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史爱平:高高的大烟筒

史爱平:高高的大烟筒

北方文学   作者:史爱平   时间:2017-09-10    阅读: 次   


这些年北方的城市,最明显的就是已不见了一座座如高射炮般的大烟筒。冬天,这些大烟筒曾冒着浓烟泼墨般的将城市笼罩──这是北方城市取暖的象征,如今这已成了记忆。
  但在N城,还可见到个别大烟筒还未来得及扒掉,集中供热的好处在这些个别地方还未能实现。不是市长们不想扒,而是困难重重。
  N城的N学校是一座职业技术学校,你可见到一个极高的大烟筒矗立在校园里,还有一座极为破旧的锅炉房,每年继续冒着浓烟维持着供暖。
  负责城区改造的刘副市长曾多次来这里,总是拿不出有效改造方案。不是谁笨,一看就明白,学校处在城郊结合处,被一大片棚户区包围,还有工厂、仓库、教堂、煤场等等挨着挤着。也就是说,要扒掉锅炉和烟筒把集中供热管线通过来,必须依赖于这一地区的整体改造。
  李校长这回有点忍不住,他打电话向刘副市长请求能否再批点钱修修锅炉,因为设备太老了,怕今冬坚持不下来。刘副市长回话说,再坚持坚持,啊。
  李校长没再争,他想,把老任请回来,只要老任回来,他就放心了。
  老任何许人也?一个老高级技师,怀揣绝技,没有整不了的设备。但老任年前退休去了南方,也不知能否回来。
  再说这老任,退休后就到了广东。他儿子儿媳在东莞的一家公司上班,让他来帮着看家。刚开始挺新鲜,时间一长,老任又想回N城——和儿子说不到一起,虽然老伴早已去世,但回N城毕竟还能找到说话的人,慢慢地,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这样一天天地挨下去,老任整天茶饭不思,精神委顿。儿子没办法,只好由他返回N城。
  李校长得知老任回来后,专门摆了饭局,请老任一个人赴宴。老任不善喝酒,但和李校长却多喝了几盅。他也纳闷,这是多大的面子啊!看一个锅炉房,这么点简单事,还用得着请一顿饭。老任有点受宠若惊,满口答应下来。
  等清醒了,老任觉得不对劲,心想,我得去看看。学校的锅炉房在食堂后面,一个大院子,一圈砖墙,一个很高的大烟筒,一个矮趴趴的锅炉房,锅炉房里东西两侧各有一台如同怪兽般的老式大锅炉。满院子堆着煤和炉渣。一圈下来,老任的皮鞋粘了不少灰。
  老任开始后悔了,他觉得不该那么轻易地答应李校长。酒后失言啊。
  老任给李校长打电话,李校长问何事。老任说,我想请你一桌,你要来啊。李校长说,不必不必。老任说,我真想请你一桌。李校长说,那就更不必了。老任说,我有要紧话跟你说。李校长说,那你说吧。老任着了急,说,我要找你。然后就关了话机。
  在校长办公室,老任和李校长见面。老任说,我看了锅炉,太破了,不敢接呀!李校长说,去年就这样,也过来了。今年我把你请来就是再坚持最后一年,你无论如何帮这个忙。老任说,我不是不帮忙,这样吧,咱们签个合同,我只管三个月。李校长说,供暖是半年,三个月后怎么办?老任说,三个月后再说。李校长无奈,只能同意。
  虽说老任怀揣金刚钻,但如此之破的锅炉老任也不得不皱眉头。带病运行多年,高温高压状态下,风险太大了。当然李校长付给老任的报酬不低,到底多少,只有老任自己知道。
  老任开始干了。没白没黑,把锅炉的毛病总算控制住,三个月期间,始终保证了学校正常供暖。老任这两下子让李校长颇为满意。所以当老任提出要走时,李校长说你不能走。李校长抓住老任的手说,我给你的工钱可以吧。老任说,我不是为钱,我是帮你,听清了吧。
