作散文集《雪园绿》,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10月北京第1版)。
  这篇文章截取杨士勤下班后很短但很动人的一个生活横断面。我在陪同罗达成采访过程中,深为这个生活情景所感动。于是我一气呵成,习练了这篇算是处女作的文稿。
  应该说,在我编辑报告文学《一个成功者和他的影子》的同时,这篇散文《忙》,是我的另一收获。
  在此,再次向罗达成同志致谢!
                                       
                2015年5月12日于哈尔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