  老任还是想走。不过走之前他想多看两眼。虽然只三个月时间,可付出了多少汗水和精力啊。他看着煤堆、高高的烟筒、一条条因拉煤踩出来的小路,他每天就沿着这样的小路钻进黑洞洞的锅炉房里,和那些锅炉工、清煤渣的女工们一起工作。那些被他拧过的螺栓、擦过的管道、调整过的一个个关键部件,都记忆犹新地在他脑海中闪过。他要去见锅炉房领工老韩,一个粗声粗气大脸膛的中年汉子。他对老韩的评价是又好又坏。好,是他肯吃苦,有技术,整修锅炉时,他钻进密不透风的炉膛内光着膀子一干一天,冷热都不怕。所以这次走,老任觉得放心,因为老韩已经掌握了他的工作要领,只要按照这些要领干,就能拿下这个冬天。坏,是说这人有点鬼迷鬼样,不知道老琢磨啥,最大的毛病是管不住自己,见着女人手脚不老实。锅炉房的几个清渣女工为解渴误喝过他倒了某种药粉的水,只要喝下这种水人马上睡着,老韩就趁这个工夫,抱起这些女工在黑洞洞的角落里打滚,而且原则是不脱裤子。事后清醒女工们都骂他。他说,我又没脱裤子,你怕什么。而且还给补偿,每次100元。女工们就拉倒了。
  在值班室没见着老韩,他就直奔女工室。女工室挨着一个大锅炉。在这个锅炉旁有个人站着,老任看清是老韩,正在那穿油渍麻花的工装。老韩是来接班的,见老任来,问,你不是来监视我吧?我可没干那事。老任说,你愿干啥就干啥。我可是有话对你说,我要走了。老韩说,你要走就走吧。老任觉得老韩没听懂,说,我是说我的合同期到了,从今天起就离开这里。老韩说,老任你真麻烦,你当我是傻子。你离不离开关我个屁事。老任便不再说什么,扭身出了锅炉房。忽然觉得有人跟在后面,猛回头,见是清煤渣的一位姓陈的女工。陈女工向他摆手,他不明白,问有事吗?陈女工说,听说你要走,我想跟你说点话。老任就想,消息真快啊,都知道了。他知道陈女工是个能干的人,而且老任觉得有些蹊跷的是,他每次来这里,只要陈女工在,总是不离他的左右。每次他干活儿,陈女工都会给他递个扳子、螺丝刀什么的。他爬到房顶拧阀门,陈女工会在下面为他扶梯子。最难忘的是那回处理炉膛窜火,他全身冒烟起火,幸亏陈女工一盆水泼过来,让他免遭一难。
  等陈女工说完,老任明白了。原来陈女工是要他去找李校长要工钱。陈女工对老任说,李校长去年欠的工钱还未兑现,今年的工钱至今也只给了一半,如果你走,就更没办法要了。因为今年的工时记录只有老任清楚,所以女工们都希望老任不要走,在女工的眼里,李校长和骗子也差不到哪里去。陈女工说,你老任单身一个,走到哪里不都一样吗?再坚持几个月,帮她把工钱要回来吧。
  老任一时愣住,不知为何就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数数有500元,递给陈女工说,知道你困难,这点钱是我的一点意思,你先用吧。陈女工说,不用不用,我没家没口的,一个人吃饱全吃饱,谢谢啦。说这话时,陈女工的眼睛根本没看老任手中的钱,却一直落在老任那张老脸上,直把老任盯得一头雾水。
  老任回去便琢磨,决定不走了。为此李校长十分高兴,而且还答应老任的请求,给女工们解决了部分工钱。
  N校的大烟筒继续冒着浓烟,锅炉房的鼓风机也继续隆隆响着。
  发现炉压升高、电流加大、水温上不去的毛病是在这天晚上。老任以为是管道跑了水,披上大衣带着灯具沿学校的供暖沟巡视。忽然,在西墙外隐蔽处发现一处新开的沟,沟内有一条新铺的管线接在了学校供暖主管道上。沟还没有来得及填埋,只有零星的预制板搭在上面。
  老任顿时明白,这是有人偷接管线,便赶紧给李校长打电话。李校长回答说这个事情他知道,你们不要管了。老任问为什么,李校长说这是刘副市长来电话让办的事,是仓储中心接的,隔一堵墙,都是邻居,人家今年需要点暖气,再说刘副市长出面说话我们能驳面子吗?
  老任说,你是要暖气,还是要面子?
  李校长说,你说呢?当然暖气是最重要的。
  老任说,那好吧,便关上话机回了锅炉房。这时的水温显示一点都没上来,而放汽阀却不断地发出危险的尖叫。老任把老韩叫回来,一起拿上工具去西墙外。在那里,两人切断了仓储中心的管线。而这一天正赶上强降温。
  大雪飘落,寒风凛冽。西墙外的仓储中心断了暖气,其中那些专门储运南方来的花卉和活海鲜的仓库受到了致命打击,大批花卉开始朽蔫,鲜活乱跳的海鱼海虾忍受不了低温结冰而成批被冻死。仓储中心的老板报了警。警方马上过来调集监控录像,可一点用没有,西墙外整个一个死角。
  警方再到锅炉房询问,找到老韩,老韩马上就交代了。老任和老韩都被带走,两三天没放回。学校没了老任和老韩,锅炉房停了──没人敢接手烧学校的破锅炉,整个学校冻成一片,全校师生极为愤怒,纷纷到市里反映投诉,市里没办法,只好把老任和老韩放回来。
  N校的大烟筒又重新开始冒烟了。被老任切掉的仓储中心的供暖管又重新被接上。不是老任接的,而是仓储中心的老板亲自带人光天化日之下接上的。仓储中心的老板理直气壮,既然给我们造成了损失,你们就拿供暖来赔偿我们。
  人们都说李校长吃了个苍蝇,可李校长不这样认为。他甚至迁怒于老任,认为老任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丢了脸,失了信誉。他对老任说,你不要再拿什么危险这类的话做借口,一天到晚跟我说什么这不行那不行的,如果什么都行,我还找你老任干什么?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供暖,再说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事,怎么到你老任这里就不行了呢?
  老任是有口难言,里外不是人,上街怕仓储中心的人揍他,出锅炉房又怕见熟人受到指点。而且老韩也开始怀疑他,经常说话带刺,让他好不难堪。
  锅炉是越来越难烧了,放汽阀经常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大烟筒的烟也由原来的白色变成了浓浓的黑色,像喷出的层层雾障,把N校和周边地区统统笼罩。学校操场上活动的学生不少都戴上了大口罩,猛一看,还以为是戴着防毒面具。
  老任自己也被熏成了个黑人,脸黑,手黑,身上更黑。连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他的脸部神经已经被火烤得麻痹了,说话的语气也由原来的命令式变成了商量式。但是尽管老任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过是杯水车薪。后来连锅炉本身都开始发生颤抖。想一想吧,锅炉能烧到发出颤抖,该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景象。
  老任受不了,他跑到李校长办公室,请求再次将仓储中心的管线切掉。李校长端着茶杯,手扶着眼镜说,你是想闹事啊?学生闹事,仓储中心闹事,你觉得还不过瘾是吧?我告诉你,你必须保供暖,保温度。你还要降温,意见也许对,但老师不答应,学生不答应。我告诉你,一度都不许降。往年没有降,今年更不许降。
  老任的心凉了,连降温都不行,这最后一条路都堵死了。
  老任不甘心,合计着,问题出在仓储中心,必须切掉这个毒瘤才行。校长不干,我就去找刘副市长,总不能都不管吧。
  市政府大院的门卫这一天早晨迎来了一位老人。天很冷,这位老人却不戴帽子,面色急促,说是要见刘副市长,这就是老任。老任主动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门卫看。门卫很客气,说刘副市长正开会,你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转达。老任便将N校锅炉非常危险,须赶快切掉仓储中心的管线,需要刘副市长急速解决一事详细陈述一遍。门卫说,好吧,你稍等,我给你联系。电话打到秘书处,秘书处说,刘副市长这会儿没时间接待,不就是一条管线么,让学校自己处理一下不就完了么。电话撂了。门卫对老任说,对不起,只能这样了,我已经给你联系完了。
  老任往回走的时候,双脚沉得拉不开步子。
  而此时学校的锅炉房里,老韩正冒着汗调整着放汽阀。他刚开始也觉得危险,但前天是这样,昨天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天天都是这样,便觉得老任这人太麻烦,把草绳当作蛇来吓唬人。再说前些年,我们哪一年不平平安安,你老任一来我们就都得死啊,你个鸡巴老任。
  老韩站得高,让陈女工递工具,猛然间就跳下来,压住陈女工并一把抱紧不肯松开。等陈女工回过味猛劲挣脱,给了老韩好几个嘴巴子。老韩捂着嘴哈哈笑。
  而这一幕正好被返回锅炉房的老任看到。老任说,正经点吧,锅炉都要爆了,你还干这个事。老韩认为老任扫了他的兴,挥着拳头向老任喊,你管我个■事。老任说,■事是个什么事我不知道,现在需要干什么事你我都应该知道。老韩说,今天我给你挑明了,你老任签过合同吗?老任说,我签过,但后三个月没来得及签。老韩说,什么叫没来得及签?你就是没合同。没合同,你凭什么管啊?谁让你管啊?你是干什么的呀?老任的脸一下红了,忽然觉得老韩一点没说错,一下子清醒了。是啊,没签合同,在这儿瞎管个啥呀!
  就在这个时候,老任突然产生一种恐怖的感觉,再看那熊熊燃烧的锅炉,这种感觉愈发强烈。这是一种职业感觉,一种直感。他觉得有些来不及了。他听到放汽阀的吼叫如同地底下传来的震动。他几乎是神经质地向老韩喊起来:快停火!但老韩却一巴掌将他打倒,又踹了他一脚说,神经病,滚你妈蛋吧!老任爬起来,给李校长挂电话,连挂了十次,不接。
  老任便跑了出去,在校园里逢人便喊快跑啊,嘴里还不断说着如何如何危险。人们都以为老任疯了,而老任却以为人们还没听懂。他让传达室通知所有师生都赶快撤离。传达室认出他的人说,这不是让警方抓走的老任么,这人有毛病,不轻啊!
  锅炉房的大烟筒现在已经不是冒烟了,可以看到有火焰般红红的雾气在大量喷出。锅炉房内的老韩不但没停火,反而还在继续加煤。
  这时的老任又跑了回来,他觉得不能把陈女工丢在这里,便冲向女工室找陈女工。陈女工愿意和老任走,两人就一块儿跑了出来。
  随后不到5分钟,锅炉果然发生了爆炸。一个火球冲上了高空,落入西墙外仓储中心的一间化学品仓库。伴随雷一样的巨响,发生连环性大爆炸。火光冲天,卷起浓烟如云浪翻滚。挨仓储中心较近的锅炉房大烟筒瞬间被炸掉了半截。整个仓储中心被夷为平地。远处的教学楼所有窗户全被震裂震碎。附近不少民房也都受到不同损失。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N校的学生乱成一团,有哭的,有喊的,有不断往外跑的。李校长也疯了,他到处打电话,到处找人,然后就是满校园乱跑,连皮鞋都跑掉了。
  N市的市长们也乱了套,从来没出过这种情况。刘副市长急得如火上浇油,头一个会没开完现在又变成紧急会,他嘶哑着嗓子说,任何事故事前都有征候,难道我们就没掌握N校事前一点信息吗?底下人说,今天早上N校来过一个老头儿要见你,说锅炉危险。刘副市长说,那为什么不让他来见我?底下人说,让门卫给支走了。刘副市长听到这儿,会不开了,下楼直奔门卫问话。门卫说,已经通过秘书处联系过你。刘副市长就找秘书处,秘书处的领导说,已通知秘书了,说你正在讲话,不能打扰。刘副市长说,放屁!全是放屁!
  很快,爆炸消息成为各大新闻媒体的热播,消息的末尾说,伤亡人数,现在还不详。
  再说老任和陈女工跑到了一处高地,在爆炸的瞬间,居高临下,目睹了这一惨景。陈女工吓得直哆嗦,流着泪说,好可怕。又抓着老任的手说,任师傅,你救了我啊。老任已是满面泪痕,两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半天,陈女工才拉了拉老任的手,说声任师傅,我跟你走行吗。老任看了看陈女工,点点头说,咱们走吧。

发表评论